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当基督走上死亡之山(司布真)

[日期: 12/2/2020 9:40:10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当基督走上死亡之山(司布真)


当基督走上死亡之山


司布真


“耶和华却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他献本身为赎罪祭,他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赛53:10)

 

何等众多的眼睛正望着日头,何等多的人抬起眼睛,观看天上的众星!这众星被千千万万人不断仰望——但在世界历史上有一伟大事件,超过了那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的太阳,每天在吸引越来越多的人仰望。有一伟大事件,每天在吸引着更多的赞叹,胜过日头,月亮和众星在各自轨道运行时对人的吸引。这事件就是我主耶稣基督的死。基督教时代前所有圣徒的眼睛都向前望着它,经历历史上的千年,所有当代圣徒的眼睛都往后看它。天上的天使永远定睛着基督,使徒说:“天使也愿意详细察看这些事。”被赎之人的眼睛永远固定在基督身上;成千上万的天路客走过这满是眼泪的世界,没有比看在天上的基督,在与他交通中定睛看他是更大的信心对象,更渴慕的异象。亲爱的,今天早上我们要和许多人一道,把我们的脸面转向加略山。我们不会是唯一观看我们救主之死这让人泪水盈眶的悲剧的人;我们只是把我们的眼睛转向那个地方,那里是天上喜乐的聚焦所在,我们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用我们的经文作为指引,我们决定要去到加略山,希望我们在仰望那死在十字架上的他的时候,我们可以得到圣灵的帮助。今天早上我要你们留意,首先,基督的死的起因——“耶和华却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第二,基督死的原因——“他献本身为赎罪祭。”基督死了,因为他是赎罪祭。然后第三点,基督的死的果效和影响。“他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现在,当我们试图来讲这些无与伦比的主题的时候,圣灵,请你临到我们。

 

第一,我们在这里看到基督之死的本源。“耶和华却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那把基督的一生看作仅仅是历史的人,要把基督的死归溯于犹太人的敌意,归溯于那位罗马总督多变的性格。在这方面他是对的,因为杀害救主的罪行和罪孽必然要归在人类的门口。我们这人类成了弑神的,杀害了主,把救主钉在木头之上。但那用信心的眼睛读圣经,希望发现其中隐藏秘密的人,在救主的死上看到的不止是罗马人的残暴,或者犹太人的恶毒;他看见神庄严的定旨由人实现,人是成就这定旨无知,但有罪的工具。他眼所望越过了罗马人的枪和钉子,越过了犹太人的挑衅和讥笑,直看到一切均从中流出的那神圣的源头,把基督被钉十架归溯到神的心胸之上。他认同彼得所说的——“他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我们不敢把罪算在神身上,但同时,我们必须把这事实,连同拯救世人的奇妙果效,归溯回神的爱的神圣源头。我们这位先知也是如此。他说道:“耶和华却喜悦将他压伤。”他眼望越过了彼拉多和希律,把这归回到天父,那神圣三位一体的第一位那里。“耶和华却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

 

亲爱的,在这里,有许多人以为父神充其量不过是对这拯救漠不关心的看客。其他人对他有更大的曲解。他们看他是一位没有爱心,严酷的神,对人类没有爱,只是因为我们救主的死和痛苦,才被转变有了爱。这是对父神荣耀恩典的恶意中伤,荣耀要永远归于他;因为耶稣基督不是为了让神变得有爱心而死了,而是因为神是爱,他就死了。

 

“不是为了使耶和华的爱,向他的百姓点燃,于是耶稣离开天上宝座,成为一个受苦之人。不是用他经历的死亡,也不是用他承受的一切痛苦,来换取神直到永远的爱,因为在此之前,神就是爱。”

 

基督被他的父差遣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父对他的子民的爱的缘故。是的,他“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事实是,父和子神,圣灵神一样定旨拯救,一样实施拯救,一样喜欢拯救。当我们讲到世人的救主,如果要按广泛意义来说,我们就必须总要在这个词里加上父神,子神和圣灵神。因为这三位是同一的神,确确实实拯救我们脱离我们的罪。这节经文把所有关于父的严厉的看法挪开,告诉我们耶和华喜悦将耶稣基督压伤。基督的死是归溯回父神那里的。让我们努力看看事情到底是不是这样。

 

1、第一在定旨上是可归溯的。神,那造天地的同一位神,用他的大能完全掌握着命运的书卷。在这本书卷里没有一点是由陌生人的手写成的东西。预定这庄严书卷的作者自始自终都是神。

 

“一本书卷连于他的宝座,其中书写人一切的命运,永恒的笔描绘,各样形式大小的怒气。”

 

神护理最微细的部分也不得由低下的手所写。它的全部,由始至终,从属神的前言到其严肃的结束,都是由全然智慧,全知的神的心思标出,设计,描画和安排。因此,甚至连基督的死也不例外。那给老鹰造翅膀,引导麻雀,保护我们头上的头发不过早落在地上的他,当他留心如此小的事情,是不可能疏忽了命定那地上奇迹中最大的奇迹,就是基督的死。不,那册子血染的一页,那用金字使得过去和将来满有荣耀的那一页,——我要说,那血染的一页,和其他书页一样,是由耶和华所书。他决定基督要由童贞女马利亚所生,他要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苦,他要降到阴间,然后他要复活,掳掠了仇敌,然后要在至高处伟大的神的右边永远为王。我只知道我有圣经根据可以说,这正是预定的大事关头,基督的死正是中心,是主要源头,藉此神立定他的其他命令,以此作为建造神圣建筑的根基和基石。基督按着父神绝对的预知和庄严的定旨被处死,在这个意义上“耶和华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

 

2、但更进一点,基督来到这个世界受死,这是父的旨意和美意的结果。基督不是没有受到差遣就来到这个世界上。在诸世界还没有出现之前,他躺在耶和华的怀里,亘古以他的父为乐,他自己是他父永远的喜乐。“到了时候满足的时候”神的的确确从他的怀中差遣他的儿子,他的独生子,白白为了我们所有人把他交付了。被得罪的审判官容许与他同等的儿子,为了救赎一群叛逆的人而受死亡的痛苦,这是无与伦比,不可同日而语的爱。我要你们用一分钟想一想那古时候的一个场景。一位留胡子的先祖,一大早起身,叫醒他的儿子,一位充满力量的年轻人,命令他起来跟从他。他们在母亲醒来之前安静无声地快快离开屋子。他们和他们的仆人走了三天的路,直到他们来到神讲过的那座大山跟前。你们认识这位先祖。亚伯拉罕的名字在我们的思想里永远记忆犹新。在路上,先祖没有对他的儿子说一句话。他思绪万千,以致不能出声。他被悲伤笼罩。神命令他带上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儿子,把他作为献祭杀在山上。他们一起走路,父亲与他的爱子并肩前行,他要成为杀他的刽子手,有谁能够描绘出父亲心里的焦虑呢?第三天到了,仆人们得到命令要留在山脚处,而他们要上去敬拜神。当他走上那山坡,他的儿子对他说:“父亲请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这时有人能够想象父亲的悲伤是如何必然漫过他心灵的堤坝呢?你能想象他是如何强压他的感情,抽泣着宣告,“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作燔祭的羊羔”吗?看!做父亲的已经向他的儿子传递了神要取他性命的这个事实。以撒本来可以挣扎逃脱他的父亲,但却宣告说他愿意去死,如果神是这样命定的话。父亲接过他的儿子,把他的手反绑,堆砌石头,做了一个祭坛,把柴摆好,把火预备好。当刀子被拔出鞘,他把刀子举起预备杀他的儿子,能够描绘父亲痛苦面容的那位画家在哪里呢?但在此时帐幕落下,随着从天上而来的一把声音,黑暗的场景消失得无影无踪。两角扣在稠密的小树中的那头公羊提供了替代,信心的顺从不需要走得更远。啊!我的弟兄,我要把你们从这带到一个更宏大的场景。信心和顺服要人去做的,爱也要求神他自己去做。他只有一个儿子,是他心里所爱的儿子;他立约要为救赎我们而把他献上,他没有违背他的应许;当时候满足的时候,他差遣他的儿子为童贞女马利亚所生,好让他为人的罪受苦。这爱不仅使永远的神把他的儿子放在祭坛上,还真的行出这举动,将献祭用的刀刺入他儿子的心。哦!你能诉说那爱的伟大吗?神成就了亚伯拉罕只是想做的事,你能想象神对人的爱是何等浩大吗?看那里,看他的儿子挂在十字架上死去,公义被唤醒,牺牲品在流血的那个地方!这确实就是爱了;在这里我们看到父是如何喜悦将他压伤。

 

3、这就让我把我讲的经文更推进一步。亲爱的,神计划,愿意许可基督的死,不仅这是真的;而且也是真实的,就是那笼罩着救主的死的无可言说的痛苦,超过常人的恐惧,正是父压伤基督这件事本身的结果。有一位殉道士下在监牢里;锁链绑着他的手腕,然而他却在歌唱。人已经向他宣布,明天就是把他烧死的日子。他高兴地拍着手,笑着说:“明天要有好工作,在地上火的试炼中我要吃早饭,但以后我要和基督共进晚餐。明天是我婚庆的日子,是我长久以来盼望的,我要用荣耀的死签署我生命的见证。”时候到了,带着戟的士兵带着他走过大街。请看殉道士镇静的面容。他转向一些望着他的人,高声说道:“我看重这些铁链,胜过仿佛它们是金子所造;为基督而死是一件甜美的事情。”火刑柱旁聚集着几位最勇敢的圣徒,当他把衣服脱去,准备站在柴捆上预备受难的时候,他对他们讲,当基督的精兵,得到许可献上他的身体被焚烧,这是一件乐事;他和他们握手,快乐地向他们道“再会”。人会以为他是去参加婚礼,而不是被去烧死。他踏上柴捆,铁链绑着他的腰部;在做完一个简短的祷告后,当火一开始上升,他带着英雄气概向众人说话。但请听!当柴烧裂,烟雾往上冲的时候,他在歌唱。他歌唱,当他上下身都被烧着的时候,他仍在继续哼着一些甜美的古旧诗篇。“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所以地虽改变,山虽摇动到海心,我们也不害怕。”

 

想象另一个情形。救主走向他的十字架,因着受苦全然衰弱,在他的里面心忧伤受苦。其中没有神的镇静。他的心如此忧愁,以致他在街上跌倒。神的儿子在许多的罪犯都可以扛着的十字架下跌倒。他们把他钉在那木头上。没有赞美的歌声。他被举起到半空,他被挂在那里等死。你听不到鼓励的喊叫声。他的脸上是艰难的压抑,仿佛无法言说的痛苦正撕裂着他的心——仿佛客西马尼园在十字架上再一次得到重演——仿佛他的心仍在说,“如果可能请把这十字架从我这里撤开,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而是照你的意思。”

 

听,他在说话!他难道不要歌唱那从殉道士嘴唇而出的甜美歌声吗?啊!不是;那是人永远无法仿效的痛苦的哀鸣。“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殉道士们没有说过这话,神与他们同在;古时候的认信者,当他们临死的时候没有这样呼喊。他们在火焰中高呼,在他们的刑架上赞美神。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救主要如此受苦?亲爱的,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父把他压伤。那鼓舞许多临死的圣徒的神面容的光照,是被撤回,基督没有得到;明白自己是被神接受,这使得许多圣徒带着欢喜去迎接十字架,神却没有把这点给我们的救赎主,所以他在思想痛苦的浓浓黑暗中受苦。请看诗篇第22篇,去看基督是怎样受苦的。慢慢看第1,第2和第6节以及接着经文的严肃语句。永远的臂膀支持着教会,但却根本没有臂膀去支持基督,而是他父的手重重压在他身上;神怒气的上下磨石压着他,把他压伤;没有一滴的喜乐或安慰给他。“耶和华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我的弟兄,这是基督受苦的高峰,就是他的父转面离开他,使他受痛苦。

 

就这样我已经解释了这主题的第一部份——我们救主最可怕的受苦的本源,就是父喜悦这样做。

 

我们的第二大点必须要解释第一大点,否则神为何要压伤他那完全无罪的儿子,而可怜,有错的认信者和殉道士在受试炼的时候却没有受他这样的压伤,这就要成为一个无法解释的奥秘了。

 

什么是救主受苦的原因?我们在这里被告知,“他献本身为赎罪祭。”基督这样受苦,是因为他是赎罪祭。现在,当我再一次从头传讲基督耶稣我主为赎罪祭这个宝贵真理的时候,我要尽力讲得清楚明白。基督是赎罪祭,是按着代替的意思说的。神要施加拯救,如果可以这样说,情况就是公义绑住了他的手。

 

神说:“我一定要是公义的,这是我本性的必然。严厉如命运,稳固如不变的本性,我必定要是公义这个事实也是如此。但我的心愿意赦免——不看人的过犯,赦免他们。这怎样可以得到成就?”

 

智慧进来说:“应该这样做。”

 

爱赞同智慧说的。“基督耶稣,神的儿子,应当处在人的位置上,他要代替人,在加略山上被献上。”

 

现在请留意:当你看到基督走上死亡之山上,你是看到人去那里;当你看到基督背悬在木头上,你在那里看到的是所有他的选民;当你看到钉子被敲穿过他当受称颂的手脚,他的教会的整个身体是在那里,他们在代替那一位里被钉在了木头上。现在士兵把十字架升起,大力插入预备好的插座中。他每一块骨头都脱节,他的身体被那无法描述的痛苦所撕裂。人类在那里受苦,教会在那里受苦,在代替者里受苦。当基督死了,你们应当看基督的死,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死,还是所有他替他们成为代罪羊和替代的人的死。确实,基督他自己是真正死了;同样确实的是他不是为他自己死了,而是作为代替,在所有信徒的位置上,代替他们死了。

 

当你们死,你们是为自己死;当基督死了,他是为你们死,如果你们是相信他的人的话。当你们穿过坟墓的门,你们是孤独一人进入到那里;你们不是代表着一群人,你们而是作为单独的个人穿过死亡的大门;但要记住,当基督经历死亡的痛苦,他是代表所有他的子民的头。

 

那么我们可以明白基督为罪作了牺牲的意义。但这是这件事情的荣耀所在。他是为罪做了替代,是真的,实实在在为他所有选民的罪受了惩罚。当我这样说的时候,不要以为我是用了任何的比喻,而是真是这样。人因为他的罪的缘故被定罪了,要到永远的火里面;当神以基督为替代的时候,确实他没有把基督送到永远的火里面,但是他在他身上浇灌下如此绝望的痛苦,正是为永远的火烧所付出的充分的代价。人被定了罪,要永远活在地狱里。神没有把基督送到地狱,永远在那里;但他把等同这一点的惩罚加在基督身上。尽管他没有让基督饮下信徒当喝的真正地狱,然而他给了他一种等同交换的东西,是和这相等的。他拿过基督受苦的杯,把只有神能想象的受苦,悲惨和痛苦焦虑放在其中,那完全等同每一位被基督的血买赎,最终要站立在天堂之中的人所有的受苦,所有的苦痛,所有直到永远的折磨。你要说:“基督真的把这杯喝尽了吗?”他真的受了这一切的苦吗?是的,我的弟兄,他拿过杯来,“用爱得胜的一口,他把定罪饮干。”

 

他受了地狱所有可怕的苦:在一阵枪林弹雨中忿怒倾倒在他身上,其中是比一他连得还要大的雹子;他站立着,直到乌云完全散去。那里是我们的欠债,高深巨大;他把他的百姓所欠的一切,一分一毫都还清了;现在没有一丝一毫有欠于神的公义,以致有任何的信徒要受惩罚;尽管我们对神欠着感恩,尽管我们多多亏欠他的爱,我们却不亏欠他的公义;因为基督在那一刻取了我们所有的罪,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罪,一次在那里为所有这一切受了惩罚,使我们不再受惩罚,因为他已经代替我们受了苦。那么你看到父神把他压伤是什么意思了吗?除非他这样做了,否则基督的痛苦就不会等同我们的受苦;因为地狱就是神掩面不看罪人,如果神没有掩面不看基督,基督就不能——我看不出他怎么能够——忍受任何的受苦,被接纳等同取代他百姓的受苦和苦痛。

 

我仿佛听到有人说,“你是不是要我们把你所传的这赎罪祭按字面理解是事实?”我要说,最严肃地说,我是要这样。世界上有许多关于赎罪祭的理论:但我在任何的里面都看不出有任何的赎罪,除了在这代替的真理里面。许多神学家说,当基督死了的时候,他做了某些事情,这就使神可以成为义,也称罪人为义。至于这某些事情是什么,他们没有对我们说。他们相信一种为每一个人献上的赎罪祭;但这样,他们的赎罪祭只不过如此而已。他们相信犹大和彼得是同样被赎罪了,他们相信那些在地狱里被定罪的人和在天堂得救的人一样,基督为了他们满足了神公义要求;尽管他们不是用这样的字眼说这话,然而他们的意思一定要是这样,因为这是合理的推论,就是就许多人而言,基督是枉死了,因为他为他们所有人死了,然而他为他们的死是如此欠缺果效,以致尽管他为他们死了,他们却在后来被定罪了。这样的赎罪祭是我所蔑视的——我要拒绝它。我因着传有限的赎罪,可能被人称为反律主义,或者加尔文主义者;但我宁愿相信一种有限的赎罪,是对它定意要施加给与的所有人有功效的,而不愿相信一种普世的赎罪,除非人的意志与它联合在一起,否则不对任何人有效。嗨,我的弟兄,如果我们因着基督的死只是这样被赎了罪,好让我们任何一个人在这之后可以自己救自己,基督的赎罪祭就不值一分一毫,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自己救自己——在福音下没有一个人可以这样做;因为如果我要因信得救,如果那信心是我自己的作为,不靠圣灵的帮助,我就不能靠信心自己救自己,正如我不能靠好行为得救一样。毕竟,尽管人把这叫做有限的赎罪,它却和他们自己那种谬误,腐烂的救赎假装宣称的一样有效。但你们知道它的有限是指什么吗?基督已经买赎了“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它的有限只是这样:他已经为罪人死;任何在这会众中内心痛悔,明白自己是一个罪人的人,基督是为他死了;任何寻求基督的人,要知道基督为他死了;因为我们觉察到自己需要基督,我们寻求基督,就是基督为我们死了的无误的证据。请注意,这是一种实在的事情。阿民念主义者说基督为他死了,然后,这可怜的人因此只有一丁点安慰,因为他说:“啊!基督为我死了;这不证明什么。这只证明如果我留心我要寻求的,我是可能会得救。我可能会忘记自己,我可能会落入罪中,我可能会灭亡。基督已经为我做了极多的事,但还不够,除非我做些什么。”但那按着圣经所说领受的人,他要这样说:“基督为我死了,这样,我的永生就是肯定的了。我知道基督不可能代替了一个人受了惩罚,然后这个人后来又被惩罚。”他说:“不,我相信一位公义的神,如果神是公义的,他就不会首先惩罚基督,然后惩罚人。不,我的救主死了,现在我是脱离了神报复的每一样要求,我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安全;没有雷击会击打我,我可以绝对肯定地死去,对于我,没有地狱的火焰,没有挖的深坑;因为基督我的赎罪祭替我受了苦,所以我是完完全全被解救了。”哦!荣耀的真理!我宁愿至死把它传讲!我们还有什么比一种完全满足所有相信基督的人的替代的见证,是更加能够见证完全神的慈爱和信实的呢?

 

我要在这里引用思想极其深入卓著的神学家,约翰欧文博士的话:“救赎就是因着赎价的干预,把一个人从悲惨中解救出来。当为了一名囚犯的自由,有一赎价被支付了,公义岂不要求他理当享受一种极有价值的事物为他所买回来的自由吗?如果我支付一千英镑,买赎一个人脱离那拘禁他的人的捆绑,那人有权释放他,也满足于我所付的代价,如果不能达成对他的解救,这岂不是对我和对这可怜的囚犯的伤害吗?我们可以想象有一种救赎为人预备了,这些人却不能被赎吗?一个代价被支付了,买赎不能完成吗?然而,如果我们宣告普世的救赎,这样的事,以及其他数不过来的荒谬之事,就真成为事实了。有一代价是为所有人付上了,然而很少人得到解救;对所有人的救赎完全了,然而他们中很少人被救赎;审判官得到满足,狱卒被征服了,然而囚犯还被关押!毫无疑问,‘普世’和‘救赎’,相对大多数人灭亡而言,正如‘罗马’和‘大公教会’一样是不可调和的。如果存在着对所有人的普世救赎,那么所有人都被赎了。如果他们都被赎了,那么因着赎价的干预,他们事实上,实际上都被解救脱离所有的凄惨光景,脱离囚禁了。那么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得救了?一句话说,基督做成的救赎是完全的救赎,因着他血的代价,那些被悲惨光景包围的人是被解救出来了,除非所有人都得救了,否则这种救赎不能被看作是普世的:所以普救论者的看法是与救赎不合的。”

 

我要再停一下,因为我听到某个胆怯的人说:“但是先生,我怕我不是蒙拣选的,如果这样,基督就不是为我死了。”

 

先生,住口!你是一个罪人吗?你认识到这点吗?圣灵神有没有让你认识到你是一个失丧的罪人?你要得救吗?如果你不要,拯救不是为你预备的,这就不奇怪了;但如果你真的感受到你要得救,你就是神的选民。如果你有一种希望得救的愿望,一种圣灵给你的愿望,这愿望就是好事情的标记了。如果你开始相信地祷告求得救,你就有你是得救的确实证据了。基督为你受了惩罚,如果你现在可以说,“空空两手无代价,单单投靠你十架。”你就可以肯定你是神的选民,正如你肯定你存在一样;因为感受到对基督的需要,对他的饥渴,这是拣选无误的证据。

 

三、现在我要结束,来留心救主之死的有福果效。关于这一点我会讲得很简短。

 

救主的死的第一个果效就是,“他必看见后裔。”人要因基督得救。人因活着得见后裔,基督因着死而得到后裔。人死了,撇下他们的儿女,他们看不到他们的苗裔;基督活着,每天看到他的苗裔被带领进入信心的合一。基督之死的一个果效就是极多的人得到拯救。留心,这不是得拯救的机会。当基督死了,天使不是好像某些代表他的人那样说道:“因着他的死,许多人可能得救。”先知的话语已经消灭了所有的“但是”和“可能”;“因他的义许多人得称为义。”在救主的死当中根本没有一点可能的成分。当基督死的时候,他知道他所买赎的;他所买赎的他必要得到——不多也不少。基督的死的果效没有是由得可能的。“要”和“将要”使得立约稳固:基督血淋淋的死要达至它庄严的目的。恩典的每一位后嗣都要聚集在宝座周围,“赞美他恩典的奇妙,将他的荣耀发明。”

 

基督的死的第二个果效就是,他要“延长年日”。是的,赞美他的名,当他死了,他没有结束他的生命。他不能在坟墓中长久被囚禁。第三天清晨来到,这位征服者从他的睡里起来,打碎死亡的铁索,从他的囚室里出来,他不再死了。他等了四十天,在神圣歌声的欢呼中他“升上高天,掳掠了仇敌。”“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神活着。”他不再死了。“他在父身边坐下,在此得胜为王。”他征服了死亡和地狱。

 

最后,因着基督的死,父的美意得以成就兴旺。神的美意是这个世界有一天要被完全救赎脱离罪;神的美意是,这可怜,如此被黑暗笼罩的星球,要很快在光明中闪耀,像初生的日头一样。基督的死已经成就了这点。在加略山上他肋旁流出的水要洗净这世界一切的污秽。正午黑暗的那一刻,一轮新的公义的日头升起了,要永远不停照耀在这地上,是的,时候要到,刀剑要被人遗忘——那时候战争的用具和阅兵炫耀之物要被放在一旁,成为虫子的食物,或给人好奇思想。时候将到,古老的罗马要在她的七座山上动摇,穆罕默德的新月不再有了,异教徒所有的神要失去他们的宝座,被扔到黑暗之处。那时,从赤道到两极基督将要被尊荣为地上至高的主,从这地到那地,从大河到地的四极,一位君王要掌权,一个呼声要喊出,“哈利路亚,哈利路亚,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我的弟兄,那时基督的死所成就的将要被人看见,因为“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

 

(选自司布真第173号讲道《基督的死》,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306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