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己(钟马田)

[日期: 8/25/2009 5:37:13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己(钟马田)

 

钟马田

  

  现在我们要来探讨魔鬼在基督徒经验范围里发动的攻击最后的一部分。我故意把这部分放在最后面,是为了要特别强调它,因为它可以解释我们前面所讨论的。我们要来看魔鬼如何使用诡计在「己」的事上攻击我们。
   

    我可以很有把握地说,历代以来基督教会最伟大的圣徒都从他们的传记和日记里见证:他们所面临过最狡猾的仇敌就是「己」。归根究底说来,一个人最大的战争就是与自己争战。

      

    根据圣经的教训,「己」要为一切的罪负责。在神的创造中,第一次的堕落乃是魔鬼的堕落。神最初把牠造得非常完美,牠有非比寻常的能力,才干,权能,智识。牠在神所造的穹苍中,是一颗明亮的晨星。可是牠因为骄傲而堕落;牠的骄傲纯粹是为表现「己」。牠悖逆神。牠不甘心神比牠伟大。牠想要与神同等,像神一样重要,一样伟大。魔鬼的存在完全是从一个事实衍生的:即使在天使、撒拉弗身上,也有「己」的踪影。己是堕落的起因,那次先于宇宙的堕落导致了整个罪与邪恶的问题。

     

    神造了世界和人,把人放在乐园之后,人也堕落了。人失败的原因也是在重复魔鬼的例子。魔鬼知道牠该采取什么路线;牠知道最容易使人上钩的事是什么。于是牠到女人那里,对她说,[神岂是说你不可吃某一棵树上的果子吗?祂这样说,是因为祂知道如果你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你自己就会变成神了。」牠玩弄人的骄傲,玩弄人的「己」。牠说,「你若吃那果子,它就会指出你的真相,告诉你你真正拥有的能力和潜能是什么。」因此人的堕落原因和魔鬼的完全一样,那就是己藉着骄傲的方式表现自己。这是不足为奇的,因此魔鬼也不断的利用我们这一方面的人性来攻击我们。

   

  整本圣经讲得很清楚:己是人类生活中最突出的问题。感谢神,圣经不仅是一本教训人的书,它也是一本历史书。圣经记载了个人和国家的事迹,你读旧约和新约时会发现,没有一个问题像这个可怕的己这样频繁地出现在人类历史中;不但个人如此,国家也如此。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己的问题不知造成了多少的祸患!你若读福音书,会看到主耶稣最亲密的朋友和门徒,也为了争谁是最伟大的,而当着主的面吵闹不休;他们己拥有非比寻常的特权和福气,却仍然彼此争吵,实在令人讶异!

  

  主耶稣不断用小孩子的例子来强调这一点。有一次,许多妇人带小孩子到祂面前,求祂赐福,门徒却想拦阻他们。但是主耶稣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祂又说,「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太十八3)。祂把一个小孩抱起来,放在他们中间。祂不断带出一个信息:像小孩子那样,乃是作一个真基督徒的特色和表记。

    

    可是,在祂自己的教训之上,还有祂这个人本身的榜样。祂是那位「柔和谦卑」的耶稣。你思想祂、注视祂的时候,不可能不被这种突出的特质所震撼。「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祂的全然谦卑,以及不时从人群中退出来,祂的隐藏自己,在在都显示祂特有的性格。我们读四福音时不可能不为祂那种从不夸张、吹嘘的习惯而感到惊讶。祂与骄傲的特质完全相反。

  

    魔鬼多么熟悉我们人类的软弱!所以牠最常用来损伤神在教会中的工作,破坏基督徒的见证之方法,就是利用「己」,因为它存在于我们每个人中间。牠的技巧真是千变万化。牠在「己」上下功夫,以鼓动人的骄傲。牠想要使我们为自己的恩赐、头脑、理智、知识而自傲。例如在哥林多教会里,有强壮的基督徒,也有软弱的基督徒;那些有学问、有才干的就轻看恩赐较少的。这是典型的例子!许多教会就是因为这种知识上的骄傲而遭到破坏和分裂。这种情形真是屡见不鲜!那些在智能、见解、悟性、知识方面较有恩赐的人,往往心生骄傲,看不起不如自己的人。

   

    人也可能为自己伶俐的口才而骄傲。很少有一种恩赐像口才这样容易使人陷于危险,因为这种人能够把事情述说得清晰明白,使听的人受影响。许多牧师,传道人就是因为这种口才上的恩赐而跌倒。

   

    再想想歌唱的恩赐!教会史上因这项特殊的恩赐而引起的伤害也颇常见。很多诗班为了出风头而纷争不己。唱歌固然是一种美好的恩赐,但也很危险。它很可能成为祸患的起源。有人故意比会众唱得快一点或慢一点,好使自己的声音突显出来,这是何等可怕的试探!魔鬼常常用这一类方法,利用我们的恩赐来鼓动骄傲。哥林多前书很清楚论到这事,特别是第十二章。当时哥林多教会因属灵的恩赐而陷入困境。有些人能行神迹,有些人能说方言等等;可是其他人没有这些恩赐,结果把教会弄得四分五裂。

   

    除了恩赐,人的经验也可能使他骄傲,这一点更能让我们看清楚魔鬼的诡诈和狡猾。牠可以单单使用人丰富的经验,鼓动其自高自大的心,而破坏了他们的基督徒生活。牠使他们吹嘘自己的属灵经历。有些人悔改的经过很戏剧化,有些人则很平常。如果一个人刚好有很动人的经历,魔鬼就认为机会来了。牠会怂恿这人不断讲述自己的经历,其他人也可能出于愚昧而不断央求他讲,他们把他推出来作为典范,或者说当成「明星」来炫耀。结果这个人可能不知不觉地吹嘘起自己的经历——不再是在主里夸口,而是夸自己和自己的经历。魔鬼如此引诱人自夸灵里的经历到一个地步,有时我甚至听到某些人在为过去犯罪的历史夸口。当然,他们的目的是故意夸大他们的经历,好让人知道他们的生命有了多大的改变。

   

    讲到这里,我很自然的会想到曾经亲眼见过的一件事,它一下子提醒我这方面的危险,而且一直成为我的警惕。它显示这种夸口可以变得多么荒谬。在我刚出来事奉主时,有一次露天的聚会里我们邀请了几个人出来作见证。其中一人承认他以前是醉酒的。他举出许多犯罪的细节,然后告诉我们他如何完全被神改变了。他的口才很流利——甚至犯罪的部分也描述得很生动。他讲完之后,另一个人上去,他一开口就说,「你们已经听过我们那位弟兄讲述他犯罪的经历。哈!其实他对罪到底是什么,所知道的还差得远呢!我现在要告诉你们,什么样子才称得上是罪贯满盈。」于是他竟开始吹嘘他以前犯过的罪!整个聚会变成了罪行竞赛大会,看谁犯的罪多;第二个人想描出一副比第一个人更黑的画面。这一切乃是出于骄傲、夸大的灵。魔鬼在这个最敏感、感性的时刻悄悄进来了。本来是要颂扬圣灵在人生命中的伟大改变,魔鬼却趁机煽动作见证者的骄傲。他们以自己和自己充满罪污的过去夸口。结果是他们的见证毫无功效;在我看来那次聚会弊多于利。

   

    我们所有的一切,没有一样是魔鬼不能用来试探我们的。这是因为它发生在「我们」身上,它是「我们的」,是「我们」作的。牠甚至会利用最荣耀、美好的恩赐,以狡猾的方法将其扭曲、变形。牠会把「己」带进这些恩赐里,而导致整件事的腐化。

   

    魔鬼深知人常从「己」发出各种欲望,牠利用的另一种工具是人想要变得重要、位居高职的欲望。约翰三书将它形容为「好为首的」。他提到一个人,名叫丢特啡,是「好为首的」。这人在教会里兴风作浪。他是一个基督徒,一个重生的人,一个好人,但他「好为首」,喜欢作领袖。

   

    这种情形不仅限于男人。腓立比书第四章第二节,保罗写道:「我劝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在主里同心;我也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帮助这两个女人,因为她们在福音上曾与我一同劳苦;还有革利免,并其余和我一同作工的;她们的名字都在生命册上。友阿爹和循都基曾在教会里引起纷争。她们都是基督徒,都服事同一位主;可是她们互争领导权,都想为首。魔鬼就用这种方法,替个人和教会生活带来无限祸患。我们都当多么留意这一点啊!因为即使现今,在个人和教会生活里仍然有同样的情况发生。

   

    这些最容易带给人灵里的自满。最典型的例子即是启示录第三章记载的老底嘉教会。他们夸口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他们其实是「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他们因自满自足而感觉自己每一样都不错,以至于未看到自己真正的地位和光景,他们完全忽略了省察自己。这一类人从不自省。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他们已经完全了,还有什么可以指望的?他们己得救,不像外面那些不信的人。他们从来不读圣徒的传记,也不去观察比他们自己的标准更高的标准;他们更不运用圣经的话。

   

    这种自满的罪有时把我们带到另一个地步,就是让我们以为自己绝不会失败。哥林多教会即是一个例子。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章里使用了一个很惊人的句子:「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最危险的事莫过于我们觉得自己永远不会跌倒,永远不会犯罪,永远不会出差错。我们听到有人跌倒,就说,「真不幸!一个基督徒也会跌倒,实在难以置信!」不!作为一个真基督徒,我们每次看到有人跌倒,就当告诉自己:「虽然我也可能跌倒,但我要靠着神的恩典继续前进。」「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一个被骄傲充满的人很难想象自己也会跌倒——他认为这在他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他已经「得着」了,已经是完全的基督徒了。

    

    这种情形也会进一步带来自私和自我中心。「己」总是只对自己有兴趣。每一件事都围绕着这个实体运转,它成为一群星体的中心。这很自然会导致嫉妒。哥林多教会也有同样的情形。那些恩赐较少的人非常嫉妒恩赐较多的人,他们心怀不平,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同样的恩赐,最后甚至开始怀疑神的善良。嫉妒,羡慕,怨恨,苦毒,仇恨,这一切都是「己」的产物。我们被己控制,到了一个地步,会变得非常敏感,极易受伤,沮丧,灰心。「己」总是在观察别人是否侮辱、轻视我们。它总是过度敏感。己是很脆弱的,对每一件事都很敏感;即使微乎其微的事都能困扰它,使它萌生戒心。己也是极权的,它要支配每一件事,如果它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就闷闷不乐,觉得受到了伤害。很自然的,它会因此变成引起教会生活、社会生活、国家生活、整个世界生活中各样争吵,分裂,不快乐的主因。

   

    人们常常对这种可悲的后果感到惊讶。他们说,「可是我们以为,一旦成了基督徒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情形了。」差得还远呢!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何必需要新约一再地针对这题目殷殷劝诫呢?魔鬼仍在工作,牠极其诡诈,牠知道如何玩弄我们的软弱,那就是我们的「己」。

   

    对于这一切,有一个极简单明了的答案,见之于圣经。圣经总是告诉我们要诚实地面对自己,并且明白有关我们的整个真理。由于我们不省察自己,所以很容易从「己」受害。一旦我们诚实地省察自己,就会发现原来自己是一无可夸的。保罗实际上对哥林多人这么说,「我要来审察你们。我来的时候,不是要审察你们的言语,声明——即使愚昧人也会滔滔不绝发表言论。我要知道的,不是你们的言语,乃是你们的权能,因为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参考林前四20)。使徒说,我要作一个详细的测验。

   

    哥林多前书第四章充满了有关这个特别主题的深湛教训。使徒在第六节和第七节里写道:「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免得你们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

   

    使徒提出的问题是我们无言以对的。他实际上是对每一个基督徒说,「你为自己的恩赐和长处夸口。其实你在夸什么呢?你在夸口神给你的恩赐吗?你为何自夸呢?难道这些恩赐是你自己制造的?你产生了它们吗?它们是从你来的吗?你停下脚步,好好想一想,就知道你成为今天的样子,不是自己的功劳。即使你有好的头脑,也无法自居其功,因为那是与生俱来的。你若有美妙的歌喉,那也不是你制造的,而是领受的。你夸口什么呢?你所拥有的一切都不是因你的行动或作为而产生的,乃是神赐给你的。」「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一切都是神的恩赐。你若以你个人的经历,长相,能力,或所拥有的任何东西夸口,不妨停下来问你自己:「我在夸什么?我为什么以这些而骄傲?这一切都是我领受的,没有一项是我自己制造的。」由于我们未作到这一点,魔鬼就能鼓动我们,使我们为神所给的恩赐夸口。

   

  要了解人的心理,最好的资源是圣经。这是最终的、惟一的答案。我们看到世上的伟人,就不禁赞美他们,褒奖他们。可是我们作错了。我们应该赞美神。是神创造莎士比亚,而不是人创造的;是神造出了伟大的将军,政治家。这些人领受了从神来的恩赐。因此我们不应该歌颂人,应该把荣耀归给神,是祂赐给人如此许多的才干,祂照自己的方式使用人。我们不可以为自己夸口,也不要以别人夸口。要看清楚是伟大的神照祂的旨意赐下了各样的恩赐。这是秘诀所在。

   

  但是你也不可停留在此。我们要进一步提出下列问题:我真正配得什么?省察自己,看你的本相是什么,而不是别人怎么看你,或你希望别人怎么看你。不要只看你摆在社会面前的形象,乃要注视自己,对你自己说话。用你属灵的镜子看自己。你知道别人怎么想你。可是如果他们知道你里面一切的心思,意念,想象,那可怎么办?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若是把里面的真相都亮出来,就没有一个人可夸口。

     

    你不妨问自己,我配得什么?我一无可夸;如果别人照我所当得的待我,我将如何自处?「主耶和华啊,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基督徒就知道,是神的恩典使我们成为今日的样子。我前面提到的那两个吹嘘自己犯罪史的愚昧人,若不是神的恩典,他们今天仍陷溺在罪中。他们仍在罪恶中时,神的恩典得着了他们,改变了他们,更新了他们。然而他们却以此夸口,彷佛是凭自己得拯救的。有些人在公开作见证时,常常夸大其辞,抬高身价,以显扬自己;他们忽略了神宝贵的恩典。
      

    我们成为今天的样子,是出于神的恩典。保罗最大的特色就是强调恩典。他得不时为自己辩护,可是他也常常约束自己。他提到复活的主对他的显现时说,「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因为我从前逼迫上帝的教会。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祂所赐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林前十五8—10)。他在哥林多后书又重复同样的思想,他实际上是说,你们逼我夸口。我本不想夸口,但你们一直如此荣耀人。你们是愚昧的,无知的,你们逼得我不得不夸口。因此我必须告诉你们我所作过的事(见林后十二11)。保罗总是记住神的恩典;这使他能常保谦卑,避免犯骄傲、自以为义的罪。基督徒是无可夸口的。我们今日成了何等人,完全是神恩典造成的。

      

    让我们来看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的教训,观察作为基督身子的教训。那里的中心原则是,身子的每一个肢体都很重要。当然,不是每一个肢体看起来都那么体面、重要,但头,眼,手,脚,各有各的奇妙功能和重要性。然而使徒保罗说,「那有缺欠的肢体」:有些肢体我们不大愿意提及它,有些部分我们想藏起来,羞于见人。但是保罗说,若少了那些看似不体面的肢体,身子就无法发挥功用。你不会以它夸口,但你也少不了它。保罗说,把这个原则运用在你作为教会肢体的事实上。恩赐有分别——从人看来,有的大,有的小,但是让我们用神的眼光去衡量。要明白最重要的是,你是基督身子的肢体。也许你只是一只小手指头,但这无关紧要;你在那儿,即使只是一个弱小、不体面的肢体,但对于身子的和谐、健康却攸关重大。值得注意的不是你刚好是那一个肢体,而是你作为一个肢体的事实;你有作肢体的特权,所有的肢体都被同一个头所管理,这是身子和谐工作的必要条件。你要以身为肢体而喜乐。「你们是基督的身子。」没有任何一个教会肢体是「不重要」的。不要让魔鬼愚弄我们,误导我们。我们在神的国度里都是无价之宝,所以不可以沉溺在肤浅、荒谬的区别里。每一个肢体在维持整体的和谐上都是攸关重大的。

   

    只有一件事是最终值得关切的,那就是神怎么想我们?基督怎么想我们?我们若能把握这原则,每件事都会有革命性的改变。我们常常想知道,别人会怎么想,怎么说,于是我们变得非常敏感。如果他们称赞我们的次数不够多,或者批评我们,我们就觉得受到伤害,而沮丧不己。由于这个可怕的己,这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念头,真不知替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多大的烦恼和忧愁!只有一个答案,在哥林多前书第四章.从第一节开始,「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祂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

    

    我们每一个人都当如此!「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可是使徒并未停留在那里。有时我们从传记里可以读到,有些人经过一番艰苦挣扎之后,终于到一个地步,说,「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他们因为天性敏感而深受其苦,他们被别人的批评、想法所左右。有时他们甚至夜不能成眠,坐困愁城,活在对别人的意见、批评所作的响应里。他们过度敏感。但是经过一段痛苦的挣扎之后,他们终于克服了,能够说,「这些算什么?那些人是谁?反正他们的判断力贫乏得很,他们根本不会欣赏我的工作。」于是他们把自己装备起来,与别人的批评绝缘。但在这个过程里,有些人会变得愤世嫉俗。他们退回到自己里面一个隐密的所在,他们说,「当然,这些人一窍不通,他们不懂,也不会欣赏,这是他们的问题。他们愚昧无知,不值一顾。」所以从某方面说,他们不再回应别人的批评,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却陷入一个更糟的光景中,因为如今他们单独住在最里面的私室里。一个人可能这样作,也可能说,「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我不在乎你们如何想;你们再也伤害不了我!」他使自己与人的批评绝缘了。

   

    但是这样的人甚至比以前还容易受到己的奴役,因为他没有采取下一个步骤,「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使徒保罗不仅不再受别人的批评所困扰,他甚至也不再论断自己:换句话说他不再观察自己,为自己而活。后面那个步骤是不可缺少的。我们必须学会不再为自己对自己的看法而担忧,当然更不用说别人的看法了。

    

  「己」会豢养己,它所用的方法极其狡猾、灵巧;它带出自己的赞扬,并且称赞我们,响应人的批评。我们必须达到最后那个阶段,不再让己喂养己——「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这样作惟一的方法,保罗己指示清楚了,就是认识到除了主自己的判断、评估和意见之外,其它的一切都无关紧要。「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祂知道一切——「暗中的隐情」,「人心的意念」,这些都要被显露出来。惟一重要的事情是,我在祂面前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可以像泊那尔(Horatlius Bonar)在他的诗歌中所说的那样说:
    

    人弃绝、厌恶、咒诅你,有主称赞,人又算什么?

   

    穆勒(GeOrge Mtiller)传记中的一段话说得更精彩。这位穆勒孤儿院的创办人很严肃的说:「有一天我要完全向穆勒这个人而死;他所有的一切,所盼望的一切,所成为的一切,都要烟消云散,转眼成空。我终将完全、绝对地向乔治穆勒而死。」这是秘诀所在。「己」最终的结束和死亡!只有当我们到达这地步时,我们方体会到真正的自由,才能洞悉魔鬼在这一方面的诡计。

   

    要完成这个论证,我们必须进一步明白「己」对于神和祂的恩典,对于主的福音和救主耶稣基督,是多么大的羞辱。世界在注视我们,它看见这一切就会说,「你的基督教信仰跑到那里去了?它有什么价值?这信仰造成了什么不同?」他们说,「我在教会那些人身上所看到的,和在一般人身上看到的如出一辙;每一个人都想要作头,作领袖。教会和世界有何差异?一点分别也没有。」于是福音蒙了羞。没有什么比彰显己的老原则,就是罪和邪恶的主要原则,更容易使福音,特别是有关更新、在基督里成为新人的教训受到羞辱了。让我们审视它,并且以全人来弃绝它。

    

    最后,明白了「己」的可怕本性之后,让我们仰望那位我们所跟随、所归属的主。「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换句话说,祂在亘古之时己有了神的形像,但是祂并未把这荣耀的记号当作必须不惜任何代价、紧抓不放的对象。祂也没有把这事实当成一种奖品,一旦得着了就舍不得放弃。祂没有说,「我绝不轻言放弃,这是我的权利,是我理当享有的。」祂正好相反——「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3—8)。我们怎能忘记这些?

    

    马槽里的婴孩是那位荣耀之主,天地和万有都是藉着祂造的。祂却谦卑至此!祂在一个贫寒、没没无闻的家庭里长大。祂出身木匠之家,亲自用手做工——那双创造宇宙的手,因劳苦工作而变得粗糙,生茧。荣耀之主!祂在那里,祂一点也未想到自己!祂带着忧愁,软弱,羞辱死在十字架上时,也是存着同样的心思。祂作这一切,好叫你我能从罪中得救赎,这罪已经破坏了神的创造,使世界成为现今的样子。祂自己卑微,根本不考虑自己,祂成为寻常百姓,被人当作罪犯,与强盗同钉十字架,饱受侮辱、讥笑。祂没有口出怨言,祂作得心甘乐意。祂宁愿卑微,好叫你我能得拯救,成为神的儿女,神的后嗣,与祂自己同为后嗣。

   

    「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祂只有一个主要的思想,就是遵行天父的旨意,不论这意味着要付上多大的代价。它包括离开天上荣华,放下一切荣耀的记号,降生成为一个渺小无助的婴孩。世人拒绝祂,「祂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不论人怎么作,怎么想,怎么说,只要天父喜悦就够了。事奉神,在祂的国度里有一席之地,帮助祂实行救恩的伟大计划,完成救赎的大工,这才重要!至于你扮演什么角色,或别人怎么想你,甚至你怎么想自己,这些都不重要。「得主人的称赞。」展望将要来的那伟大之日。这世界或许不认识你,你去世时「时代」杂志或许不会刊出你的讣闻,但是你出现在天上时,你的名字就为人知晓了,主耶稣会对你说,「好!你这又忠心又良善的仆人!」你或许在世上没没无闻,没有人称赞你,你可能只是「那个沉默的老王」,或「住在街尾的阿罕伯」,这些都不重要。主说,「我认识你,我看见了你,我看到你的忠心和真诚。我知道你是为我和我的荣耀而活。作得好!你这又忠心又良善的仆人!进来与我一同享乐吧!」「你们要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如果你里面有基督的心,魔鬼的诡计就无法摇动你。你可以在我前面提到的每一方面响应牠,神也会喜悦你,并且「被称为你们的神,并不以为耻。」

     

  (选自钟马田《揭穿魔鬼的诡计》之灵界争战的本质)

     

 

阅读:1237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