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福音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我为什么需要恩典?(史普罗)

[日期: 10/28/2020 7:57:45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我为什么需要恩典?(史普罗)


我为什么需要恩典?


史普罗


为什么恩典是必须的?恩典是为了让我们从罪里得释放,能与上帝和好。没有恩典,我就只能堕落,上帝的公义必要审判我的恶行。

 

我们的文化痛恨上帝的末日审判。牧师传道也不再传讲,地狱、火湖、审判。当下盛行的观念是:只要我们一死,就能进天国了。大家都认为上帝是“慈爱”的,甚至上帝不在乎我们是否遵行祂的律法。律法只是引导我们前方的路,但如果我们跌倒了,堕落了,天父就只是眨眨眼,一派轻松地说:“不用大惊小怪,孩子总是孩子嘛!”我们期待上帝只要看看我们(或不理会我们),只是眨个眼,便宽容地笑着说:“噢,好吧!毕竟,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我们的问题是:我们与罪恶同伙,所以就与上帝的圣洁无关。因为我们都有缺点,所以就认为这样的缺点无关紧要。我们对上帝的期待是:就算上帝要求我们,对自己不完美的生命负责,也要变通评量标准,给我们好一点的评价。我们犯得罪虽多,却都不太严重,上帝绝不会为这些鸡毛蒜皮的罪处罚我们。这些假想既危险又不明智。为什么我们无法理解自己多么需要恩典呢?原因之一是:我们生活在背离上帝的价值观里。假如我们要写出十项最重要的法则,用来治理国家,你想会有多少人把“孝敬父母”列为绝对的命令?有多少人把“不可贪恋他人的财物”列为最高的法则?又有多少人认同“不可妄称上帝的名”这条诫命?我们的价值观都背离了上帝。

 

我们再用另一种方式,来理解价值观的冲突。试想:什么是最重要的道德责任?上帝告诉我们,最大的诫命是: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并且爱人如己。这条诫命令人肃然起敬。谁全心全意爱上帝?又有哪个人全力地爱上帝?你曾经非常热切渴望了解上帝吗?你会殷勤、严谨地钻研上帝的话语吗?在世上,谁爱每个人如同爱他自己呢?我不知道别人,但我自知这一生中,全心全意爱上帝不超过一分钟。

 

没人能遵守最重要的诫命,所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这条诫命无人遵守,那么这就应该不是最重要的诫命。可是,上帝却说这是最重要的命令。要是我们不遵守最重要的诫命,不就犯了最严重的罪,这样会有什么下场呢?要是我们最终要受这诫命的审判,又该怎么办?到时,我们还不需要恩典吗?

 

让我们来思想这最重要的诫命。这诫命好不好呢?假如,我们都能遵行这诫命,所有的嫉妒、虚谎、窃盗、暴力,就从世上消失了。没有人欺瞒、毁谤、迫害自己的同胞,上帝的名就能在全地得到尊荣,公义和慈爱就会普及世界。我们没遵行这诫命,不只是乌托邦社会的幻灭,更彰显我们的罪恶滔天。我们稍稍犯罪就是背叛创造天地的主。就这点来看,我们是公然抗拒上帝的绝对权柄、上帝的治理。上帝对这种事绝不会等闲视之,祂会亲自审问每个人。

 

但是,我们有安全网,让我们一想到上帝的律法,就不会过度惊恐。我们知道上帝满有慈爱,不会让我们落得沉沦灭亡的下场。

 

现在我们谈谈上帝的恩典。我们听说上帝是慈祥的,这样一来,就没什么好怕了。我想我们需要恩典,但我们不想当基督徒,因上帝会把这个恩典赐给每个人。上帝一定会把恩典赐给全人类,因为祂是这么慈爱的上帝。这样满有爱心的上帝,一定舍不得让任何人灭亡。慈爱的上帝不就非得把恩典平分给全人类吗?这种假设是最危险的,我们有许多其他方式讨论恩典。

 

尽管上帝的慈爱极其丰盛,令人惊叹不已,尽管上帝白白地赐下浩瀚的恩典;但是,我们绝对不可视为理所当然。没有什么能迫使上帝必须要慈祥,即使祂慈爱的本质也不能。如果恩典是出于被迫的,那就不是恩典了;如果上帝有义务赐下恩典,那就不是恩典了。我们若以为上帝非施恩不可,就是把恩典和公义混淆了。我们犯下最令人可怕的错误,就是在我们的心灵深处认为,上帝不知怎地“欠”了我们恩典的债。当我们开始这样想的时候,就该回来研究这条诫命了。一旦我背叛了上帝,上帝就不欠我什么。我确定自己迫切需要上帝的恩典,不然我必灭亡;但我绝不能向上帝索讨恩典。

 

我们不是要作这种惯用宗教术语、穿着特定服饰、挂着甜蜜笑容的基督徒。但我们确实要作个完全依靠上帝恩典的基督徒,殷勤运用上帝为我们预备的蒙恩管道。我们归向上帝,悔改和信心是必要条件,上帝的恩典也伴随着要求。经历上帝赦罪之恩的人,视上帝的要求是,我们表达感激的机会。我们以顺服回应上帝的恩典,顺服的动机不是进天国,而是尊崇上帝,祂是大君王,祂早已让我们进入祂的国度。基督教神学的总括就是恩典。基督教伦理学的总括就是感恩。

 

(选自《教我如何不信祂》,赵中辉译,改革宗出版社。)


阅读:75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