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主耶稣的复活(司布真)

[日期: 12/29/2020 10:40:33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主耶稣的复活(司布真)


主耶稣的复活


司布真


“你要记念耶稣基督乃是大卫的后裔。他从死里复活,正合乎我所传的福音。”(提后2:8)

 

因为长期生病,我的思想几乎不能胜任眼前的工作。肯定的是,如果我追求思想或言语的优秀,我今天就要失败了,因为我是几乎在我无能的最低点。想起今天早上要对你们讲道,思想这真理本身是神所祝福的,而不是如何把它讲出来,这才给我安慰;因为如果神要能力依靠着讲道的人和他的风格,他早就会选择天使,而不是人去宣讲复活这所有真理当中最伟大的真理了。然而他把撒拉弗放在一旁,选择了更低下的受造之人。天使对那些妇女讲了几句话以后,他们的见证就停止了。

 

关于主的复活最引人注目的见证首先是那给那些圣洁妇女的见证,后来是向那五百位没有诡诈的男女的每一位所作的,他们有福可以真的看见复活的主,所以可以见证他们所看到的,尽管他们是不能用雄辩的口才去描述他们所看到的。关于我们主的复活,除了见证大卫的后裔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这个事实以外,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神的工人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用诗歌,用弥尔顿一般壮丽的诗句去讲这一件事,这也不可以给它加增一些什么;用单调的话语,把它写成连小孩子都可以读的他们第一本的识字书,这也不会使它有任何减少。当我们讲论我们复活的救赎主,“主果然复活”就是对我们见证的归纳,就是我们见证的内容。如果我们只是知道这复活的真理,感受到它的能力,我们说话的方式就是次要的了;因为圣灵要给这真理作见证,使它在我们听众的头脑里生出果效。

 

我们眼前的经文是在保罗写给提摩太的第二封书信里的。这位值得敬仰的神的工人对这位传道相当成功的年轻人非常关心,在某些方面他把他看作是他的继承人。这位老人准备要脱离他的帐篷,他很关心他在福音里的儿子,要他像他的父亲所传的那样去传同一的真理,绝不可变乱福音。在提摩太的日子有一种倾向现身出来,这同样的倾向此刻也是存在,就是试图离开我们的信仰建造其上的简单事实,转向某些更哲学,难以明白的东西。对那些有文化的智者来说,普通人很高兴去听的话语不够细致,所以他们必须要用人的思想和揣测的迷雾来把它包围起来。

 

三四个简单的事实组成了福音,正如保罗在他写给哥林多人的第一封书信的第十五章所讲的那样:“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我们的拯救建立在耶稣的道成肉身,生,死和复活之上。

 

那正确相信这些真理的人就是相信了福音,相信了福音,他就要毫无疑问在福音里找到永远的救恩。但追求新奇事物的人不能忍受号角总是发出同一确定的声响,他们每天渴求某些新鲜的梦幻曲。“带变奏的福音”是他们要听的音乐。他们说知识是进步的;所以他们必须要走在他们祖辈的前面。成了肉身的神性,圣洁的生活,赎罪的死,实在的复活,这些事已经听了将近十九个世纪了,它们有一点点陈旧了,有修养的思想饥渴改变,离开那老一套的吗哪。就算是在保罗那个时候这种倾向已经显现出来了,所以他们把这些事实看作是奥秘之事,或者比喻,他们努力在其中寻找属灵意义,直到他们如此远离,以致去否认它们是实实在在的事实。

 

他们寻找奥妙的意义,忽视了事实本身,用喜欢影儿这愚蠢的做法,丢失了实质。尽管神把这些使天上充满惊奇的荣耀事实摆在他们眼前,他们却认为这些明明白白的历史事实是应当去解释的神话,或者需要去解决的哑谜,这就显露出他们愚蠢的智慧了。那像小孩子一样去相信的人被当成傻瓜推在一边,好让辩论的人和文士可以进来,去把简单的神秘化,掩盖真理的亮光。因此出现了某些“许米乃和腓理徒,他们偏离了真道,说复活的事已过,就败坏好些人的信心。”

 

去看第十七节,你们自己好作判断。他们把复活灵意化,他们使它变成非常深奥和神秘的东西,在这过程中他们把实际的复活完全拿走了。在人当中依然还有一种对新含义的渴求,对古老教义的改良,对按字面的事实的灵意化。他们把真理的肠子掏空,给我们一具用假设,猜想,更大盼望填充起来的躯壳。

 

所罗门的金盾牌被拿走了,取而代之,铜的盾牌被挂了起来:它们岂不是功用全能,这金属岂不是更受当代欢迎吗?可能是这样的,但我们从来不羡慕罗波安王,我们是够老派的,宁愿要原本的金盾牌。使徒保罗很焦急,要让提摩太至少站立稳守古旧的见证,应当明白他见证大卫的后裔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这明明白白的意思。

 

这节经文里记录了几个事实:第一,这里有伟大的真理,就是耶稣,至高神的儿子,是神的受膏者;使徒称他作“耶稣基督”,就是受膏者,弥赛亚,神所派来的。他也称他作“耶稣”,这意味着救主,这是一个伟大的真理,那从马利亚所生,被放在伯利恒的马槽里,爱我们,为我们活,为我们死的那一位,是神所命,所膏抹的人之救主。对我们主耶稣的使命,职分和目的我们没有片刻的怀疑;实际上,我们把我们灵魂的得救建立在他是耶和华膏抹,来作人的救主的这个事实上。

 

这位耶稣基督是实实在在,真正的人;因为保罗说他是“大卫的后裔”。的确他是神,他的降生不是按着人平常的方式,但他仍在所有方面取了我们的人性,出于大卫的根,这也是我们所相信的。

 

我们不是那些把道成肉身灵意化的人,以为神在这里只是一个魅影,或者整个故事只不过是教导人的传说。不,神的儿子确实用血肉之躯住在人当中——他在地上作客旅的时候,他是我们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我们知道,相信耶稣基督在肉身中来了。我们爱道成肉身的神,在他身上我们寄托我们的信靠。

 

这节经文也提示了耶稣死了;因为如果他不是首先下到死人中去,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他就不可能从死里复活。是的,耶稣死了——钉十字架不是骗人的,他肋旁被枪扎,这是最清楚,明显的证据,证明他是死了——他的心被扎,血水从中流出。作为死人他从十字架上被取下来,被温柔的手抱着,放在约瑟那没有人用过的坟墓里。我想我看见了那苍白的尸首,白得就像百合花一样。留意它是如何被从他五处伤口流出来的血所染,这使得他如玫瑰一般鲜红。看看那圣洁的妇女如何用香料和细麻布把他缠裹,把他留在那用大石头凿成的墓穴中,全然孤单度过他的安息日。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曾经像他那样完全死去。“人还使他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他们把他当作死人安放在死人之地,用帕子和裹尸布包着,这是坟墓里当穿的衣物,然后把那块大石头滚在坟墓的门口,撇下他,知道他已经死了。

 

然后是这伟大的真理,太阳开始它第三日转动的那一刻,耶稣复活了。他的身体没有朽坏,因为那圣者必不见朽坏;但他还是死过;因着神的能力,因着他自己的能力,因着父的能力,因着圣灵的能力,他的复活是依次归于这些的,在太阳升起之前他死去的身体活了过来。沉静的心再次开始跳动,生命的血开始流过那停滞的血脉。救赎主的灵魂再次占据了他的身体,它又再次活了。他在那坟墓里,他身体各个部分像从前一样是真正活着的。他确实,真实地带着实在的身体,从坟墓里出来,活在人的当中,直到他升天的那一刻。

 

这就是今天依然被教导的真理,尽管人可以改良它,人胆敢把它灵意化。这是使徒们所见证的历史事实;这是认信者为此流血牺牲的的真理。这是那为基督教拱门基石的教义,那持守它的人是没有丢弃神基要的真理。如果人不相信“主果然复活”,他们怎能盼望他们的灵魂可以得救呢?

 

今天早上我希望做三件事。第一,让我们去思想基督复活和其他伟大真理的关系;第二,让我们思想这个事实和福音的关系,因为按着经文它有极大的关系——“耶稣基督乃是大卫的后裔。他从死里复活,正合乎我所传的福音。”第三,让我们思想它和我们自己的关系,这都是由“你要记念”这几个字表明出来的。

 

那么亲爱的,第一,靠着神的帮助,让我们思想耶稣从死里复活这个事实的影响。一开始就很清楚,我们主的复活是存在着另一种生命的看得见的证据。

 

你们岂不是引用这句话很多很多次,就是“那无人发现的地方,客旅从来没有从那回来过”吗?不是这样的。曾经有一位客旅说过,“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哪里。”他说,“等不多时,你们就不得见我。再等不多时,你们还要见我,因我往父那里去。”你们不记得他说过的这些话吗?我们这位身为神的主去了一个无人发现的地方,他回来了。他说第三日他要回来,他信守了他说的话。毫无疑问人的生命有另外一个光景,因为耶稣曾经在其中,又从那里回来了。对将来我们存在,我们是没有怀疑,因为耶稣死了还存在。对将来福乐的乐园,我们没有怀疑,因为耶稣到了那里,又回来了。尽管他又离开了我们,然而他回来四十天,与我们同在,这就给了我们一个保证,当时候到了,他要再来,然后与我们同在一千年,荣耀地在他古时的民中,在地上作王。他从死里复活是给我们的保证,保证死又还有存在,我们要在其中大大欢喜。

 

他的复活也保证身体必然要再次活过来,复活进入更超越的光景;因为我们配得颂赞的主的身体和从前的一样,绝非死后的魅影。

 

“摸我看看。”哦奇妙的证据!他说,“摸我看看。”然后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看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这里怎么可能有欺骗?复活的耶稣不仅仅是一个灵。他快快地大声说道,“魂无骨无肉,你们看我是有的。”他说,“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没有?”这好像要证明他的身体是实在的。尽管他不需要吃,然而他确实吃了,一片烤鱼和一块蜜房证明了这作为的实在。

 

在这里,我们主的身体在其复活的光景中没有彰显他得到荣耀的全部一切,否则我们就会看到约翰要伏在他的脚前,像死了一样,我们也会看见他所有的门徒被所看见的荣耀击倒了;但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还是可以说,他在地上停留四十天,这是“耶稣的生命彰显在他地上的荣耀里。”他不再被人藐视,拒绝;而是一种荣耀环绕着他。很明显那复活的身体在一刻从一处穿行到另一处,按着他所想的出现和消失,超越了物质的定律。复活的身体还留在这地上的时候是不能受痛苦,不能饥渴,疲倦,这很恰当地代表了我们大家,这是初熟的果子。不久我们的身体也要像这所说的那样,“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那么,当我们思想复活的基督的时候,就确信有将来的生命,确信我们的身体要在其中得到荣耀。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曾经怀疑过和那将要来的世界有关的事情,我们要永远活着,这是否是真的。在这方面,死亡对怀疑的人来说是如此可怕,因为他们看见有坟墓,却没有看见在那坟墓以外的生命。在这里,使我们牢牢把握这种看见最好的帮助就是耶稣死了,耶稣又复活了的这个事实。这个事实比历史上任何其他事件能更好证明这点;它的见证要比世俗或教会历史记载的任何事情都要远远更加有力。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复活是确定的,你可以确信有另外一个世界存在。这是这个伟大真理的第一个影响。第二,基督从死里复活是印证,证明了他所宣告的事。那么,他是受神差派,这也是真的,因为神使他从死里复活,为的是确立他的使命。他自己说过,“你们拆毁这身体,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看,他在这里:他生命的殿得到再造!他曾经用约拿三天三夜在大鱼肚子里作为代表,人子也要三天三夜在地中心,然后出来,复活。看看,他自己所定的预表实现了!在人眼前这印证显明出来!设想他从来没有复活,你和我可以相信神给他的某一样使命是真实的;但我们决不能相信他所宣称领受的这个使命,这作救我们脱离死亡和地狱的救赎主的使命是真实的。如果他自己伏在死亡的权势下,他怎么可以作救我们脱离坟墓的赎价?亲爱的朋友,基督从死里复活,这证明了这人在各样罪上都是无辜的。他不能被死亡束缚,因为没有罪使得死亡的绳索可以把他绑住。朽坏不能触动他纯洁的身体,因为原罪没有沾染这位圣者。死亡不能永远把他囚禁,因为他没有真正在罪之下;尽管他取了我们的罪,算为是他的,担当了这罪,因此死了,然而他没有属于他自己的过犯,因此当算为他的罪担被挪开以后,他必须要被释放。还有,基督从死里复活,这证明他宣称自己是神,这是对的。在另一处我们被告知因着从死里复活的大能,他被证明是神的儿子。他用他自己的大能使自己从死里复活,尽管父和圣灵与他合作,因此他的复活被归功于他们,然而是因为父使他在自己里面有生命,所以他从死里复活了。

 

哦,复活的救主,你的复活印证了你的工作!我们现在对你离开了坟墓不再有所怀疑。拿撒勒的先知,你确实是神的基督,因为神已经为你松开了死亡的绳索!大卫的儿子,你确实是那被拣选的宝贵的那一位,因为你永远活着!你复活的生命已经用天上的印记验证了你所说所行的一切,为此我们赞美,高举你的名。

 

他复活的第三个影响是,这是非常重大的一点——按着圣经,我们主的复活就是他的献祭蒙了悦纳。

 

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这就证明了他已经完全经历了对人犯罪的惩罚。“犯罪的人必死亡。”这是天上的神所定的。耶稣站在罪人的位置上死了:当他这样做了以后,就不能对他有任何要求了,因为那死了的人是脱离了律法。以犯了死罪的一个人为例子:他被定罪,要被绞死,他脖子绑着被吊起来直到死去,法律还和他有什么相干?法律已经惩罚他了,因为已经在他身上执行了判决;如果他被救,又活了过来,他就是脱离了律法。女王陛下国度里的命令不能去触动他,他是已经受了刑罚了。这样,当我们的主耶稣死了以后,他从死里复活,他就是已经完全偿还了因着他的百姓的罪,公义所要求的刑罚,他的新生命是不再受刑罚的生命,没有对律法的亏欠了。你我是已经摆脱了律法的要求,因为耶稣代替了我们,神不会既要求我们,也要求我们的代替者还债——如果真是这样,去控告那中保,和那些他所代表的,这就是有违公义了。

 

现在要喜上加喜!那一度落在代替者身上的罪担也从他身上挪开了;他已经受死,这就满足了公义,满足了受到破坏的律法的要求。现在罪人和中保都自由了。这是极大的喜乐,这喜乐使得黄金的竖琴发出更激昂的音乐声。取了我们的欠债的那一位,因着在十字架上死了,他就是使自己脱离了这亏欠。他已经从死了复活,他的新生命就是脱离了律法控告的生命,这是向我们表明,我们这些被他代表的人也得自由了。

 

请听!“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当使徒说,我们不再被定罪了,因为基督已经替我们死了,这就给惧怕以致命的打击,但是他加入了双重的力量,他高呼——“且从死里复活。”

 

如果撒但因此来到每一个相信的人面前说,“你的罪要怎么办?”对他说,耶稣已经为这罪死了,你的罪被除去了。如果他第二次来,对你说:“你的罪要怎么办?”回答他说:“耶稣活着,他的生命是我们称义的确据;因为如果我们的中保还没有偿清罪债,他就会还在死亡的权势之下。”

 

因为耶稣已经还清了我们所有的债,使他的百姓没有一个人欠神的公义一分一毫,他活着,就是还清债了,我们在他里面活着,因着我们与他连为一体,我们也是还清债了。这岂不是这荣耀的真理,这复活的真理,对圣徒得称为义的作用吗?主耶稣为我们的罪献上他自己,但为了使我们称义,他复活了。

 

请和我一道看下一点,基督复活的另外一个影响。这就是保证了他的百姓的复活。

 

这是永远不应该忘记的伟大真理,就是基督和他的百姓合为一体,就好像亚当和他所有的后裔是一体的那样。亚当所做的是作为身体的头去做的,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和所有的信徒是一体的了,所以耶稣做作的,他是作为身体的头去做的。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我们与基督同埋葬,我们与他一同复活;是的,他已经使我们全部复活了,使我们在天上,在基督耶稣里一同坐席。他说:“因为我活着,你们也活着。”如果基督没有从死里复活,你们的信就是枉然,我们所传的就是枉然,你们依然仍在罪中,那在基督里睡了的人就是已经灭亡了,你们也要灭亡了;但如果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他所有的百姓也要复活;这是福音所必须要求的。没有比与基督联合更必不可少的逻辑了。神已经使圣徒与基督合为一体,如果基督复活,所有的圣徒也必定要复活。我的心牢牢抓住这点,当它紧紧把握这点的话,它就失去了对死亡的一切恐惧。我们现在把我们亲爱的人送到墓地,把他们一个一个留在窄窄的墓穴里,平静地与之告别,说道:

 

“神死去的儿子,耶稣也是睡着,他穿过坟墓,击碎门板。亲爱圣徒,在此安息,直到晨光从他宝座那里破晓,穿透黑暗。”

 

我们不仅仅知道我们的弟兄现在在天上活着,我们还知道他们的身体在神的保管之下,安全稳妥,直到那所定的时候,身体要再次活过来,完全的人要享受神儿子的名分。我们肯定我们的死人要活过来,与基督死去的身体一样,他们要复活。没有权势可以囚禁主所救赎的人。“让我的百姓离开”。这要成为死亡必须听从的命令,正如被降为卑的法老不能拘禁一个以色列人那样。得解放的日子要快快来到。

 

“光明的晨光从他宝座发出!哦大地,聆听他主权的声音;你所托付的要恢复荣耀的形状,他必然上升去见他的主。”

 

还有一点,我们主从死里复活,这是对所有信徒已经享受的新生命的美丽写照。

 

亲爱的,尽管这身体按照圣经所写的律法,依然像其余眼所见的被造物一样受到捆绑,“身体因罪而死。”然而“心灵却因义而活。”那在相信的人身上已经发生的重生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灵,赐与它永生,但是这改变我们的身体,只不过是到了这种程度,就是它使身体成为圣灵的殿,因此是神圣的,不可能为主所厌恶,或者和不洁之物被除去;但身体依然要受痛苦,会疲乏,以及死亡那最大的宣判。灵不是这样。在我们里面已经有一部分复活得以成就了,因为圣经写道,“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你们从前就像那不义之人,伏在罪和死亡的律之下,但你们已经被带领脱离败坏的捆绑,进入生命和恩典的自由;主在你们身上满有恩典地动工,“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

 

还有,正如耶稣基督在他复活以后过着一种与他死前非常不同的生活,同样你我被神呼召去过一种更好,更崇高的属灵和属天的生活,因为我们已经从死里复活,不再死了。让我们在这件事上欢欣快乐。

 

让我们行事为人就像那些从死里复活的人,复活的快乐儿女一样。让我们不要成为抢夺金钱,追求世界的名声的人。让我们不要把我们的感情倾注在这死亡,腐败世界的污秽之物上,而是让我们的心向上高飞,像挣脱了壳的雏鸟一样,向着我们的主,他希望我们去看重的属天之事高飞。活的真理,活的行为,活的信心,这些是活人当有的事:让我们除去从前私欲的裹尸布,穿上光明和生命的衣服。愿神的灵帮助我们回家的时候进一步去默想这些事。

 

第二,让我们来思想复活这个事实和福音的关系;因为保罗说,“基督死里复活,正合乎我所传的福音。”

 

我总是希望看一看任何说的话和福音有什么关系。我讲道的机会可能不会太多,我立下心志要做这一件事,就是我不能在次重要的题目上浪费时间,当我讲道的时候,讲的应当是福音,或者和它密切相关的事情。我每次都努力击中要害,绝不要打空。那些对多余的事情有嗜好的人可以随心所愿,我要做的是坚持讲对人的灵魂得救来说必须的伟大真理。我的工作是传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以及福音,这福音使人因信得救。我时不时听到一些非常吸引人的讲道,是讲某些很聪明的空无一物或其他什么的。一些传道人使我想起那个皇帝的故事,这皇帝有令人叹服的手艺,可以在樱桃色的石头上雕刻人的头像。有何等多的传道人,他们根据仅仅一个无关要紧的想法,就讲出极奇妙精致的讲论,对人却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们需要福音。我们活着,肯定会死,我们一定需要福音。我们中的某些人不出几个礼拜可能就会冰冷躺卧在坟墓里,我们轻慢嬉戏不起;我们要看到所有的教训和我们永远命运的关系,和那指明我们未来的福音的关系。

 

基督的复活至关重要,因为它首先告诉我们,这福音是一位活着的救主的福音。

 

我们不必把可怜的悔罪之人送到基督受难像,死人的死的画像那里。我们不是说:“哦以色列,这些是你们的神!”我们没有给你们一个由妇人抚育的婴孩基督,根本不是这些。仰望那活着的主,他死过,现在永远活着,他有阴间和死亡的钥匙!仰望他,这位活着,可以亲近的救主,他出于他的荣耀,依然用慈爱的声音呼吁,“你们这些劳苦担重担的人,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我说,我们有一位活着的救主,这岂不是福音满有荣耀的特征吗?

 

接着留意,我们有一位和我们所传的福音相关的大能的救主,因为他有能力使自己从死里复活,他复活了,现在有一切的能力,他死了,征服了死亡,因着他活着,就更要征服一切了。

 

那在坟墓里,却冲破坟墓一切束缚的他,肯定能拯救他所有的百姓。他伏在律法的权势之下,却守全了律法,这样就使他的百姓脱离了捆绑,他必有拯救的大能。你需要一位大能有力的救主,然而你不需要一位比经上记着说他从死里复活的救主更大能的救主。我们要传的福音是何等有福的福音,这是一位活的基督,他自己从死里复活,掳掠了仇敌的福音。

 

现在留意,我们向你们传的是完全称义的福音。

 

我们不是来说,“弟兄们,耶稣基督因着死做了一些事,籍此人如果想要,努力行出他们决心的,就可以得救。”

 

不,不;我们说耶稣基督已经取了他百姓的罪,放在自己身上,用自己亲身挂在木头上来承担了这罪的后果,他这样死了;他死了,偿清了刑罚,他又活了;现在,他为他们死了,他为他们承担了罪,他所有的百姓,是脱离了罪的定罪。你问我,“这些人是谁?”我回答,就是所有相信他的人。任何相信耶稣基督的人,就像基督一样,是脱离了罪的定罪。我们的主耶稣取了他百姓的罪,代替罪人死了,现在他自己自由了,他所有的百姓都在他们的代表里自由了。这是值得传讲的真理。某人可以从床上起来,谈论因信基督耶稣称义;某人可以睡着,像起来一样说耶稣的受难和他的复活成就了一点,或什么也没有成就。有一些人发梦耶稣开了一个小口,假如我们努力多年,我们就有一点点机会可以去传讲赦罪和永生。这不是我们的福音。耶稣已经拯救了他的百姓。他已经完成了交托给他的工作。他已经止住罪过,除净罪恶,引进永义,相信他的人不被定罪,永远不能被定罪。

 

还有一点,复活和福音的关系是,它证明了圣徒的安全稳妥,因为基督复活了,他的百姓也复活了,他们复活了,得到他们主的生命,所以他们永远不能死亡。

 

经上记着说,“基督既从死里复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相信的人也是这样:如果你已经与基督同死,与基督同复活,死就不再作你的主了;你就永远不会回到罪的污秽里,你就永远不会变回你重生以前的你。你永不灭亡,没有任何人可以把你从耶稣的手里夺去。他已经在你里头放了一颗活的,不朽坏的种子,是永远活着,住在你里面的。他自己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所以你们要紧紧抓住这点,让你的主的复活成为你自己最终蒙保守的保证。

 

弟兄们,我不得不停下来向你们表明这复活是怎样在每一方面触动福音,但保罗总是讲个不停。保罗讲论复活超过三十次,有时候讲得很详细,用整章来讲这个荣耀的主题。我对此想得越多,我就越欢喜传讲耶稣和复活。基督复活的好消息是真正的福音,就像他来到人间,为人献上血作为赎价的真理一样真实。如果当主降生的时候,天使歌唱,将荣耀归给至高的神,他现在复活了,我也不得不重复这乐章。

 

这样,我来到最后一点,实际的结论:复活和我们自己的关系。

 

保罗明明白白地命令我们要“纪念”复活。有人说:“为什么?我们没有忘记。”你肯定你没有忘记吗?我发现自己对神的真理太容易就忘记了。我们不应当忘记,因为一周的头一日是分别出来为圣,促使我们去思想这复活的。在第七日人庆祝创造完成了,在第一日我们庆祝救赎完成了。那么,就要把这记在脑海里。在这里,如果你纪念耶稣基督是大卫的后裔,是从死里复活了,这有什么结果?

 

第一,你会发现极大多数你的试炼就要消失了。

 

你是否被你的罪所试验?耶稣基督为了你的称义,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撒但在控告吗?耶稣复活了,要作你的代求者。软弱是否在拦阻你?永活的基督要代表着你,表明他是坚强。你有一位永活的基督,在他里面你拥有万事。你恐惧死亡吗?耶稣复活了,已经征服了最后那仇敌。当轮到你要渡过那冷河,他要来见你,你要和这美妙的伴侣一同渡过。你有什么愁苦?我不在乎它是什么,因为如果你只是思想耶稣活着,满有能力,满有慈爱,满有同情,已经是经历了你一切的试炼,以至于死,你就要对他温柔的关怀,他无限的能力充满如此的信心,以致你没有任何疑问,来跟从他的脚步。当纪念耶稣,他从死里复活了,你的信心就要如鹰上腾。

 

接着要纪念耶稣,因为这样你就会发现,你眼前的受苦和他的受苦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你就要学会盼望胜过你的苦难,就像他得胜一样。

 

请看这一章,你就会发现使徒在这里的第三节说道,“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继续往前看第11节,“有可信的话说,我们若与基督同死,也必与他同活。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那么,当你被神呼召去受苦的时候,当思想,“耶稣受苦,但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从他受苦的洗礼中起来,因着它更美,更大有荣耀,我也要如此!”所以当你听从主命,进入火窑的时候,不要害怕火燎的气味会临到你身上。你就算下到坟墓,不要以为虫子会了结你,正如虫子不能害他一样。仰望那复活者,他是你现在,你将来的预表和榜样!所以不要害怕,因为他得胜了!不要颤抖,而是要勇敢大步向前,因为大卫的后裔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你这应许的后裔要从你一切的试炼和苦难中复活过来,过一种荣耀的生活。

 

亲爱的弟兄们,我们在这里看到,我们被告知当要纪念耶稣,在我们的绝望中这仍有指望。

 

什么时候一个人的事情变得最无指望?嗨,就是当他死掉的时候。就你里面的软弱而言,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是知道的。有时候我一切的喜乐看来像死掉的东西一样被埋葬了,所有我现在的派上用场,将来我可以派上用场的指望都像尸首一样被装进棺材里,被放在地里,我灵里真是痛苦,我的心真是荒凉。我想死了比活着要好。你说这是不应当的。我同意,这是不应当的,但事情确实是这样。许多事情在可怜人的思想里发生,这本是不应当发生的;如果我们有更大的勇气,更大的信心,这些就不会发生。哦,但是当我们下沉,下沉,下沉的时候,大卫的后裔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这岂不是一件有福的事吗?如果我下到死人当中,然而我还要抓住这有福的盼望,就是耶稣从死里复活了,这样,我的喜乐,我的用处,我的指望,我的灵也要复活。“你是叫我们多经历重大急难的,必使我们复活,从地的深处救上来。”这扔下和杀死对我们是有好处的。我们受死,正是因着我们被杀,我们就要活着。许多的人,若不是他骄傲的自我被杀了,就永远不能活着。

 

哦,骄傲的法利赛人,如果你要在神所接纳的人当中活着,你就要来到屠场,被切成碎块,被杀掉。有人说,“骨节与骨髓刺入剖开,这灵里的肢解和毁坏,这真是可怕的工作。”肯定这是痛苦的,然而不要这点,这就有严重的损失了。哎,多少如此好和优秀,刚强和有智慧,聪明的人,所有这些人,他们不同意本乎恩典,因信得救。如果他们被减少,比一无所是还要少,这就是一切发生在他们身上最好的事情了。记住所罗门说过的对付愚妄人的方法,虽用杵,将愚妄人与打碎的麦子一同捣在臼中,这是很严厉的做法,然而他的愚妄还是离不了他。不是仅仅靠这过程,而是通过某些像这样的方法,圣灵要使人脱离愚妄。在圣灵杀死的动工下,这能成为他们的安慰,就是如果耶稣基督真的从死里复起,又活过来了,他的百姓也要这样。你还记不记得,班扬描写基督徒被踩在那老龙的脚下?他非常重,把基督徒当作脚凳,要把他的呼吸都压出来的。可怜的基督徒躺在那里,龙的一只脚踩在他的胸膛上;但是他刚好可以伸出手,拿到神看顾放在他够得着的地方的他的那把宝剑。然后他给亚玻伦致命一击,这使得他伸开他龙翼飞走了。那可怜被压倒,受伤的基督徒,在刺了他的仇敌以后高呼,“我的仇敌啊,不要向我夸耀。我虽跌倒,却要起来。”弟兄,你也要这样。你这近乎绝望的人,让这成为坚固你的臂膀,坚定你的心的力量。“耶稣基督乃是大卫的后裔。他从死里复活,正合乎保罗所传的福音。”

 

最后,这证明所有拦阻基督的都是徒劳的。

 

那些有学问的人打算摧毁基督教信仰。按照他们的夸口,它已经接近尽头了。讲坛软弱不堪,不能得到公众的注意。我们站起来向空荡荡的长凳传讲!不管你看见还是没有看见,按照他们的暗示,我们除了体面地死去,什么也没有了。然后怎么样呢?当我们的主死去,冰冷的尸首被下葬,被罗马兵丁看守着,堵着门口的石头上有封条封着,这岂不是带着生命危险吗?但基督教信仰怎样了?它消亡了吗?耶稣设立的每一位门徒都弃绝他逃跑了,基督教岂不是被摧毁了吗?不,就在那一日我们的主得胜,摇动了地狱的大门,使得整个宇宙都站立惊奇。这个时候事情对他来说不会更糟糕!今天他的事不会比当时更令人伤心。不,今天看看他,然后作判断。在他头上有许多冠冕,在他脚前众天使下跪!今日耶稣是浩浩荡荡人群的主,而多少位该撒已经离去!我对你说,他的百姓依然穷困,不为人所知,遭人蔑视,但肯定的是,他们比他的百姓把他葬到坟墓里那时候要多得多了。他的事业没有被击破,它正不断升起。年复一年,世纪复世纪,一队一队内心诚实的人正列队去攻击撒但的堡垒。这世界的王在地上有一个堡垒,我们要把它占领;但我们看到进展很小,因为一队一队的勇士冲向缺口,消失在死亡可怕的火焰之下。所有从前冲锋的人似乎都完全被包围摧毁,敌人还占据这堡垒与我们对抗。你是不是想什么也没有成就?死亡带走了这些殉道士,认信者,传道人,还有努力做工的圣徒,是不是什么也没有成就?如果基督死了,我就要承认我们的失败,因为那些在他里面睡了的人就灭亡了;但因为基督活着,这事业也活着,那倒下的人不是死了:他们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一会儿,但如果帐幕被拉开,我们就要看到他们每一个人站立,不受伤害,戴上了冠冕,得胜!“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这些是被击败的人!那么他们的冠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是蒙羞的!他们的白衣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坚守一项被推翻的事业。他们这些长长得胜者的队伍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当中没有一个被征服的人吗?让真理说话。在耶稣,大卫家的王的事业里没有失败这个词。弟兄们,我们总是得胜的;我们现在得胜。骑上白马跟从你的主,不要害怕!我看见他在前面,身上穿着被血沾染的衣服,是新鲜从他践踏他的敌人,如同踩酒榨那里得回来的。你们不需要献上赎罪的血,只需要跟从你们的主去得胜。穿上你们的白衣,骑上你们的白马来跟从他,得胜再得胜。他比我们想的更近了,万物的结局可能就在最后一个新的怀疑者口里冒出下一个讥讽之前就到了。要对那复活者有信心,靠着他复活的大能活着。阿们。

 

自司布真第1653号讲道《主耶稣的复活》。)



阅读:577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