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基督——合一的中保(加尔文)

[日期: 9/22/2020 11:49:56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基督——合一的中保(加尔文)


基督——合一的中保


加尔文



1、两种本质却合而为一

 

另一方面,我们不应当将“道成肉身”(约1:14)解释为道成为肉体或与肉体混合。其意思是:既然他选择童贞女的子宫作为他居住的殿,那么那从前是神儿子的如今成为人子,这并不是本质的混合,而是两种本质在一个位格里的合一。我们相信他的神性和人性联合,却在本质上各未受损并保持原样,然而这两种本性联合为一位基督。

 

我们若能将这奥秘与任何世上的事物比较,那最好、最恰当的或许就是,人,由两部分构成,即灵魂和身体。然而人的灵魂和身体在这联合中并不互相混合,灵魂不是身体,身体也不是灵魂。灵魂有一些与身体无关的特点,身体也有一些与灵魂无关的特点;也有一些特点专指整个人,而不能恰当地专指灵魂或身体。但有时灵魂的一些特点是用来指身体,且身体上的一些特点也是用来指灵魂。然而,这些不同的部分组成一人,而非好几个人。这段话表示人是一位却由两个部分联合组成,且由两种不同的本性组成这人。圣经也是如此描述基督:一些特点是专指他的人性,也有时记载一些专指他神性的特点,又有时记载一些同指基督神性和人性的特点,而不是专指其中之一。圣经有时强调基督两种本性之间的联合,甚至有时将两者互相交替,古时的神学家称这互相的交替为“属性的交通”。

 

2、神性和人性彼此间的关系

 

对于基督神性和人性的描述,若无圣经多处经文的支持,就毫无说服力。基督指着自己所说的这句话:“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约8:58),与他的人性并不相干。我十分清楚对手用来扭曲这经文之吹毛求疵的争论:他在万代以前就存在,是因圣父预定他做救赎者,也预定众信徒认识他。然而,既然基督将他降临之日与他永恒的本质做区分,并强调他的权威在古时就远超过亚伯拉罕,他无疑是在宣告关于他神性的部分。保罗宣告他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西1:1517)。基督自己也亲口说他是“未有世界以先,与父同有荣耀的”(约17:5),并与父一同作工(约5:17)。这些属性是无人拥有的。因此,这些属性和相似的属性是专指基督的神性。

 

然而,他同样也被称为“耶和华的仆人”(赛42:1,以及其他的经文),圣经也记载:“基督的智慧和身量……都一起增长”(路2:52),他也不“求自己的荣耀”(约8:50);他也不知道世界末日是何时(可13:32;参阅太24:36)、“不凭自己说话”(约14:10),“不按自己的意思行事”(约6:38);圣经还记载使徒们看到并摸到他的身体(路24:39)。这一切都专指基督的人性。就他的神性而论,他不可能在任何方面有长进,并为自己的缘故行任何事;他无所不知;他照自己的意旨行做万事,也是人无法看见和摸到的。然而,基督并不将这些属性专指他的人性,而是视这些属性与他中保的职分相称。

 

保罗的这些话表明基督神、人两性彼此的交通:“……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徒20:28),以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林前2:8)。使徒约翰也说:“……生命之道,就是我们……亲手摸过的”(约一1:1)。其实,神没有血,不会受苦,人手也无法触及。然而,那真人和真神的基督既因被钉十字架为我们流血,那他在人性中所行的也当被归于他的神性,虽然这说法不妥当,却非毫无道理。

 

还有一个相似的例子:使徒约翰教导说:“主为我们舍命”(约一3:16)。这里的神性也必定包含人性。再者,基督仍在世时说:“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没有人升过天”(约3:13)。的确,以基督所取的肉身而言,他并没有在天上。但因同一位基督既是人又是神,为了证明两性彼此的联合,他将他的人性归在神性之内。

 

3、在中保职分上神人两性的合一

 

同时指出基督拥有双重本性的经文,大多被记载在《约翰福音》中,这卷书也最明确地教导基督的真本质。因这些经文都不是专指基督的神性或人性,而是同指二者:他从父那里领受赦罪的权柄(约1:29)、随己意叫人复活、赐人公义、圣洁和救恩;他受差派为活人死人的审判官,为的是与父同得尊荣(约5:21-23)。最后,他也被称为“世界的光”(约9:58:12)、“好牧人”、“唯一的门”(约10:119)、“真葡萄树”(约15:1)。当基督降世为人时,这些称号是父早已赏赐他的。虽然基督在创立世界以先与父一同拥有这些称号,但却在方式或意义上不同,而且父神不可能将这些称号赏赐给没有神性的人。

 

我们也应当在同样的意义上理解保罗的话。在审判之后“基督将把国交与父神”(林前15:24)。显然,神儿子的国无始无终。然而,既然他的神性隐藏于卑贱的肉体之中,又“虚己”取了奴仆的样式(腓2:7),暂时撇下他威严的荣光,就证明他对父神的顺服(参阅腓2:8)。在他结束这卑微后,至终“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来2:9),并被高举为至高的主,使万膝在他面前跪拜(腓2:10)。他将把自己的称号和荣耀的冠冕,以及从父那里所领受的一切交与父,“叫神在万物之上”(林前15:28)。父神将权柄和主权交付基督,难道不就是要借他的手治理我们吗?因此,圣经说基督坐在父神的右边(参阅可16:19;罗8:34),然而这只是暂时的,直到我们亲眼看见神。

 

在此,我们也不能替古时神学家的谬误辩解,他们毫不留意中保的职分,也几乎强解《约翰福音》中的教导,使自己落入网罗中。正确理解中保职分的关键在于,一切关于中保职分的描述,并不是专指神性或人性。直到基督再次降临审判世界,他要做王,在受人肉体软弱限制的程度上使我们与父联合。但当我们在天上的荣耀中得见神的真体时,那时基督既已完成中保的职分,便不再做父神的使者,而再次享受他在创立世界以先所享有的荣耀。

 

我们也只能在这意义上用“主”这称号专指基督,即当他代表神与人之间的桥梁时。保罗的论述与此同义:“只有一位神……万物都本于他……并有一位主……万物都是借着他有的”(林前8:6)也就是说,父将主的权利交付他,直到我们面对面得见他神性的威严。那时,他要将主的权利交还给父神,如此他的威严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为灿烂。于是,父神也不再作基督的头,因基督的神性将独立照耀,虽然如今被帕子蒙住。

 

选自《基督教要义》(上册)钱曜诚等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132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