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福音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人的罪与败坏(托马斯·波士顿)

[日期: 12/15/2020 10:10:18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人的罪与败坏(托马斯·波士顿)


人的罪与败坏


托马斯·波士顿


情感的败坏

 

“世人……爱黑暗”(约3:19),“爱宴乐、不爱上帝”(提后3:4)。情感败坏了。未更新之人的情感是完全混乱、失控的,就像一匹野马,或者不让人骑,或者驮着人乱跑。所以,人心自然是污秽之母,“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渎、骄傲、狂妄。”(可7:21,22)自然人的情感邪恶而扭曲;他是一头属灵的怪兽。他的心在脚应该在的地方,牢牢抓住地;他的脚却冲着天,而这才是他的心应该向往的地方(徒9:5)。他的脸朝着地狱,他的背对着天堂,此所以上帝呼召他回头。他爱他应该恨的,却恨他应该爱的。他为应该哭泣的欢喜,却为他应该快乐的哀叹。他以羞辱为荣,却以荣耀为耻。他憎恨应该渴望的,却渴望应该憎恨的(箴2:13-15)。

 

他们像该亚法在另外一个情景中一样,的确说对了一点,就是该亚法时对使徒喊叫说,他们搅乱了天下(徒17:6),因为这就是福音要对世界产生的功效,因为罪已经在世界上把一切都搞乱了,天被放在了下面,地却在上面。如果未更新之人的情感放在合法对象上,那么它一定或者过度,或者不及。世界上合法的娱乐有时太少,但多数时候又太多。它们或者没有得到该有的份,或者有的时候把尺度降低,结果又过了头。但属灵之事总是太少。总而言之,他们就是做不对,只有邪恶。

 

那,反抗上天和圣洁的,就有这样一个三重的联盟,很难拆散;这包括盲目的心思、悖逆的意志和混乱失控的情感。心思在自欺的膨胀下说,人不应该顺服;意志与上帝的旨意相敌,说,他不愿意顺服;而败坏的情感也起来反抗上主,为败坏的意志辩护说,他不会顺服。自然人这可怜的生物,就这样抵挡上帝和祂的良善,直到有一天上帝的大能临到,使他成为新造的人。

 

良心的败坏

 

良心也败坏和污秽了,“在污秽不信的人,甚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多1:15)。良心是一双邪恶的眼睛,使人的心思里充满了黑暗和混乱,自然无法行使其职能。除非上主透过新光照耀灵魂,苏醒良心,否则它就一直沉睡不动。良心除了依照指引它的光,否则就不能做事。因此,因为自然人不能属灵地分辨属灵的事(林前2:14),良心自然在那一点上就无能为力。它陷入深深的沉睡,只有上帝拯救的光照才能使它在这件事上开始做工。

 

自然良心之光在善与恶、罪与责的事情上,有很大缺陷。因此,虽然它可能限制一些大罪,但对罪更微妙的工作,就无法限制了,因为它无法分辨。所以,当很多人醉酒、赌咒、不祷告或犯其他大罪的时候,会受到良心的谴责,但在其他时候,虽然他们活在不信的罪中,对属灵敬拜和得救信心的生活感到陌生,良心却非常平安。自然之光在所接触到的许多事情上,都微弱得几乎消失;在那种情况下的良心,也就像走偏了的针线,很快散了。它对责任的激励、对罪的限制和抵挡,都非常软弱,很容易就被自然人胜过。但因为在黑暗的心思里,还有虚假的光,所以自然良心跟着走的话,也就会称善为恶,称恶为善(赛5:20)。结果良心常常像一匹瞎眼、狂乱的野马,粗暴地乱踢乱咬,撞倒骑士和路人,就像《约翰福音》第16章2节所说,“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

 

当自然良心被使人知罪的圣灵苏醒时,真的会狂怒咆哮,使整个人陷入可怕的混乱。它会决然使出灵魂的全部力量,要冲出一条血路;它会使僵硬的心颤抖,双膝跪下;它会使眼流泪,口头认罪;强迫人把货物都扔到海里,因为它觉得灵魂之船就要沉了,虽然心还是跟着要下去。然而,邪恶的良心自然会走向绝望,最后就像犹大的下场;除非情欲胜过了它,又诱惑它进入沉睡,就像腓力斯的情形(徒24:25);或者基督的宝血胜过了它,洁净除去了它一切的死行,就像所有真正归信者的情形(来9:14;10:22)。

 

记忆的败坏

 

甚至记忆也带着罪和败坏的明显记号。良善、值得珍藏的东西,只会留下微弱的印象,而且那些印象还很容易消退。记忆就像一个会漏水的容器,让它们都溜走了;就像筛子放在水中是满的,但一拿起来就都空了。记忆对属灵之事也是这样。

 

但对应该忘记的,记忆却保持得多么牢固啊!罪恶的事情牢牢占据着它,虽然人真诚地想把它们清除出头脑,但它们还是像用胶水粘着的一样!无论人们对其他事情多么健忘,对伤害却总是很难忘记。所以,记忆常常给旧情欲添上新燃料,使人们年老时还记得年青时的罪恶,让他们的心思再次快乐地看见这些罪恶,然后重返过去的情欲。所以记忆像个筛子,把纯洁的麦子筛掉,剩下一些垃圾。

 

这样,我们就谈论了灵魂的败坏,包括心思、意志、情感、良心和记忆。

 

身体的败坏

 

“他们的喉咙是敝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弄诡诈,嘴唇里有虺蛇的毒气,满口是咒骂苦毒。杀人流血,他们的脚飞跑。”(罗3:13-15)

 

身体本身也是败坏和污秽的参与者。此所以《圣经》称它为“罪身”(罗8:3)。自然秉性,或者毋宁说,我们身体的乱性,有一种犯罪的自然趋势。身体激发罪,把灵魂卖进罗网;是的,它自己就是灵魂的罗网。身体是一头狂暴的野兽,性情暴烈,不受约束,不服管教,不能被驯服。它要带给灵魂很多罪恶和悲惨。

 

身体给灵魂带来很多罪恶。它的成员都是不义的器具,被人用来抵挡上帝。眼睛和耳朵是敞开的大门,让不洁的行为和有罪的欲望进入灵魂。舌头“装满了罪恶”,“是不止息的恶物,满了害死人的毒气”(雅3:8),藉此,不洁的心倾倒出它的污秽。喉咙是“敝开的坟墓。”脚跑的是魔鬼的路。肚腹成为他们的上帝(腓3:19),不仅对醉汉贪食者如此,每个自然人都是这样。所以,身体自然是魔鬼的差役,装满了抵挡上主的武器。

 

总而言之,人的自然本性是全然败坏的,“从脚趾头到头发梢,没有一处健康。”就像粪堆的每个部分都对整体的腐臭有贡献一样,同样,自然人也会变得越来越糟糕,灵魂败坏身体,身体败坏灵魂,而灵魂的每个官能(心思、意志、情感、良心和记忆)也彼此败坏,陷入恶性循环。

 

身体里面有一些败坏(腓3:21),是在圣徒身上一直残留的,直到它在坟墓里分解,在复活时获得一个新的身体、得到属灵的身体为止。

 

选自《四重状态下的人性》赵刚译,基督教改革宗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320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