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认识耶稣基督就是永生(唐崇荣)

[日期: 9/24/2014 8:35:09 A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认识耶稣基督就是永生(唐崇荣)

 

认识耶稣基督就是永生

 

 

唐崇荣

 

 

   “基督论”是我们信仰的中心,因为基督教不是建立在诸多教义之内,而是建立在一个为主,为救赎主,为生命之主,为教会元首的位格之上。认识基督就是认识基督教,不认识基督就不是真基督徒。我们对主基督的认识要成为我们人生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所以耶稣基督在约翰福音第十七章第3节,在祂对父的祷告中间提到了这个重点:“认识祢独一的上帝,又认识祢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所以,对父、对子的认识,就是永生。这是生命的认识,是真理的认识。而对父的认识是透过子,对子的认识是透过灵。父、子、圣灵三位一体的上帝是自我启示的上帝,是启示的真理的本体,是向我们启示并使我们明白启示的启示者。所以,藉着祂的灵把祂自己启示给我们,藉着祂的灵把道从天上带到地上,藉着祂的灵把先知以及门徒所领受的旧约、新约的圣经记录成为文字记载的道,藉着圣灵感孕马利亚生了耶稣基督成为肉身彰显的道。所以圣灵把天上的道以位格的身份降世在世人中间,以文字的道成为显明的真理记载在圣经里。这样,圣灵藉着圣经使我们认识三位一体的上帝,圣灵又把人带到真理的面前。而真道把我们带到基督的面前,而后基督再把我们带到圣父的面前。所以“认识祢独一的上帝,又认识祢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这样,基督教是建立在基督的位格上面,基督教是建立在因信基督而有的真正信仰的知识上面。保罗说:“我深知我所信的是谁。”(提后1:12)。而这个信仰就使我们超越了所有其他宗教里面,从罪人的本性,从被造的理性功能,从人的良心已经堕落的层次中间所想出来、所向往、所一厢情愿的宗教敬虔,宗教情操跟宗教目标。我们感谢上帝,我们藉着基督来到父的面前。

 

  真迹与复制品

 

  教会历史最后这几百年在“基督论”信仰上的差错,以及整个方法论的偏差,又因为不信的恶心,建立了反圣经的基督论的体系。以至于到了二十世纪末叶的时候,许多传统的大教会都变成空壳的建筑,里面很多人已经离开,而新的一代还没有被建立起来。结果我们看见信徒流失,非信徒没有加入,传福音没有果效,培灵培不起来,而整个世代慢慢地就变成让不信的人把我们从教会拉出去,而教会没有能力把他们拉进来。当这些断层的历史继续不断威胁基督教的时候,我们要回想怎么回到我们原初还没有跌倒的地方。“你从哪里跌倒,你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这句话是我们常会在讲台上听到的话。圣经并没有这句话,圣经从来没有一节说“你从哪里跌倒,你就从哪里爬起来。”不过圣经说:“你要回想,你是从哪一个地方失落的,你要回到、你要真正记得你是从什么地方跌下去的,然后你重新起来的时候,你就知道从哪里起来。”(参启2:5)。所以,从意义上来说,“你从哪里跌倒,你就从哪里爬起来。”这句话是没有错的。但是这好像又是不必要的,也是多余的。因为你从哪里跌倒,很自然地你一定得从哪里爬起来,没有人从这里跌倒,从别的地方爬起来,对不对呢?但是这个提醒仍然是很重要的,因为许多人盼望的复兴,是不解决原先跌倒原因的复兴,他不知道他在哪里跌倒,他只盼望他要复兴。我们不肯悔改的罪我们不去处理,我们从哪里跌倒,我们不去看,我们却盼望像韩国那样有大型的教会,只想照样学样。

 

  一个只学别人的人永远没有真正的复兴,一个看别人复兴,而没有找到基本跌倒原因的人,从来不可能真正复兴。我二十五岁那一年,临摹了一张画,这张名画现在是在罗马的首都博物馆里面,是一个新古典学派的画家所画的,美得不得了,马利亚很温柔,很美丽,除了拉斐尔以外几乎没有人画得比他更美的。这是一幅“圣家族”的画,马利亚抱着耶稣基督,而约瑟很满意的在旁边欣赏着。我花了差不多六、七天的时间画好,维妙维肖,差不多等于原画的样子。当然我自己是很欣赏的,后来有一个纽西兰的神学家看到了,他就说:“这张画很美丽,你画得真好!”后来他加上一句:“如果放在我的客厅就更好。”我说:“第一句我感到是有一点对的,第二句不大对。”我是不会给他的,因为花了多少心血画那张图,我把它放在我自己的客厅里。我问他说:“这幅画是很出名的,但是我不过是临摹的人,临摹的人会出名吗?”他讲一句很诚实的话:“临摹的人永远不会出名。”因为真的就是真的,仿的就是仿的。宗教里面也是如此,真正生命的源头就不是模仿的人可能代替的。而真正生命的源头,真正启示的本体,那个价值跟临摹的到底相差多少?很多人以为差不多一样。事实上,仿的就是仿的。不会因为你临王羲之的帖特别像,你就变成王羲之了,你还是你,你永远不是王羲之。

 

  永恒者自我显现——耶稣基督

 

  当耶稣基督到世界上来的时候,祂到底是一种人性对永恒的追求所产生的临摹的形像呢?还是祂到世界上来是那永恒者自我显现,那真迹、真体的显明呢?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们看耶稣只是伟大的历史人物,以为祂付出非常的代价,牺牲自己,就五体投地的佩服祂,这样做符合圣经的启示吗?圣经不是这么讲的,圣经上说:“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这样,圣经给我们看见的基督论,不是一个自认最高权威的人,而是一个绝对顺从上帝,道成肉身的圣子。

 

  基督的反合性

 

  耶稣基督在历史上的显现绝对不是从地上向天上爬,达到了最高境界的那个圣人,而是从最高的地方降下来,那圣者的本体在最低形式的表现。这就是我们所讲的基督,跟那些新派所不能接受的基督的本性之间的差别。耶稣基督曾经讲过一句话:“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这句话是相当傲慢的,这句话是相当绝对的,这句话是相当排外的。这句话的排它性,跟它的傲慢是成正比的。他越把自己绝对化,他就越把别人排诸他自己之外。

 

  那么,到底人是不是可以讲这种话?你怎么可以说:“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我是唯一的,我是独一的,我是绝对的。”讲这种话的人应当自己先不好意思吧?应当自己先感觉到不应当这么讲。但是这种“应该感到自己的不应该”的意识从来没有出现在基督的身上。所以,当基督讲这句话的时候,祂已经不是以普通人的位份讲,除非祂本来是神,否则祂不可以这么讲,祂在人的位份上讲出一次不是人的位份、人的口、人的本性中间所可以讲的话,为什么呢?这就是基督的反合性,这就是基督的十字架令人讨厌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人这么难接受祂的缘故,所以他们对基督用各样的办法排斥、抗拒,要把祂去基督化。

 

  我们提到过保罗曾经这样挣扎过,他用了三年的时间,离开普通现实的生活,跑到旷野中间独自沉思默想,挣扎要得到结论,这一位又是主,又是拿撒勒人耶稣,祂到底是谁?如果祂是永恒者,为什么祂在暂时中间出现?如果祂是暂存者,为什么讲话以神性的永恒来说话呢?在这两个可能中间,第一个可能,祂只不过是人,却狂妄傲慢,以神的身份讲话,结果就骗了那些不懂的人。第二个可能,祂是以神的身份来到世界上做人,藉着人的口告诉我们祂是神。是第一个可能吗?其实圣经早就告诉我们,真正的神是不许可的。如果真正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祂怎么可能许可不是神的,却冒神的名来说他是神呢?

 

  上帝的荣耀绝对不许冒犯

 

  旧约里一个例子,新约里也有一个例子。旧约就是当尼布甲尼撒傲慢自大,爬到巴比伦城上面看到整个非常辉煌,非常巍峨,非常宏大的巴比伦城的时候,说:“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但4:30)他很欣赏,自认很有功劳,好像是神一样的。上帝马上把他降卑,使他吃草如牛,经过七期,直到他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以后才再回到王宫。神是不许可把祂的荣耀归给假神的,这是真神的一个记号,这是真神的一个特权,也是真神一个真实实行“祂是神”的一个命令。你看见了,神不把荣耀归给假神,这是圣经的启示。

 

  新约有另外一个例子,当希律王讲话的时候,人家都好像看见他大有权威,他把自己当作是神一样,就在他以神的身份讲话的时候,神派了一条虫来侵蚀他的生命,当天他就死了。所以如果人以被造的身份,假冒创造者的时候,神是生气的。当人以相对界的范围绝对化自我的时候,神是不受轻慢的。当人冒充上帝的时候,真神就直接干预,因为上帝是轻慢不得的,因为真神是又真又活的,神绝对不把祂的荣耀归给假神。

 

  今天许多人把关公当作神,把孔明当作神,把孔子当作神,把那些人间最高峰,无论在道德上的成就,无论在军事上的成就,无论在文学、艺术、哲学、智慧,许多在各行各界中间最顶尖成就的人,把他们当作神来敬拜。神为什么没有直接对付他们呢?因为他们本身没有这么讲。孔子从来没有讲“我是神,你们拜我!”孔子没有讲过。关公从来没有讲“我是神,你们敬拜我!”从来没有讲过。假如你今天拜一个关公的像,无论他的眼睛多么炯炯有神,好像活的人一样,但它只是一张纸。如果关公真的来了,看见你在拜他,他一定不好意思说:“我都没有要你这样做啊?你怎么可以拜我?唉,你表错情了,你发错你的信仰在不对的对象上面!”他从来没有讲过他是神,释迦牟尼从来没有讲过他是神,孔子也从来没有讲过他是神。

 

  但是耶稣基督绝对不同!耶稣基督为什么绝对不同?有的人认为:“他冒犯,他狂傲,他自大,他不懂得自己,不认识自己是谁,竟然讲出像神以自我介绍的权威来讲自己是道路,是真理,是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回到父那里去。这样傲慢、自大的耶稣基督,我绝对不能接受!”所以我们就要明白这个在历史中间曾经显现过的耶稣,到底是不是永恒的基督?祂的暂时性,与祂的永恒性之间到底是割裂的,或者是合一的?祂是永恒者在暂时中的彰显,还是暂时者对永恒的一厢情愿,然后绝对化自我,就讲了狂傲自大,把自己当作神的骗子?我们要很严谨地跟大家思考。

 

  (本文选自《永世的基督与历史的耶稣》P77-84,归正福音国际有限公司。)

阅读:3359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