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儿子尊敬父亲(罗伯特·慕烈·麦克谦)

[日期: 6/29/2009 5:51:26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儿子尊敬父亲(罗伯特·慕烈·麦克谦)

 
儿子尊敬父亲
  
  
罗伯特·慕烈·麦克谦


   

  万军之耶和华对你们说:儿子尊敬父亲,仆人敬畏主人;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里呢?——玛拉基书一6
  
  
  一个灵魂要归正,第一件事是认定自己有罪。不是泛泛承认所有的人都有罪,而是个人进行认罪:我是一个该死的罪人。不是一概而论地认定别人必须得赦免,否则就要灭亡,而是认识到我必须得赦免,否则就要灭亡。
  
  在认识这个真理的道路上,最大的障碍是自认为有许多美德。《圣经》宣布说,神的形象在我们灵魂里已经完全被抹去;但当我们感到自己心里,或在别人身上看见近乎神性的美德时,我们便无法接受这一说法。就拿我们在历史书上读过的历史英雄来说,他们对祖国的热爱,对死亡的蔑视,对朋友的忠诚,感情的专一,似乎都站在我们面前,为受伤的人性辩护。更令人迷惑的是,我们每天经历到的善意的好客,无限的慷慨,为他人流泪的同情心,在不相信基督和祂的救恩的人身上也存在。它似乎竖起一面牢不可破的高墙,对抗"人生来有罪,并在过犯中越陷越深"这一真理。

  
  我们走进一家农舍的大门,看见所有的弟兄姐妹都因为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将死的姐妹遭受巨痛而哭成一团;我们走进另一家农舍,目睹一位母亲对她怀中生病的婴儿温柔的爱怜;在第三家,我们看见孩子们甘心乐意地顺从年老的父亲;在第四家,我们发现仆人在谨慎诚实地处理主人的事务。我们不禁要问:难道这真的是一个罪恶的世界吗?难道神的震怒真的可能为这样一个世界蓄积起来吗?

  
  众所周知,这世上确实有一些人一文不值,冥顽不化,在邪恶的路上走得太远,除了落入永远无望的悲惨里,他们什么也别想得到。有一帮遭天谴的浪子,嘲笑亵渎神的圣名和宗教;还有无神论者,公然抵赖神的存在;不信基督的人,公开否认基督道成肉身,降世为人的事实。还有冷血的杀手,比杀手还要坏的人,被公认为人类的耻辱。没有人敢为这些人求情,以免除那给不敬虔者的报应。"唯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启二一8)。大家都承认这可怕的宣判是合理的,讲得通的。

  
    但那些顺从的孩子,忠心的仆人,温柔忧伤的母亲,慷慨好客的邻居,聪明善良的人们,也将同这些该死的罪犯们捆在一团被毁灭,送到同一个永远的火湖里,原因仅是他们不相信耶稣。千千万万人被这块定罪的岩石绊倒,跌进不可避免的毁灭中。

  
    也许,这就是人们最常用来拒绝认罪的理由,而个人认罪是神的话语清清楚楚要我们作的。难道我不曾感到我里面那些人类的温柔情感,人类的正直和诚实?难道当我诚实和公平地行事,仁慈待人,好善乐施时,我不是觉得很快乐吗?那么,凭什么我不可以对我的灵魂说:"灵魂啊,放心吧!你的美德可以保证你进入永远的福乐啦!"

  
  我的朋友们啊,读读面前的这段经文:神从我们手中夺去了我们用以自卫的武器,将它变成一支利箭,来刺透我们属世的良心,这难道不是一件顶受祝福的事吗?噢,如果我们有亚当与神同行在伊甸园时的智力,我们就能明白,要使我们的心灵正视我们深重的罪恶,再也没有什么比重复这段经文更必要的了:"万军之耶和华对你们说:'儿子尊敬父亲,仆人敬畏主人;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里呢?
'"

  
  在这质问中有一股使人动容的力量,或许可以击溃最刚硬最麻木的心灵。它使我们想起神在另一处说过的:"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赛一18)。你口口声声说你有许多美德,比如感情丰富温柔;孝敬父母,爱护子女占据你生活的重要位置;你的胸膛中跳动的是正直诚实的心。我否认了这些吗?我会抹去我自己所造之物的荣耀吗?它是如此美丽,甚至成了废墟也不失光彩。没错,儿子确实尊敬了父亲,仆人确实敬畏了主人。如果我单单看这些世俗的关系,你们所作所为都漂亮和谐。

  
  但正是这些和谐的世俗关系将与神的关系搅得一团糟。因为,"万军之耶和华对你们说:'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里呢?'"我知道你们尊敬你们的生身父亲,为你们地上的主人忠心效力,但正是这些让我发现只有我是个例外。天上地下,除了我,没有其他任何一位父亲得不到他孩子们的尊敬;除了我,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主人不受他家仆的服事与敬畏。

  
  弟兄们,如果你我在生活中冷酷无情,如果我们对父母没有孝心,对主人没有忠心,神也许还能想得通,会说我们:"反正在这些可耻的人身上也找不到什么好品质,所以我不指望他们会记得他们属天的父亲和主人。"但是,当我们胸中怀着对我们地上父母、主人这样强烈的情感,却把神忘在一旁时,我们不敬虔的罪名岂不是要"用铁笔镌刻,用铅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远"吗(伯十九24)?

  
  我以全部的爱和怜悯,恳求你们每一个人都仔细检视自己的内心,看看我说的对不对,看看你们拿来作为犯罪借口的,本质是不是就在于此。你们为了地上的父母,什么事不愿去作?什么苦不肯去忍受?但你们对天上的父亲呢,是连想都不会这样想,神根本就不在你们心里。你会为地上的主人成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但为天上的主人,你连手都懒得抬一下。神是你羞辱的唯一父亲,责怪的唯一主人。"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约九41)。如果你们没有能力去爱,去忠心服事,你们也不会有罪;但你们明明有这样的能力,你们的罪名就不可逃脱了。

   
  设想有一家弟兄姐妹,和睦相爱,亲密无间,其和睦同居的景象真是美好动人。《诗篇》133首说,弟兄和睦同居"就好象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那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他们为了彼此,什么事都愿作,什么苦都肯吃。可是,如果这好象天堂一样将他们紧密联系的和睦,同时也让他们联手抛弃那生养他们的柔弱老母亲,撇弃那将他们每一个人抚养成人的白发老父,这个画面的美丽感人岂不会完全变味?他们的和睦岂不是不仅与天使无缘,而且简直就象魔鬼一般?难道你不会说:他们之间的亲密,使得他们对父母的那种冷漠更加可恨,更加违反人情?哦,弟兄们啊,这就是我们的真实写照啊!"万军之耶和华对你们说:'儿子尊敬父亲,仆人敬畏主人;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里呢?'"

  
  想想看,我们的美德,就是我们要用来逃避神的震怒的避难所,竟会反过来最严厉地定我们的罪,这难道不是一件骇人的事情吗?你备受世人称赞的诚实、孝顺、忠诚,在神的眼里却在加重你不敬虔的罪名,那它们的价值又何在呢?

  
  请你们不要误会,以为我在说诚实、忠诚、公平、孝顺是坏事情。每一个有理性的人都知道这些美德的价值。而当一个属世的人成为一位信徒,开始全新的生活时,这些美德会大大地得到鼓励和发扬。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所有的,只是这些属世的美德,那么在审判之日,它们每一个都会成为定你罪的证据。正如伟大的路德说过的,你以为这些美德是通往天国的巴别塔,但它们只不过是人性辉煌的罪恶而已,只会将你丢入十倍之多的咒诅当中。

  
  弟兄们,神并没有因为你不诚实,对父母不孝顺跟你算账。祂在这里给你定的唯一罪名是属血气之人的一个永久大罪--不敬虔!因为神根本不在你的心里。祂承认你有许多属世的美德,但这些美德只是将你对抗神的罪涂抹得更黑,更难以消除。

  
  1.这段经文给我的启示之一是:我们属世的美德不可能赎罪,也不能使我们在神的眼里变得可悦纳。

  
  人性是败坏的,但即使败坏它也显得很美,就如一片辉煌的残垣断壁。几个世纪的风吹过这片废墟,当日的雕梁画栋现在破烂不堪,倒得遍地都是。你徜徉其中,惊叹不已地端详着它们。这些哥特式雕刻虽然已经半残损了,依旧能见当年的华丽和古典美。你沉迷其中,脑子里一点也没想到它其实已经失去了最主要的建筑价值。当年富丽堂皇,直刺青天的高塔、堡垒和叫拜楼,现在全都倒了下来,只剩一片瓦砾。其实人也是这样。你可以在数不清的属世的感情或才能之间流连忘返,对那个聪明绝顶的艺术家精美绝伦的手艺赞叹不已。你也可以沉迷于人与人之间极度的和谐,他们配合得如此协调,整个社会才得以平稳顺利地向前运转。你同过往的千百人一样赞叹沉醉,却忘了人最主要的荣耀,就是他与神的关系,已经失去了。你没意识到在这个世界的垃圾堆里,有不少就是诚实、公平、对父母的孝心。但"没有寻求神的,一个也没有"(罗三11)。

 
  让我们花一点时间来假设这些属世的美德能够除去罪,然后看看后果是什么。在哪里你发现人缺少了它们?救恩该在哪止步?如果诚实和慷慨能涂抹某一种罪,为什么不能涂抹所有的罪?用这种方法你在得救的人与不得救的人之间划不出界限。这样一来,所有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因为你永远也不可能证实一个人会被抛出救恩的范围。

  
  其次,如果属世的美德可以将罪涂抹掉,基督就是白死了。祂来到世上,将祂的百姓从罪恶中拯救出来。天使欢迎祂来到世界作罪人的救主。约翰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一29)。整本《圣经》都在向我们作证,"赦罪的道是由这人传给你们的"(徒十三38)。但如果日常生活中的好心、诚实、慷慨能够除去罪,基督有什么必要去受难?如果象属世的美德这样廉价这样普通的东西都能涂抹我们的罪孽,神的爱子又有什么必要抛洒无限宝贵的鲜血,作为赎罪的条件?如果有了诚实,行为端正和受世人尊重,我们不再需要别的东西,为什么基督会告诉我们要从祂那儿买下火炼过的真金,才能真正富足?

  
    没有什么不完美的东西可以使我们在神的眼里变得完美起来。所以一位老神学家说得好:"尽你最大的努力去成圣,但不要想从中造出一个救世主。如果这样,早晚有一天,你的美梦会破碎。不是你的成圣,而是基督的顺从和受难,才使你称义。"

 
  这其实是一个很明显的道理。神会在公义中审判世界,就是说,用祂神圣法律中最严格的规条来审判。如果我们想那一天在祂眼中称义,我们就必须在祂眼里完美无缺。但凭着我们自己不完美的好行为,我们不可能作到这一点,而必须借助于完美的公义,也就是基督完美的顺服。我们只有在基督里才是完美无缺的。但是弟兄们啊,如果我们哪怕成了圣,都不能在那一天称义,我们属世的美德就更不能了。若是你的诚实和行为端正足够遮盖你的赤裸,使你在神的眼中变得合宜,基督又有什么必要满足一切公义的要求,成为替罪的中保呢?祂又为什么自愿使可怜的罪人们在祂里面称义呢?为什么祂对祂拯救的人说:你只有在我为你披上的白衣中才会变得完美呢?

  
  2.我在这段经文中得到的第二个启示是:属世的美德会随着一个人下地狱。

  
  我愿以全部的敬畏和全部的温柔来讲述这个可惧的真理。一个谈到地狱的人眼里应该含着泪水。弟兄们哪,如果对地上父母的爱,对属世主人的忠诚,与在世上完全的不敬虔息息相关,它们与地狱里完全的不敬虔岂不是更加不可分离吗?

  
  你们谁不记得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呢?当财主在地狱里受痛苦时抬起双眼,当他乞求亚伯拉罕派遣拉撒路来蘸点水凉凉他的舌头时,难道不是对他弟兄们的爱,在这种可怕的时候在他心中灼烧,促使这个不幸的人苦苦哀求:"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路十六27,28)?

  
  啊,我的弟兄们,这段经文岂不是为我们拉开了那个肉眼看不见的受咒诅的世界前一道可怕的帘子吗?它岂不是向你揭示了你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永恒的痛苦吗?在地狱里会有弟兄间的爱。热哄哄的火焰将不会把我们烧灭。但这一个事实不会使我们感到轻松,反而将给我们带来更大的痛楚。地狱里会有孩子们的爱,但是,当温柔的母亲在地狱里碰见她的孩子,想到自己从来没有怜悯过他的灵魂,从来没有将他带到救主基督面前,从来不曾为之祈祷,也不曾教他们为自己祈祷,她该是怎样的懊悔痛苦!谁又能描述温柔的妻子和体贴的丈夫在永恒的地狱里会面的情形呢?

  
  那些从来不为彼此祈祷,或一起祈祷的人,那些互相抑制对方认罪的人,那些鼓励和助长对方犯罪的人,他们将怎么办?啊,我的朋友,如果我们天性中最温柔最善良的感情,竟成了痛苦如此狰狞的工具,那我们邪恶的感情又会成为什么呢?

  
  你们那些以为自己会因诚实、好心而得救的人,我要对你们说:你们今天就应该听从《圣经》和属灵常识的劝诫,承认自己如果在基督之外,就不可能与神和好;而且你的不敬虔会日益恶化,你在地狱里无法言表的痛苦会增加。如果我们最好的美德尚且会定我们的罪,我们的罪会怎么样呢?如果不敬虔的人会遭遇如此可怕的下场,那些公开的罪人又会有怎样的命运呢?

  
  但是,在锡安山上有一眼清泉被凿开,不敬虔的人和罪人都能去那里。只要你听从劝告,相信自己不过属于这群失落该死的人,你就一定会飞快地跑去,一头扎进这赎罪的泉水中。但如果你固执地继续弹奏你美德的老调,歌颂你自己的诚实、正直、孝心、为人父母的慈祥、公平、爱行善的好心,等等等等,而不肯信从神的话语,那么,虽然儿子尊敬父亲,仆人敬畏主人,这些美德也只会使你忘却藐视神的大罪显得更加狰狞可怕。如果你坚持这样作,我们就只好悲哀地离开你,并说:"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太廿一31)。
 (拉博特,1835年11月22日)

 

  (选自《忠心的事奉》)

阅读:876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