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末后亚当的胜利

[日期: 10/28/2021 3:45:25 PM ] 作者:佚名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末后亚当的胜利


末后亚当的胜利


纪格睿


冲突通常有很深的历史根源。哪天读到关于战争、冲突的新闻,你会发现这些事件从来不是空穴来风。有些冲突可以回溯到几个世纪以前,甚至更久。

 

耶稣与撒但之间就是如此。耶稣在旷野遇到并打败这个大控告者时,那是一场千年之争的巅峰对决,一场关乎全人类的冲突。实际上,这个冲突的结束是另一个冲突的开始,几个世纪以来,撒但一直对抗神和神在世上的计划,但现在它要面对必将打败它的那一位。撒但不是不知道耶稣是谁,有两个试探特别针对耶稣作为神儿子的身份。但即便是知道,撒但仍然相信它可以使耶稣犯罪。为什么不可能呢?历史上其他人都陷入了它的试探。为何这个人不能呢?可能神道成肉身就是个错误,错误地取了人的身体、人的软弱和人的有限。或许神终于——可以被打败了。

 

但是在第一次与耶稣交手后,撒但肯定认识到战胜耶稣是个空想了。看到自己最精明的手段失败了,撒但是否知道它的结局很快就要来了,是否记起几千年前神关于它的应许:“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参见创3:15)

 

这肯定使撒但渴望那好像能胜过神的日子。

 

撒但想要废黜神

 

圣经没有花太多笔墨谈论撒但。圣经的焦点是神、神与人的关系、人背叛并得罪神,以及神拯救和赦免人的计划。但是撒但仍然在场,它是试探人和控告人的那一位,是神及其计划最大的敌人。圣经没有告诉我们太多撒但的起源,但在几处讲到了它是怎么来的。首先撒但绝不是与神匹敌的存在,不是与神“有同等的权力、相悖的属性”。圣经从没有说撒但与神是阴阳两极的关系。

 

实际上旧约中的先知说,撒但原本是神所造的天使,和其他天使一样侍奉神。以西结这样描述撒但:

 

你无所不备,

智慧充足,全然美丽。

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

佩戴各样宝石,

就是红宝石、红璧玺、金钢石、

水苍玉、红玛瑙、碧玉、

蓝宝石、绿宝石、红玉和黄金,

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里

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的。

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

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

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

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

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结28:12-15)

 

《以西结书》中的这段话很明显是在谈论推罗王。神告诉以西结“你为推罗王作起哀歌”(结28:12),然后引出上面的内容。但同时,旧约的预言是奇妙神秘的信息,有时信息所启示的内容远超过表面的含义,此处就是这种情况。很明显从这段信息一开始,以西结谈论的就不仅仅是推罗王。说这个沿海城市的富有统治者曾经在伊甸园中,曾是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还曾在神的圣山上,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些都无法理解,即使作为诗歌,也破坏了诗歌的隐喻和诗性。

 

显然此处另有所指,并且有电影一般的呈现。邪恶的推罗王身后闪现的是另一张面孔,在推罗王的背后驱使他、鼓动他,它的邪恶本性映照在推罗王的身上。明白以西结在此处做什么吗?为了加强对推罗王的预言,以西结让我们看见那位背叛者——撒但。然后以西结继续描述撒但从自己的高位上跌落:“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我已将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们目睹眼见。”(结28:17)另一位先知以赛亚如此描述撒但的罪:“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赛14:12-14)

 

撒但最大的罪是骄傲。尽管有着超凡的荣光和美丽,但撒但不满足于神对它的创造,它欲壑难平。以赛亚说,撒但想要“与至上者同等”,想要废黜神。

 

也难怪,当撒但攻击人类、引诱他们背叛神偏行己路时,撒但的方式就是应许人类,如果他们悖逆神,他们也可以像神一样。

 

“神是王”的鲜活提醒

 

故事发生在圣经最开始的《创世记》里,很快讲明了人类为何需要耶稣。在成功地引诱人类先祖犯罪后,撒但以为它把人类彻底地摧毁了,以为它不仅击打了神的内心,也撼动了神宝座的根基。

 

“创世”一词意为“起源”,这正是《创世记》这卷书的内容。开始的几章内容讲述了神如何创造了整个世界,陆地海洋、鸟兽虫鱼。神说有就有,而且圣经说,当神完成创造时,神的创造是好的。神创造人类是其创造的顶峰。第一个人不是神创造的另一只动物,圣经说,他是特别的,是神按“照他(神)的形像”创造的,也被置于其他受造物之上。神对人类有特别的心意和计划,《创世记》这样描述神创造第一个人:“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1:27,2:7)“那人”一词的希伯来语是“亚当”,“亚当”就成了这个人的名字。

 

神从起初就向亚当显出慈爱,他将亚当安置在一个特别的地方,名为伊甸,并在那里立了一个园子。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园中有流淌的河,长满了“各样的树,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而且在园子当中有两棵特别的树:生命树和分别善恶树。亚当在园中的生活不错,但是不完全,他需要一个同伴,神知道这点:“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所以神做了一件事:神让亚当给所有的动物起名字。(创2:8-10、18)

 

可能很多人好奇这是什么意思,对这个情节摸不着头脑。大部分人,甚至是信主很久的基督徒也把这段当成插入的儿童故事,当成讲述创造夏娃之前的广告间歇。但是如果你想明白圣经,你要记住一个重要原则:圣经从来不是随机而写的。亚当给动物命名包含几件重要的事情。第一,神给亚当上了一堂重要的实物课。当所有的鸟兽虫鱼经过亚当的面前,亚当叫出“老虎”“犀牛”“蚊子”等名字。他意识到,这些被造物中没有一个会成为他的同伴,没有一个像他一样。

 

神让亚当明白这点后,便使亚当沉睡了。神取下亚当的一根肋骨,造了第一个女人,成为亚当的同伴。想象一下,当亚当醒来看见眼前的女人,他是多么的兴奋啊。她是完美的!特别是看到蓝鲸、长颈鹿和甲壳虫不适合作他的伴侣之后,亚当赞叹道:“终于,这一位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创2:23)这是神让亚当给所有动物命名的原因之一。神想让亚当明确地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是神特别为他而造的,甚至是以“从他而出”这最亲密的方式为他而造的。

 

给动物命名还另有含义。神肯定很喜欢看到亚当做自己的工作,但这工作并不都是娱乐和游戏。神以此告诉亚当,亚当在世界上有要做的工作。作为神创造的顶峰、唯一有着神形像的受造物,亚当要在世上管理神的世界。给事物命名是行使权柄的方式,如同父母有权给自己的儿女起名字。所以通过给动物取名,亚当向它们实际行使了权柄。在神之下,亚当担当起了神在创造界的代理。

 

亚当一看到那个女人,就给她取名:“可以称她为女人”。圣经之后说,亚当再次给女人命名:“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这个事情很重要,你能看出神在这儿做什么。神设立了一整套权柄系统,亚当被赋予了对夏娃的权柄,他们作为夫妻一同被赋予了对受造物的权柄,这一切都彰显了神在万有之上的权柄。神说他要按“照他的形像”造男造女,有一部分就是这个意思。获胜的君王通常用头像或雕塑来提醒被征服的人,现在谁是他们的统治者。人们在四面八方都可以看到高处的雕像在向他们说:“这是你的君王。”在神的创造中,亚当和夏娃也是如此。无论“按照神的形像被造”这个概念还包含什么意思,它的基本意思是,人类在世界上提醒整个宇宙:神是大君王。即使人要对被造物行使权柄,他们也是作为至高的君王、神的代表行使权柄。

 

这肯定使撒但极为恼火。

 

破坏殆尽

 

撒但攻击人类是要摧毁神在伊甸园里一切的设立。你看,撒但不只是想让一个小小的人类稍微得罪一下神,它想颠覆神设立的每一个权柄架构,颠覆神设置的每一个王权象征和治理。撒但想要颠覆整个被造架构,它想要羞辱神。

 

圣经说,神已经告诉亚当和夏娃,伊甸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他们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不可吃。这棵树有几个重要的意义。第一,这棵树提醒人,他们对受造物的权柄来自于神,也是有限的,人不是统治者。神不是任意而为,告诉他们不可以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神是恰当地提醒亚当和夏娃,他是他们的君王。虽然他们有幸成为被造物的代理,但神是创造者、是主,所以神对悖逆者的惩罚如此严重:“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7)亚当和夏娃违背这个命令,就是试图脱离神的权柄,本质上说是向他们的君王宣战。

 

这棵树还有一个重要意义。《创世记》最初的读者会马上意识到,“分别善恶”是以色列审判官的工作。这意味着,审判官要辨别善恶,并根据事实做判决,因此分别善恶树是进行审判的地方。作为神园子的保护者,亚当应该在这里行使自己的权柄,确保没有邪恶的东西进入园子。若是进来了,他应当审判邪恶,并将其赶出去。

 

在审判树下,在神对亚当的提醒面前,撒但发起了攻击。撒但变成蛇的样子,怂恿夏娃违背神的命令,去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创世记》是这样描述这一交锋的:

 

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3:1-6)

 

结局是悲惨的,而且那时撒但几乎完全胜利了。撒但不仅用它自己一直觊觎的东西说服神所爱的人违背神,让人以为他们能“像神一样”,撒但还做成了他一开始就要做的事:颠倒整个被造界的权柄架构。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撒但试探夏娃,而不试探亚当?尽管亚当是被赋予权柄的那一位,尽管圣经接下来一直指责亚当犯罪,但撒但实际上先找的是夏娃。为什么?不是因为撒但认为夏娃更好对付,而是因为撒但要竭尽全力地羞辱神、推翻神的权柄,而且想要彻底地羞辱和推翻。所以它不仅想让亚当得罪神,它还想用让夏娃策反亚当的方法来背叛神。更进一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撒但以蛇的样子靠近人?为何不以另一个人的形象靠近?如果一定是动物,为什么不是长颈鹿或土拨鼠?同样的原因,因为撒但想要完全、彻底地推翻神的权柄,所以撒但变成了动物,动物原本在亚当和夏娃的权柄之下;撒但更是变成了最低微的动物——蛇。明白吗?权柄的架构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塌了:一个低等的动物成功试探了女人,女人策反了男人,男人向神宣战。

 

这一破坏是毁灭性的,亚当在他所有的职分上都失败了。他应该在分别善恶树那里审判邪恶的蛇,但他加入了撒但对神的背叛;他应该保护伊甸园,将蛇驱逐出去,但他将园子交给了蛇;他应该相信神的话,以信心行动,但他怀疑神的话,转而相信撒但;他应该顺服神、忠心履行作为管家的职责,但他定意想要自己戴上至高的王冠。就像从前的撒但,亚当也要“和神一样”。

 

梦魇般的世界

 

亚当犯罪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如今世界处在对创造主的背叛中,神施行公义,并咒诅了男人和他的妻子,以及试探他们的那一个。神对男人和女人进行了宣判,生活对他们来说不再犹如乐园,而是会充满艰辛和痛苦。女人生产要遭受苦楚,人要承受作工的劳苦,土地也不再盛产水果菜蔬。最为严重的是,亚当和夏娃与神的亲密关系断裂了,他们被永远地逐出了伊甸园,回去的路由配有火焰剑的天使把守着。这是因为悖逆神而承受的最重的死亡。亚当和夏娃的身体最终会死去,但更重大的死亡是灵性的死亡,他们与神、生命的源头隔绝了,因悖逆而在灵里死亡了。

 

要知道亚当和夏娃的罪不仅影响了他们自己,也影响了他们所有的后代。圣经接下来的几章讲述了罪如何在人类中间一代一代地加剧。亚当和夏娃的儿子该隐出于骄傲和嫉妒杀害了他的兄弟亚伯,人类的心越来越充满了罪恶。该隐的后代确实在文化上有了一些进步,建了一座城,也在技术和艺术上取得了进步,但圣经很清楚的说,人类在罪中越来越刚硬,越来越悖逆神,越来越充满了堕落和暴行。该隐的一个后代甚至因自己杀了一个人而自夸,而这人只是伤了他;他还扬言谁敢害他,他就要报复那人七十七倍。罪使世界变成了一个噩梦。(创4:17-24)

 

同时,神对亚当和夏娃宣判的死亡也体现在了身体上,即他们的肉体要归于尘土。这一宣判执行在了他们身上,也执行在了全人类的身上。《创世记》中有一章很特别,记载了亚当后代的人名,以及他们每个人活了多久。特别之处不是那时的人活得多长,而是每个人生命的记录都以“就死了”为结束。亚当活了九百三十岁,就死了;塞特活了九百一十二岁,就死了;以挪士……,就死了;该南……,就死了;玛勒列、雅列、玛土撒拉……,都死了。正如神说过的,死亡统治了人类。(参见创第5章)

 

明白这个意义吗?亚当犯罪,不只是个人的犯罪,不只是个人承受犯罪的后果。亚当犯罪就代表他所有的后裔犯罪,所以保罗在新约里说:“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罗5:18-19)亚当在神面前代表了我们所有人,代表我们行动、代表我们悖逆神。

 

这个事实常常让人觉得不公平,人们会说:“我自己代表自己,不用别人代表我。”但是亚当的后代们不这么认为,很可能一个原因是他们知道,如果神让他们每一个人代表自己,他们不会比亚当好多少。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知道,他们自己得救的唯一盼望是神差遣另一个人、另一个代表、另一个亚当来再次代表他们,而这一次是来拯救他们。亚当曾经代表人类屈服于撒但、背叛了神,现在人们需要另一位来代表人类顺服神、战胜撒但。

 

归根结底

 

这正是神应许要做的事情。

 

亚当和夏娃犯罪后,神立刻应许说,他会拯救人类,会差遣另一个代表、另一个亚当来代替人类,而这次这个代表要为他们赢得救赎。当时神正在审判引诱亚当和夏娃犯罪的蛇,正是一个黑暗的时刻,那时神给了这个应许,就犹如给了美好的盼望。在《创世记》中,神如此说:

 

你既作了这事,就必受咒诅,

比一切的牲畜野兽更甚。

你必用肚子行走,

终身吃土。

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

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

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

你要伤他的脚跟。(创3:14-15)

 

你看到结尾处的应许了吗?将来有一天,神要差遣一个人一次并永远地战胜撒但。这个人要作为人类的代表完成亚当原本应该做的事。人类的罪使人类和全世界陷入灾难,而当这个人完成该做的事时,他会将人类从灾难中拯救出来。

 

从那时开始,另一个代表、另一个亚当的应许成了人类最大的盼望。一代又一代的人盼望着神实现他的应许,他们甚至有时猜测这个人或那个人是不是应许的救赎主,所以当挪亚出生时,他的父亲拉麦发出盼望的欢呼:“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创5:29)当然挪亚不是,他跟亚当一样成了人类的代表。出了方舟不久,挪亚就显出自己也是个罪人。这个有瑕疵的第二亚当和第一个亚当一样失败了,显然那伟大的救赎主尚未到来。

 

历世历代在以色列的历史中,人们把神实现应许的盼望放在了一个又一个的代表身上。摩西、约书亚、大卫、所罗门、众士师、历代君王,每代人都期待这个人就是那一位了,但是每次他们的希望都落了空。

 

但是耶稣来了,他是末后的亚当,是人类的代表,他要成就首先的亚当失败了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耶稣和撒但在旷野里的对抗如此重要。耶稣不仅是以色列的得胜者、出自大卫后裔的君王,他也是人类的得胜者。人类的始祖亚当所失丧的,耶稣要赢回来。

 

还记得撒但在旷野引诱耶稣的那三个试探么?这些的确是以色列很大的失败,同时也是撒但在伊甸园试探亚当和夏娃的核心。我们不难听到回响:

 

“耶稣,把石头变成食物。你饿了,现在满足你自己吧。”

“亚当,看看这果子,很悦人的眼目吧,拿来吃吧。”

 

“耶稣,神真会信守他的应许吗?我说他不会。你试试看他会不会。”

“亚当,神岂是真说你们会死吗?我说你们不会死。我们试试看怎么样。”

 

“耶稣,你来屈身敬拜我,我就把世上的万国赐给你。”

“亚当,你来听从我、敬拜我,我会让你和神一样。”

 

那天耶稣和撒但的争战不只是个人的争战。耶稣经历试探,是为了体恤他的子民,也是在做他的子民永远无法做到的事情。抵挡试探,使其枯竭,将其打败。在这个过程中,耶稣代表自己的百姓与他们的仇敌争战,耶稣在做的是他们起初就应当做的事。作为其子民的君王、代表以及得胜者,耶稣替他们荣耀神、顺服神和敬拜神。

 

但这还没有结束,虽然撒但被击败了,但“你必定死”的咒诅仍像一把利剑悬在人类的头上。即使君王耶稣已经战胜了撒但、抵挡住了试探,并在神面前活出了完美公义的生命,但公义仍在喊叫着:百姓的罪不能置若罔闻,视之不管。他们人人都背叛了神,而公正要求神向他们宣告判决:灵性的死亡、与神隔绝、甚至神的忿怒,这些都要完全执行。如果没有完全地执行,神就是悖乎自己的属性。

 

你看,如果君王耶稣要拯救自己的百姓脱离罪,仅仅打败他们的仇敌撒但是不够的。撒但只是试探他们,是他们自己决定背叛神。这意味着,他们应该受到死亡的刑罚,而且还未执行。因此为了拯救自己的子民,耶稣必须终结这个咒诅,他必须让神的判决、神对罪人公义的忿怒降在自己身上,而不是降在他们身上,他必须作他们的替代者为他们活、为他们死。

 

归根结底:如果他的百姓要活,这位得胜者就得死。

 

选自《耶稣是谁?》,王悦译,健康教会九标志。)


阅读:301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