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耶稣登山变像(霍维)

[日期: 4/28/2021 3:06:11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耶稣登山变像(霍维)


耶稣登山变像


霍维


我们往往以为耶稣的登山变像预示的只是祂的复活,而非十字架本身。无疑,变像后的基督,看起来跟我们想象中的复活的基督十分相似。但正如后文将会指出,这种看法危险地把十字架与复活分割,除此之外,它亦反映出我们过分急进地希望跳到故事的结局。再者,这样做也违背了马可的目的,揭露了我们嗜好胜利和权力。因为我们跟彼得一样,希望得国度的荣耀,但不要受苦的君王;愿享有复活,但不必背负十字架。问题并不在于我们在复活中看见上帝的国,或我们盼望君王的荣耀;问题在于我们看不到上帝的国乃是在君王的受苦中临到。当我们要的是一位统治者而非一位受苦的仆人,我们就把祂的加冕典礼,误解成祂惨遭罢黜。也就是说,教会将受王的暴政统治。正如以色列配得暴君扫罗作他们的王,因它想跟列国一样拥有王,同样,上帝亦任由教会拥有它的王,以表现国家的自豪感和统治阵容——国会代表、首相、总统——当教会忘了怎样在受苦的仆人的样式中,看见上帝的国的临到;当教会满足于它那狭隘的视野和无效的期盼,把列国得救的盼望放在他们的领袖身上,那么,教会便已经选择了它的王。

 

相反,登山变像正是君王彰显为仆人之处。只有当我们的心充满那种凯旋归来的荣耀时,变像的经历才是复活的异象。登山变像太容易表示胜利——当它被连于那些得胜者的形象,这些人的形象通常被平面化和简化。但变像的基督并不直接等同复活的基督。变像的荣耀是十字架的荣耀。发出荣光的白袍,是被钉十架者之血衣的实在。此袍不是靠洗掉血渍变成白色,而是透过在血中洗涤才变白。袍子比任何肥皂所能带来的洁白更白:“衣服放光,极其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可九3)。这不是老生常谈,指地上的清洁剂相对来说没什么果效;而是想指出,衣服受到完全不一样的洗涤。衣服之所以白,不是因为它变得干净,而是因为它成为了义。它不是经漂白,而是浸透了。

 

无可置疑,这是一种令人恐惧的荣耀。十字架不是得胜路上的小战役,亦非得胜的争战中不幸的死亡。十字架是这场战争本身之逻辑的重新定位。挫败的恐惧再真实不过,但破除恐惧的办法,不是靠将会发生的事,而是靠“恐惧”和“挫败”本身所意味着的。当教会只以期盼的态度等待上帝的国“带着能力”来临时,它看不到这国度的能力已经临到。我们之所以甚难明白这一点,是因为这能力看来丝毫不像能力。将我们分开的,不是距离,而是我们的罪与不信。我们对在哪里可找到能力的看法,明显是错谬的。我们无法领略上帝的国的临到,不是因为这国度太庞大,而是因为它太小了,以致它从我们的指间溜走(其实,上帝的国就像一粒芥菜种,参可四30-32)。上帝的国没有强烈的耀目荣光、白袍、从天上来的声音。反之,上帝的国平凡得令人难堪。

 

但我的意思不是说,登山变像跟复活之间没丝毫关系。事实上,登山变像澄清了一点:没有十字架,我们就不能明白复活。复活的那一位的身分,正如变像的那一位的身分,只因它们跟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一位相连,其身分方得确立,而非身分确立在先。在“你们要听祂”的吩咐之后,是云彩的沉默,以及耶稣的言说对象失去影踪,因为耶稣的吩咐——就是门徒所要听从的话——已经在稍早前,当祂描述受苦和背负十字架的呼召时说明了。

 

有一朵云彩来遮盖他们;也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门徒忽然周围一看,不再见一人,只见耶稣同他们在那里。下山的时候,耶稣嘱咐他们说:“人子还没有从死里复活,你们不要将所看见的告诉人。”(可九7-9)

 

门徒必须听的,是斥责多于称许。他们没有注目于身分——就像彼得的认信所呈现的,这跟他们看不见耶稣是谁有关。登山变像既关乎声音,亦关乎异象,既关乎耳听,亦关乎眼见:看见耶稣得着荣耀,亦听见这荣耀的内容。

 

有一点很重要,就是马可以平行对照的方式记载彼得的话与云彩中传来的声音。两者都论及耶稣的身分,两者听起来都是正确的,而且在这两次之后,耶稣都吩咐祂的门徒不要把所经历的事传播开去——但两者雷同之处到此即止。耶稣防止口没遮拦的门徒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何意义时,便四处宣扬祂是弥赛亚。但是,当耶稣防止门徒把在山上看见的事传开,那时还没有迹象显示他们已知道怎样用言语表达这个经历。门徒因惧怕而畏缩,而他们所说的话——再一次,说话的人是彼得——明显不足以对应当时的处境。

 

彼得对耶稣:“拉比,我们在这里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彼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因为他们甚是惧怕。(可九5-6)

 

登山变像蕴含着丰富的意涵,挑战语言本来要完成的任务。正如我们受到试探,想藉着给事物命名来控制它们;同样,一件彻底违反我们期望的事件,我们无法在不用暴力扭曲它的情况下言说之。

 

我们要归功于基督教传统只以“登山变像”这神秘的词语称呼这事件,因为这事件只能被描述而无法被解释。彼得后书提及登山变像时清楚指出,关于上帝的荣耀的启示,除了这事件本身,并没有其他意义,它不提供任何解释,亦抗拒任何阐明这事件的尝试(彼后一16-18)。这事件可被切身体会、被见证,但它却不属于任何论述。登山变像指涉的,并非一个知识体系,因知识论无法穷尽这事件的深度。

 

选自《殉道,沉默之歌》傲贤译,基道出版社,标题为编者加。


阅读:218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