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福音之窗 → 阅读内容
 
背景:

今生为何多有愁苦?(汤姆·华森)

[日期: 2/24/2021 5:08:05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今生为何多有愁苦?(汤姆·华森)


今生为何多有愁苦?


汤姆·华森


人生在世所遭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原罪所造成的苦果。亚当的罪让“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罗8:20),这使得世上所有一切慰藉人的事皆无法填满我们的心;就像水手所呼出来的气,无法吹动船只航行,难道这不是受造之物其中的虚空吗?“他在满足有余的时候必到狭窄的地步,凡受苦楚的人都必加手在他身上”(伯20:22)。人总觉得缺乏,并且总是想要更多。人的心总是如患了水肿病一般;它干渴,且永不满足。所罗门王把所有的受造物都放到坩埚里,想要从中粹取一些精华之物时,所得到的不过是泡沫而已。“一切都是虚空”(传1:2),甚至是虚空中的虚空,如同捕风;不但是虚空的,更是痛苦的。我们的生命只不过是劳苦和愁烦:我们以哭泣来到这世上,并带着呻吟离此尘寰(诗90:10)。有人曾说他们不愿再重活他们在世的这一辈子,因为他们的生命当中,乏味的水比甘甜的酒更多;泪水比喜乐酒更多。奥古斯丁说:“长久活着不过是长久的折磨苦痛而已(Quia est diu vivere nisi diutorqueri)。”“人生在世必遇患难”(伯5:7)。不是每一个人生来就能继承土地的,但人却是生来就会继承苦难的。你无法把苦难和人分离,就好比你无法把铅和它的重量分开一样。我们在今世的苦难并不是结束了,而是改变了。苦难不过是从罪的腐败之物中所产生的臭虫,我们的惧怕除了从罪而来之外,还可以从哪里来呢?“惧怕里含着刑罚”(约壹4:18)。惧怕是使灵魂颤抖之激烈争辩;有些人害怕缺乏,有些人惧怕惊惶,有些人惟恐失去亲人;即使我们拥有喜乐,这其中也是带着颤抖的。我们一切的失望,除了从罪而来以外,还可以从何处而来呢?我们在哪里寻求安慰,那里就有失望的十字架;我们在哪里期待蜂蜜,那里就可以尝到苦艾。为什么这世上充满了暴力呢?为什么恶人要欺压比他公义的人呢(哈1:13)?为什么在贸易中充满了诡诈呢?为什么在友谊中充满了虚假,在亲戚的关系中充满了错综复杂的苦痛?为什么孩子们如此地不顺服、不尽责,并且那该成为支持他们父母的拐杖却成为刺透他们心房的箭呢?为什么仆人对主人不尽忠呢?使徒说到,有人在他们的家里接待了天使(来13:2)。然而,有多少时候,他们在家中所接待的不是天使,而是魔鬼!为什么在国家中有众多的背叛和分裂呢?“那时出入的人不得平安,列国的居民都遭大乱”(代下15:5)。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始祖所吃原罪的果子,苹果里面一个发酸的果仁。除此之外,所有的异常并身体上的疾病、热病、痉挛、鼻病都来自罪。饥荒以及瘟疫侵袭土地(Macies et nova febrium terris incubuit cohors)。如果不是在心里先有颗石头,就不会在肾里面有结石。连身体上的死亡,也都是原罪所结的果实。“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罗5:12)。亚当受造是有条件不死的,只要他没有犯罪的话。罪挖掘了亚当的坟墓。死亡对我们每一个人而言是很恐怖的事。法王路易(Louis)禁止所有进入宫廷的人在他耳边提到死这个字。索西奴主义者(Socinians)说:死亡全然是由于人身体上的软弱多病所造成的。但使徒说:是罪把死亡引入这个世界:因着罪就产生了死亡。很明确的,如果亚当没有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他就不会死。“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第二章第17节,意指:若亚当当时不曾吃,他就不会死。哎呀!如此,我们即可看出原罪所带来悲惨的景况了!原罪将身体的调和与良好的性情破坏了,并将其构造摧残得支离破碎。

 

(选自《系统神学》,罗伟伦、钱㬬诚译,加尔文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612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