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爱心关怀 → 阅读内容
 
背景:

书念妇人的儿子(司布真)

[日期: 7/15/2020 4:57:34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书念妇人的儿子(司布真)


书念妇人的儿子


司布真


我请你们注意记载在列王纪下先知以利沙所行的最有启发的一个神迹。书念妇人对他的接待得到赏赐一位儿子这样的回报;但是,哎呀!所有地上的怜悯都不能确定能留住多久,过了一定的日子这孩子生病,死去了。

 

那位伤心但仍相信的母亲快快去到那位神人那里;通过他神已经赐下应许,满足了她心里的愿望,她决意把她的情况向他恳求陈明,好使他把这情况交到他的主人神的面前,为她得平安的回答。

 

以利沙所做的记载在下面的经文里:“以利沙吩咐基哈西说,你束上腰,手拿我的杖前去。若遇见人,不要向他问安。人若向你问安,也不要回答。要把我的杖放在孩子脸上。孩子的母亲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于是以利沙起身,随着她去了。基哈西先去,把杖放在孩子脸上,却没有声音,也没有动静。基哈西就迎着以利沙回来,告诉他说,孩子还没有醒过来。以利沙来到,进了屋子,看见孩子死了,放在自己的床上。他就关上门,只有自己和孩子在里面,他便祈祷耶和华,上床伏在孩子身上,口对口,眼对眼,手对手。既伏在孩子身上,孩子的身体就渐渐温和了。然后他下来,在屋里来往走了一趟,又上去伏在孩子身上,孩子打了七个喷嚏,就睁开眼睛了。以利沙叫基哈西说,你叫这书念妇人来。于是叫了她来。以利沙说,将你儿子抱起来。妇人就进来,在以利沙脚前俯伏于地,抱起她儿子出去了。”(王下4:29-37)

 

以利沙要面对的是一个死去的孩子。在他的情形里,确实这是自然的死亡;但是你们所接触的死亡并非就是没有这么真切,因为这是灵里的死亡。

 

男孩子,女孩子肯定是和成年人一样,是“死在罪恶过犯之中”。希望没有人不会不完全认识到所有的人自然所处的是何等的光景。

 

除非你们非常清楚小孩子们完全的败坏和灵里的死亡,否则你们就不能被神所使用,成为他们的祝福。我恳求你们不要去把他们当作是睡着的人,靠你们自己的能力可以把他们从沉睡中唤醒,而是要把他们看作是灵里的死尸,只有靠着神的力量才能得到复苏。

 

以利沙的目标不是别的,正是要使这孩子的生命得以复原。愿你们绝不要满足于以追求第二位的益处,甚至以实现这些益处为目标;愿你们努力追求所有目标中最为伟大的,就是拯救那不灭的灵魂。你们的工作不仅仅是教导小孩子读圣经,不仅仅是教导道德上的责任,甚至也不是仅仅教导他们圣经字面上的意思,但你们崇高的呼召就是成为神的手中的一种工具,从天上带生命给死去的人。这样复活就是我们的目标!使死人复活是我们的使命!

 

这要成就的工作是多么奇怪呢。如果我们陷在不信里面,我们就要在这个事实面前茫然不知所措,这事实就是主所呼召我们来做的这份工作是完全在我们自己个人的能力之外。我们不能使死人复活。然而我们是和以利沙一样无能为力,因为他自己也不能使书念妇人的儿子活过来。这个事实会令我们垂头丧气吗?这岂不要把我们关在我们自己想象出来的能力之外,带领我们去到我们真正的能力那里吗?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已经知道,那活在信心之中的人是住在神迹的领域之中的。

 

神的灵降在以利沙身上,呼召他去作神的工作,在这当中给他帮助,这时他就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人了。而你这委身,忐忑不安,多多祷告的教师,就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人,按着一种很特别的方式,你已经成为圣灵的殿;神住在你里面,你凭着信心已经进入行神迹之人的工作之中。你被差遣进入世界,不是为了去做对人来说可能的工作,而是要去做那神以他相信的子民为手段,用他的灵动工的不可能的工作。你要去行神迹,做奇妙的事情。所以,当你想起是谁使用你这软弱的工具去做工,你就不会把奉神的名,你被呼召来成就的使这些死去的孩子活过来的工作看作是不可能,或者是困难的事。

 

要是以利沙想起他曾经是以利亚的仆人,是学习过他主人的榜样,要效法这榜样,那就好了。如果真是这样,他就不会吩咐基哈西拿他的杖前去,而是立刻做他最后不得不做的事了。

 

在列王纪上第17章你会看到以利亚使一个孩子复活的故事,在那里你会发现主人以利亚给他的仆人留下一个完全的榜样;直到以利沙在各方面效法这个榜样,神迹的能力才显现出来。我要说,如果以利沙一开始就效法他主人的榜样(他是继承他主人的外衣的),这就真是有智慧了。

 

我要对你们说,作为教师,如果我们效法我们得荣耀的主的方式方法,在他的脚前学习赢取灵魂的艺术,这就真是太好了。正如他带着最深的同情心来最亲密接触我们这败坏的人性,屈尊俯就降卑到我们的光景,同样如果我们要看到人要从罪的光景中被拉起来复活,我们就必须要靠近我们要与之打交道的人,用他的思念为他们所想,用他的泪水为他们哭泣。只有通过效法主耶稣的灵和方法,我们才有智慧去赢取人的灵魂。

 

我恐怕常常我们讲的真理是外在的,是在我们自己以外的东西,就像我们手中所拿的一根杖,但不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我们拿着教义上或应用上的真理,就像基哈西拿着杖一样,我们把它放在孩子的脸上,但我们自己不为他的灵魂伤心痛苦。

 

我们尝试这个教义,那个真理;这个故事,那个例子;这种教学方法,那种演讲方式;但只要我们所讲的真理是我们以外的事,和我们最里面的人没有关系,这对一个死去的灵魂的效果就超不过以利沙的杖对那死去孩子所产生的效果。我们不能肯定基哈西是否相信那孩子真的死了;他讲话就好像他只是睡着了,需要被叫醒。神不会祝福那些心里不认识他们的孩子真的堕落光景的老师。

 

如果你认为孩子不是真的败坏,如果你沉迷在那愚蠢的想法中,以为孩子是天真无邪,人的本性具有尊严,那么如果你不结果子,没有成效,你就无需为此感到惊奇。请仔细观察当以利沙第一次尝试失败时他是怎样做的。当我们一次尝试失败,我们不可就放弃我们的工作。如果你到目前为止都不成功,你不可得出结论说你没有得到呼召来做这工作,正如以利沙不能就此得出结论这孩子是不能被复原活过来一样。你不成功,所得的结论不是停止工作,而是改变方法。不是人不对,而是方法没有智慧。如果你第一个方法不成功,你就一定要对此作出改进。反省你在何处失败,然后改变你的方式或灵,主可能给你预备,使你被他所用的程度远远超过你的期望。当以利沙发觉这孩子没有醒过来,他不但没有泄气,反而束上腰带,用更大的努力快快去做他面前的工作。请留意那位死去的孩子被放在哪个地方:“以利沙来到,进了屋子,看见孩子死了,放在自己的床上。”这张床是书念妇人为接待以利沙所预备的,这是一张出名的床,和那桌子,椅子和灯台一样,在神的教会当中永远不会被人忘记。

 

我们继续看下去,发现“他就关上门,只有自己和孩子在里面,他便祈祷耶和华。”现在先知带着正确的热心工作,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从他那里学习使这孩子从死里复活的秘密。

 

如果你去看关于以利亚的描写,你就会发现以利沙是用了他的主以利亚的方法,按着正统的程序而行。你在那里会看到——“以利亚对她说,把你儿子交给我。以利亚就从妇人怀中将孩子接过来,抱到他所住的楼中,放在自己的床上,就求告耶和华说,耶和华我的神啊,我寄居在这寡妇的家里,你就降祸与她,使她的儿子死了吗?以利亚三次伏在孩子的身上,求告耶和华说,耶和华我的神啊,求你使这孩子的灵魂仍入他的身体。耶和华应允以利亚的话,孩子的灵魂仍入他的身体,他就活了。”

 

这极大的秘密在于在很大程度上有力的恳求。“他就关上门,他便祈祷耶和华。”古老的成语这样讲——“每一个真正的讲坛都是建立在天上。”意思是说真正的传道人是与神大大同在。

 

如果我们不向神祈求祝福,如果讲坛的根基不是建立在私下的祷告上,我们公开的事奉就不会成功。你的情况也是如此,每一位真教师的能力都必须要从上头而来。如果你从来没有进入你的密室,把门关上,如果你从来没有为你的孩子在施恩座前恳求,你怎么可以期望神在孩子归正的事情使你得到尊荣?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就是真的把孩子一个一个单独带进你的房间,和他们一道祷告。当神使你按着他们具体的情况为他们忧伤,一个一个把他们接过来,把门关上,和他们一起祷告,为他们祷告,你就会看到你们的孩子们被归正过来。

私底下和一个孩子作的祷告要比在课堂上公开发出的祷告影响大得多——当然不是对神影响大得多,而是对孩子们的影响大得多。神常常把这样的祷告变为对它自己的回答,因为当你将心倾倒而出的时候,神可能把这祷告变得像铁锤一样,击破人心,而仅仅的训话是从来不曾触动这心的。

 

祷告以后,以利沙采用了手段。祷告和手段必须并行。没有祷告的手段就是自以为是!没有手段的祷告就是虚伪!孩子躺在那里,那里站着神的圣人!看看他具体的所作所为——他伏在尸首上,把他的口对准孩子的口。孩子冰冷死亡的口被先知温暖有活力的口所触动,新鲜热力呼气的生命之流就进入那死亡的口,喉咙和肺部冰冷,石头一般的通道。接着这位圣人,带着充满爱的热切盼望,把他的眼睛对着孩子的眼睛,他的手对着孩子的手;这位老人温暖的手覆盖着这位逝去孩子冰冷的手心。然后他伏在孩子身上,用全身伏上去,仿佛他要把他自己的生命转移到那没有生命的身体上,要么和他一道死,要么使他活过来。

 

我们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一位狩猎羚羊的人给一位害怕的行人作向导,当他们来到路上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他把行人紧紧绑在自己身上,说:“要么我们两个人,要么两个都没有。”就是说:“我们两个都要活下来,要么两个都活不成,我们是一体的。”

 

就是这样先知在他自己和那小孩子之间造出一种奥秘的联合,在他自己的思想中定意自己要么被孩子的死冷冻下来,要么用他的生命使孩子温暖起来。

 

这对我们有什么教导?功课有很多,显而易见。我们在这里作为一幅图像可以看到,如果要把属灵的生命带给孩子,我们就必须对孩子的状况看得非常清楚。他是死的,死掉的。神要使你感到孩子和你从前一样,是死在罪恶过犯之中。神要你用痛苦,压倒你,使你降卑下来的同情来和这死亡打交道。在赢取灵魂的工作上,我们应当留心看我们的主是如何工作的;他是怎样工作的?当他使我们从死里复活,他做了些什么?他自己一定要死,没有其他的办法。你也要如此。如果你要使那死的孩子复活,你自己必须要体会这孩子的死的冰凉和恐怖。要使一个死人复活,一个人就必须要死掉。

 

我不能相信,如果你不把手靠近,足以感受到火的热力,你还可以从火中抽出一根柴。你自己多多少少必须清楚感受到神忿怒的可怕,那要临到的审判的可怕,否则你在工作中就会缺乏力量,因此就缺少了成功的一种要素。

 

我想,要不是传道人感受到这些问题,感受到它们是从主而来的压在他身上的个人的重担,他就不能很好讲论这些题目。

 

约翰班杨说:“我确实是在捆绑之中向受捆绑的人传讲。”确实如此,当你孩子们身上的死亡令你警觉,沮丧,把你压垮的时候,这时就是神准备要祝福你的时刻。

 

所以要认清孩子的光景,把你的口对着孩子的口,你的手对着他的手,你必须接着要尽力使自己适应孩子的本性,习惯和脾气。

 

你的口必须要讲出孩子的话,好使孩子可以明白你的意思;你必须要用孩子的眼睛去看事物,你的心必须要体会到孩子的感受,就是要作他的伙伴和朋友;你必须要认识孩子犯的罪,你必须要同情孩子所受的试探,你必须要尽可能进入到孩子的喜乐和忧伤之中。

 

你不可因为这件事情很困难而埋怨,不可觉得这令你受辱。如果你要做任何困难的事,你一定要去做,不可认为这很困难。如果你不愿意为了那孩子做任何事,不愿意尽一切可能赢得他的灵魂,神就不会使用你去使他从死里复活。

 

这位先知“伏在孩子身上”。人会想这里应该这样写——“他把自己缩起来”才对!他是一个成年人,另外一位只是一个小孩子。他岂不是要“把自己缩起来”吗?不,“他伏在孩子身上。”你要注意,再也没有什么样的伸张要比一个大人伸张自己,使自己伏在一个孩子身上更难的了。

 

能和孩子交谈的人绝不是傻瓜;如果一个头脑简单的人以为他的愚昧可以吸引男孩子女孩子的兴趣,他就大错特错了。要教导我们那些小小的孩子,这需要我们最好的才智,我们最努力的学习,我们最热切的思想,我们最成熟的能力。除非你已经“伸张”自己,否则你就不能使孩子活过来,尽管这看起来很古怪,但事情确实是这样。最有智慧的人,如果他想成为很成功的年轻人的老师,他就需要运用他所有的能力。

 

那么我们在以利沙身上看到,他意识到那孩子的死亡,改变自己去做这工作,但最重要的是我们看到同情。当以利沙自己感受到那尸首的冰冷,他自己的温暖正进入到那死去的身子里面。这件事情本身并不能使孩子复活,但神藉着它动工 —这位老人身体的热力进入到孩子里面,成为使他复活的手段。

 

让每一位教师认真思量保罗所说的这些话:“只在你们中间存心温柔,如同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我们既是这样爱你们,不但愿意将神的福音给你们,连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给你们,因你们是我们所疼爱的。”神要用他的灵祝福和他自己的真理在一道的我们出于真心的同情,使它可以成就那只是冷冰冰讲出来的真理所不能成就的事。这里就是奥秘所在。你必须把你自己的心给小孩子,你必须感受到那孩子的败坏就是你自己的败坏。先知工作的结果很快就显明出来了——“孩子的身体就渐渐温和了。”以利沙该是多么高兴啊,但我看不到他的高兴和满足使他放松他的工作。绝不要满足于看到你的孩子们只是落在有希望的光景中,你所要的不是仅仅知罪,而是归正相信;你所渴望的不仅仅是给孩子留下印象,而是重生。是生命,从神而来的生命,耶稣的生命。你的学生们需要的是这个,达不到这点,什么事都不能令你满足。

 

“然后他下来,在屋里来往走了一趟。”请注意神人的坐卧不安,他不能安歇下来。孩子身体渐渐温和(要为此感谢神),但是他还没有活过来,所以,先知不是在桌旁坐下,而是脚步不安,走来走去,不得安静,呻吟着,叹息着,盼望着,不能安息。

 

他不能忍受看着那位不受安慰的母亲,或者听她发问:“孩子复原过来了吗?”但是他继续在房间里踱步,仿佛他的身子不能安歇,因为他的心没有得到满足。要效法这归神为圣的不得安歇。当你看到一个男孩子多少受到感动,不要坐下来说:“这孩子很有希望,感谢神;我完全满足了。”用这样的方法你是永远不会赢得一个得救灵魂这无价的珍宝的;如果你要在教会中成为为人父母者,你就必须要感到悲伤,不得安息,愁苦。

 

在来回走动一小阵子之后,先知再一次“上去伏在孩子身上”。做一次做得好的,做第二次是应当的。两次好的,七次也是好的。一定要有坚持和忍耐。正如暖气从以利沙身上传到孩子身上一样,如果你不继续在热心的状态,冰冷也可能从你传到班上。

 

以利沙再次伏在床上,多多祷告,多多叹息,多多相信,最后他的愿望得到满足。“孩子打了七个喷嚏,就睁开眼睛了。”任何形式的动作都表明有生命,先知满足了。这孩子“打喷嚏”,有人说这是因为他的头有病,因为他对他父亲说:“我的头啊!我的头啊!”喷嚏就清除了堵塞了的生命通道。对此我们不得而知。进入肺部的新鲜空气可能促使他打喷嚏。这不是什么非常清晰或者像音乐一样的声音,但它预示了生命。

 

当神赐孩子们属灵生命的时候,这就是我们应当期待孩子当有的一切。一些教会成员期待多得多的事情,但对我来说,如果孩子们打喷嚏——如果他们表明有任何恩典的真实迹象,尽管这可能很微小,或者不太清楚,我就是心满意足了。

 

也许如果基哈西在场,他就不会太在意那喷嚏,因为他从来没有把自己伏在那孩子身上,但是以利沙对此非常满足。同样,如果你和我在祷告中为灵魂真正痛心过,我们就会非常快看到恩典的第一个迹象,如果这标记只是一个喷嚏,我们也要向神感恩。

 

然后孩子睁开眼睛,我们可以大胆说,以利沙想他从前从来没有看见过这如此可爱的眼睛。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眼睛,是淡褐色还是蓝色,但我知道,任何神帮助你去打开的眼睛,对你来说都是美丽的眼睛。

 

选自《众弟子啊,你们当来》。)


阅读:420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