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基督是历史的中心(箴士·布易士)

[日期: 11/11/2020 1:28:50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基督是历史的中心(箴士·布易士)


基督是历史的中心


箴士·布易士


若认为时候满足是指历史在准备基督的降临,其实只说对了一半,而且还不一定是重要的一半。不错,历史在全权之神的引领下,的确为基督的来到作了预备,就这点来说,祂来到的那个时刻的确是很恰当的。但,时候满足还有另一个意思,即神透过祂在基督身上所作的,促使这时候满足。历史上再没有任何一段时间,比基督来到世间的时间与人类历史更有关系的了。

 

我们且看一下基督生平中的三个重要时刻:道成肉身是开始的一刻,钉十架是当中的一刻,而复活则是最高潮的时刻。在基督短短一生中,任何其他时刻都无法与这三个相比,人类的历史必须按这三个时刻来了解,来评定。

 

道成肉身的精义就是神变成人,为要完成救恩,使神在历史中统治历史,引导历史。神用来完成这个在历史中道成肉身之作为的方式,就是藉童女生子。基督不靠人父而能诞生,这向来是教会内外不信之人心中深感狐疑的事。凡否认这事的人,会把主耶稣基督贬抑成不过是一个人,只是拥有一些他们也说不清楚的灵性敏锐感而已。但这种解释却不是道成肉身的意思。所谓道成肉身乃是说,神藉着那位既是神又是人的,介入历史中。这是个超自然又神奇的事件,而童女生子的教义所定义及保存的就是这种特性。

 

究竟世间有没有童女生子一事,这是个历史问题。神学家梅钦(J. Gresham Machen)在其“基督为童女所生”(The Virgin Birth of Christ)一书中,讨论得很清楚。此书至今尚未被人驳倒,甚至无人敢辩驳。梅钦详尽研究各种原始文件(他指出其中所有说法的一致性及可靠性),并犀利批判所有那些反对童女生子之教义的学说。若有人愿意研讨这个问题,还是最好先由梅钦的大著起步吧!梅钦未曾提到,但对基督教历史观来说又很重要的,是这个教义对历史本身所具的重要性。但圣经本身的记述作到了这一点。

 

且看马利亚在天使向她报喜讯,说到基督将要降生,以及后来她去探望就要生施洗约翰的以利沙伯时,她所发出的一首赞美诗(路一46-55)。此诗第一个字是Magnificat,即“荣耀”之意:

 

我心尊主为大,

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

因为他顾念他使女的卑微。

从今以后,万代要称我为有福,

那有权能的为我成就了大事——

他的名为圣。

他怜悯敬畏他的人,

直到世世代代。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

那狂傲的人正心里妄想,就被他赶散了。

他叫有权柄的失位,

叫卑贱的升高。

叫饥饿的得饱美食,

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他扶助了他的仆人以色列,

为要记念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

施怜悯直到永远,

正如从前对我们列祖所说的话。

 

这首诗的力量,是来自作者能看见神明明地介入历史。马利亚所说的,正形容了整个人类历史的状态将如何全盘改观,原来该是有权柄的得胜,穷人挨饿,但现在却成了有权柄的失位,穷人升高;富足的空手回去,饥饿的得饱美食。这是按照神对亚伯拉罕及犹太其他先祖之应许而成就的事。这是历史外的事件,但是现在进到历史里面,使得历史得以改观。

 

就在同一章中,我们又看到另一件类似的事。老迈的撒迦利亚唱出另一首赞美诗(路一68-80),此诗的第一个字是Benedictus,即“愿颂赞归于神”之意:

 

主以色列的神是应当称颂的,

因他眷顾他的百姓,为他们施行救赎。

在他仆人大卫家中,

为我们兴起了拯救的角。

(正如主藉着从创世以来圣先知的口所说的话。)

拯救我们脱离仇敌

和一切恨我们之人的手,

向我们列祖施怜悯,

记念他的圣约,

就是他对我们祖宗亚伯拉罕所起的誓:

叫我们既从仇敌手中被救出来,

就可以终身在他面前,

坦然无惧的用圣洁、公义事奉他。

 

孩子啊,你要称为至高者的先知;

因为你要行在主的前面,预备他的道路,

叫他的百姓因罪得赦,

就知道救恩。

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

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

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

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

 

这首诗先提到施洗约翰的出生,称他为“至高者的先知”,“要行在主的前面”,但这诗更看到,在这先锋的工作之后要来的基督,是神对以色列应许的实现。这诗与马利亚的那首赞美诗一样,两诗的焦点都着重在神干预历史,因着祂的干预,历史上产生了无可避免的改变。

 

骆撒·儒东尼(Rousas Rushdoony,1916-),是一位长老会的传道人,一度在旧金山向华人传福音,他在“童女生子与历史”(The Virgin Birth and History)一文中,曾研讨过道成肉身的历史意义。他说:

 

“在耶稣基督诞生之前,历史的进展很慢,而且是在黑暗中进行。历史上的先人们裹足不前,不能挪动,因为在黑暗中摸不到方向……但现在神的启示既已完全显明出来,神的子民就可在基督的光中,与神一同向前迈进。按‘愿颂赞归于神’这首撒迦利亚的赞美诗,历史中人类向前迈进的运动是在基督里,也是与基督一同开始的……有关主耶稣诞生每一层面的记载,不仅是历史性的,也是朝着完成历史过程的方向前进的。”

 

基督一生中的第二个重要时刻,是祂被钉十字架,这是历史的中点,更是一切历史的最中心点。道成肉身就是为了它,主耶稣的复活也证实了它。

 

整本新约圣经的重点就是十字架,每卷福音书都用很多篇幅,描述基督在耶路撒冷最后一周的事迹,并以基督之死及复活为高潮。即或说,十字架比基督在此之前的生活与事工更为重要,也不为过。耶稣这个名字是约瑟根据天使的指示,给他初生的婴儿起的,这名字即预言了祂在各各他之死。天使在解释为何要起这名字时,说:“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一21)耶稣自己也提到祂将受的苦:“从此,他教训他们说,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过三天复活。”(可八31)“人子将要被交在人手里,他们要杀害他;被杀以后,过三天他要复活。”(可九31)主耶稣甚至把祂的被钉十字架与祂使命的成功与否连在一起:“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十二32)祂说祂的被钉乃是个重要的“时候”,祂就是为那个时候来的(见约二4;十二23,27;十七1;并试比较七30;八20;十三1)。

 

马太福音用了全书五分之二的篇幅,来记载耶路撒冷最后一周所发生的事;马可用了五分之三的篇幅;路加用了三分之一;约翰几乎用了一半。

 

再说,钉十字架也是旧约圣经的一个主题:旧约圣经中的祭礼,原是神为了教育以色列人而赐给他们的,这些祭都是基督受苦之预表。众先知也都曾清楚地预言了基督之死。当主耶稣在以马忤斯路上,教导那两位垂头丧气的门徒时,祂说到旧约圣经曾预言过祂的死,祂可能指的就是律法和先知书两者为祂所作的见证:“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二十四25-27)

 

圣经既然如此强调基督的十字架,难怪每一代的基督徒都会承认,基督的十字架是一切的中心,而且早在君士坦丁大帝用十架的徽章作为基督教一致的标记之前,基督徒就有这种看法了。“十字架是基督教信仰的焦点,若少了十字架,圣经就成了一个谜,能使人得救的福音,也就成了一个空洞的盼望。”

 

只要懂得一点圣经的人,就能懂得,为什么基督被钉十字架是圣经的中心。圣经记载了人如何落入罪的网罗,无力自拔,而神又如何藉基督,为那罪完成赎罪之功。但十字架的重点并不仅于此,若说十字架是解决罪案的方法,和惟一的答案,那么十字架对每个人而言,就成了他个人生命中的转捩点。每个人对十字架的回应,也决定了这人或生或死的结局。

 

旧约时代的人,或向前瞻望,期待基督就是神所应许的弥赛亚,或根本不期望祂的到来。我们这些新约时代的人,则可以选择凭单纯的信心,回顾基督为我们所完成的救恩,或是根本对此事不屑一顾。我们所持的态度可能就决定了我们日后的命运。

 

基督生平中的第三个关键时刻,就是祂的复活。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看出它的重要性:第一,复活一事在历史上很重要。因着祂的复活,历史上才有教会,也才有基督教。若非历史上真有主复活的事发生,早期的门徒早已带着破灭的梦想,纷纷回家去了。他们也会像以马忤斯的那两位门徒一样地说:“但我们素来(过去)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他。”(路二十四21)对他们来说,那盼望已成为过去。直到耶稣向他们显现后,门徒才再集合成一个社团,开始坚信自己所传的信息,并蒙神赐能力,进入满怀敌意的世人中间,即使面对逼迫及死亡,依然能坚守他们的见证。这个历史性的大改变,表达出复活不但是高潮,也是万分重要的。

 

第二,复活对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因这是神用来解决人类问题的部分方法。我们人类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罪!罪的主要表现有三方面:罪使我们不得认识神;罪也使我们远离神;罪还会使我们无力为神而活——即使我们有办法认识祂,并与祂和好,罪仍然使我们无力为神而活。

 

神藉着道成肉身,解决了我们头一个困难:神虽然曾在圣经中启示过自己,但我们主要是在基督里才能看见神,并认识祂。神藉着基督钉十字架,解决了我们的第二个难处:神在十字架上完成了赎罪之功,使我们的罪得蒙赦免。我们这些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靠着基督的血,得以与神亲近了(弗二13)。最后,神用复活来解决我们的第三个难题:复活不但证实了基督的神性,和祂为罪人死的意义,也为我们带来新生命的应许和保证,并且为所有信耶稣的人带来能力。我们也可以这么说,复活与道成肉身都为世界带来一件新东西,使得这世界再也不同于过去了。

 

选自《神与历史》高庆辰译,更新传道会。


阅读:85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