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永远得胜的君王(司布真)

[日期: 1/7/2015 10:05:14 A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永远得胜的君王(司布真)

 

永远得胜的君王

 

 

司布真

 

 

  日子满足,我尼布甲尼撒举目望天,我的聪明复归于我,我便称颂至高者,赞美尊敬活到永远的神。他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但四34-35

 

  首先,我们要先来思考这段经文的教义性教导。其次,学习它的实践性教导。第三,在默想这个主题后,我们要适当地操练灵性。

 

  一、教义性的教导

 

  (一)永恒自存的神

 

  首先,我们先来思考这段经文所给予的教义性教导。这经文已经明白地陈述了神永恒自存(self-existence)的教义,“我便称颂至高者,赞美尊敬活到永远的神。”你若要确认这段话,可以去读约翰所写的《启示录》,他在第四章9-10节里这样描述:活物与二十四位长老将荣耀、尊贵和赞美“归给那坐在宝座上,活到永永远远者”(启四9)。但是听我们救主自己说出比这更好的见证,耶稣在约翰福音第五章26节中宣告“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并不需要我在此一一详列、举证多处的经文,因为神的永恒自存是充满整本《圣经》的,并且隐含在“我是那自有永有的”(I AM that I AM)耶和华,这一个单单属乎真神的名字里。祂的名清楚地指出,祂不是“我曾是”(I was),就某种程度或某些方面来看,暗示祂已不再是那自有永有的了;或祂是“我将会是”(I will be),暗示祂现在并不是祂所将会是的。但,祂是这位自有的(I AM)、唯一的自存者、一切存在的根源、永恒不变的永存者。受人敬重的清教徒看到:“我们不过是受造之物。”唯独祂可以宣称:“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赛四五5上)。这是神的特权。祂宣告“我向天举手说,我凭我的永生起誓。”(申三十二40)祂是这独一非被生、自存、自给(self-sustaining)的神。让我们确知我们所敬拜的这位神,是唯一的存在、必定是出自于祂本体的存有。若不是祂至高无上的旨意,其他的存有就不可能存在,也不会继续存在。祂是生命唯一的光,其他的所有都只是神荣光的反射而已。神必须存在,但其他任何智慧的活物却不需要存在。永恒的未来也必定有神,但其他活物继续存有的必要性,则有赖于神的旨意,而不在乎这些活物的本质。在万物未曾生出之时,万物如同陶匠转轮上的器皿,是被祂造的;他们也完全仰赖神而得以维系,如同小溪仰赖那涌流的泉源;若是神要他们如同水面的泡沫般消逝,他们也都会消失殆尽。这不朽的灵在马太福音二十五章46节中指出:“这些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灵魂不朽完全取决于神的决定,是因为神永不收回祂已经赐予的不朽,活物的永存并不是出于己身,而完全是在乎神自己,因祂本“是那独一不死”的(提前六16上):祂既能创造,祂也能毁灭。

  

  总括来说,无论是物质的还是思想的,若神喜悦命立,它会像一道光束,瞬间照射,也会如同彩虹般迅速消逝。现在若有任何事物必需存在,这必需性是源自于神,并且持续依靠神的旨意。

   

  (二)独立自足的神

  

  神是自主的(independent),而且是唯一自主的存有。我们每天都需要食物来补充身体所消耗的;也需要仰赖光和热,以及无数外在的力量,而最重要的是,要仰赖神所给予我们的神圣能力。但自有永有者是独立自足的(self-sufficient),而且是全然独立自足的。

  

  祂稳坐在宝座上,毫不借助他力。 

  

  早在祂创造世界之前,祂就如同现在一样的荣耀;早在日月星辰跳跃而出之前,祂就如同现在一样的伟大、神圣、拥有所有一切神的属性;若祂要将一切都除去,像一个人擦掉他所写的文章,或是像窑匠打碎他所做的器皿一样,祂依然是至尊至圣的神。神的存在没有一丝一毫是来自于其他的存有:而一切的存有都是来自于神。丘陵和山脉、海洋和星辰、人和天使、天和天上的天,都不能帮助这位造你的神,但一切的存在却都源自于这位造物的主。

  

  (三)永不改变的神

  

  神从来不曾改变,祂永远地活着,但所有的受造物的本质却都曾或多或少地改变过。所有的受造物都服膺这个命定:“天地都要灭没,你却要长存;天地都要如外衣渐渐旧了,你要将天地如里衣更换,天地就都要改变了。”(诗一〇二26-27)我们的生命必定会经历改变,由孩童很快地长成青少年;再从青少年跃入成年;又从成年衰残步入老年;随着我们的年岁增长而变化。而我们确实是“受造之物伏在虚空之下”(罗八20上),比鸿毛还轻、比野花还易折损;如玻璃般易碎、如流星般稍纵即逝、如球一般被来回抛掷、又如火花般随即熄灭——“主啊!人是什么呢?”众人至终所要面临的、最大的改变,就是灵魂要与身体分开,而后还会再与分离的身体联合;但神却从未有过这样或那样的改变,祂岂不早已宣告说:“我是神,我从不改变”吗?神自始至终的本质是位灵,因此“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一17下),没有任何受造物可以这样宣告。不变性(Immutability)惟独属乎神,受造物被造时曾是新的,然后变旧,而且会持续地老旧;但在神并没有时间,祂存在永恒里。在永恒里没有开始的时刻,没有计算年岁的起点。自古时祂就是那“亘古常在者”(但七91322)。“从亘古到永远,祢是神。”(诗九十2下)让你心思尽其所能的往回追溯,以致能进到那遥远过往的亘古永恒里,在那里遇见耶和华独自在祂完全的荣耀里;让心思同样尽其自由地、无拘地想象,向前飞入那无垠的未来,在那里仍会看见那位永恒、不改变、也不能改变的神。祂施行改变、也影响变化,但祂自己却永不改变。弟兄们!让我们用这样的言语来尊崇祂:

  

  沧海星辰被造以先, 

  按祢的宝座亘古已立。 

  万邦万国都要灭没, 

  惟祢是永活的神。 

  永恒年岁, 

  在祢面前侍立, 

  伟大的神! 

  在祢万事亘古不变。 

  人生场景更替, 

  满是繁琐愁扰,

  惟称的永恒思绪前行, 

  不受万事搅扰。 

 

  (四)永不遭害的神

 

  神永远活着的原因,不仅是因祂必须、也必要的自存、祂的独立自主、和祂的不变性,也因没有任何的力量足以伤害、损坏或毁灭祂。若我们不敬虔以致认为主是脆弱且易受伤害的,那么,能射中神的弓箭又在哪里呢?什么样的标枪能够刺透耶和华的盾牌呢?就算全地的万国都猖狂地反对神,它们又如何能碰触祂的宝座呢?它们甚至不能摇动祂的脚凳;若所有天上的天使都齐来背叛这位伟大君王,群集列阵来围困这至高者的宫殿,只要神想要,它们就会如同秋天的落叶般凋谢枯萎,或像祭坛上的脂油被焚烧殆尽。那敌挡祂能力的反对者都会被锁禁在黑暗中,永远成为神震怒的警示。任谁也无法伤害祂,祂是永活的神。让我们这以永活神为乐的人,在祂面前谦卑屈膝敬拜,祂是我们所赖以生活、动作和存留的神。 

  

  (五)永远掌权的神 

  

  在接下来的经文中,我们发现尼布甲尼撒王坚定宣告神的永恒掌权:“祂的权柄是永有的,祂的国存到万代。”我们所侍奉的这位神不仅是存在、而且掌权。祂的宝座不仅永不被替代,且有无上的主权统管祂所有的万物。至高的神、天地的主宰“在天上立定宝座,祂的权柄统管万有。”(诗一〇三19)我们也像大卫如此说到:“耶和华啊,尊大、能力、荣耀、强胜、威严都是你的;凡天上地下的都是你的;国度也是你的,并且你为至高,为万有之首。”(代上二十九11)“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诗二十九10)神是天经地义的万有主宰,谁又能佯称掌管祂呢?祂不受人有限的理性所判断,因祂的作为奇妙可畏,是我们无法测度的。但令人惊愕的是,受造的人竟敢傲慢地来审判这位造物的主。神的属性不受责难或质疑,只有我们肆无忌惮、傲慢地侮辱这至圣神。“你们要住手,要知道我是神”(编按:诗四十六10上,新译本)就足以回答如此癫狂的人。

  

  主是掌权者,而我们是服从者;主统管,我们服侍;主按祂的旨意行事,而无庸置疑地,祂的旨意成为我们永远的喜乐。请记得!神是宇宙真真实实的掌权者。我们决不要以为神只是极伟大的旁观者而已,却不会用祂伟大无限的能力来掌管诸事;绝不是这样的。即便是现在,神仍然掌权。因此,我们一面祷告说:“愿祢的国降临”(太六10上),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会祷告说:“国度、权柄、荣耀,全是祢的,直到永远”(太六13下)。掌管宇宙的宝座上并非无人,神始终掌权,从不曾停歇。神是真真实实的大君王,并非徒有王权。政权担在祂的肩头上,统管的缰绳握在祂手中,甚至此刻祂仍向人说话:“你们如今要知道:我,唯有我是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损伤,我也医治,并无人能从我手中救出来。”(申三十二39)你可以清楚看见神已实现了祂的话(参路一51-52)。世事看似偶然飞舞旋风中的沙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全能掌权者时时刻刻统管万事,没有任何事被遗漏而随己意偶然发生,都在祂智慧的掌管中。愿一切荣耀都归给无所不在的、不可见的主!

  

  神的国度一度显现给这位骄傲自恃的巴比伦王,这是一个永远长存的国,万国都要灭没,祂的王权要直到“万世万代”。大能君王才刚继位,转瞬就要交出王权,但神却无始无终地永远掌权,在祂没有世代交替。其他君王只能在国力强盛之时坚立,但倾刻间就被更大的强权所击溃。神至高掌权,没有任何权能大过于祂,反而都是由祂而来,因“神说了一次、两次,我都听见:就是能力都属乎神。”(诗六十二11)神必定永远掌权、不能被征服,历朝历代皆因后继无人而败亡,成为过往;但永生神不需要谁来继承,使祂名垂不朽。强大的帝国犹如不怕狂风暴雨、高耸入云的大树,却因内部早已朽坏而岌岌可危,终至摇晃而轰然崩塌。但至圣的神以全然公义、无误、无私、至善来统管万事;祂以至圣、至正、至忠、至真、至大的怜悯和永不止息的爱来安排照管万事。神国度中的一切都是最稳当的,因为祂的国全然正直;无所不知者的会中没有邪恶的酵,天上的审判席上没有丝毫的腐败,“神坐在祂的圣宝座上”(诗四十七8)。我们因祂的宝座是圣洁、永不挪移的而欢喜快乐。 

  

  亲爱的听众,让灵魂的眼睛再次看见,创世的头一天,神已经掌权;直到末日,神仍要掌权。无论何处都是神在掌管,即便在法老说出:“耶和华是谁?使我听祂的话”(出五2上)的时候,神依然掌权:同样地,当米利暗拿着手鼓高唱:“你们要歌颂耶和华,因祂大大战胜”(出十五21)时,神同样掌权;当文士、法利赛人、犹太人、罗马人将祂的独生子钉在十架上时,神仍然掌权;当天使天军在得胜中欢呼:“众城门哪!你们要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诗二十四7)时,神一样掌权;无论灾难横扫全球或是太平盛世,神仍坐着为王,祂的宝座从未空缺,祂的权杖也从未搁置一旁,耶和华永远为王,也会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哦,可仰望如此宝座的快乐臣民啊!哦,有如此君王做你们的父的蒙福儿女啊!你们之所以是君尊的祭司,拥有稳固的尊荣地位和祭司的职分,是因为有这位永远得胜的君王稳坐在祂的宝座上。你不需要另寻一位领袖,因那至高的君王从未向高傲的仇敌投降。藉着祂的爱子行走在我们的金灯台之中,祂的右手托住我们的星辰。那保守以色列的,从不睡觉也不打盹。

   

  (六)万国万民都属虚无

  

  我们紧接着看见,尼布甲尼撒谦卑在神面前,以极为不寻常的第三者的言语来描述世人的虚无:“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先知以赛亚也印证尼布甲尼撒这里所说的:“看哪,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赛四十15上),万民如同井里打出的一滴水,如此微不足道、不值得一顾:“算如天平上的微尘”(赛四十15上),又像落在天平上的微尘般无足轻重:“祂举起众海岛,好像极微之物”(赛四十15下),众海岛在祂举起的手中,如同微不足道的小东西;我们这极大的王国,在祂看来不仅微小,而且是“极其微小”;巨大壮观的澳大利亚岛屿,太平洋上的珍宝,这南海的诸国,祂都能轻易地举起,像孩子拿起他们的玩具一般。“万民在祂面前好像虚无,被祂看为不及虚无,乃为虚空。”(赛四十17)若尼布甲尼撒所说的很夸张,那么受圣灵启示的以赛亚就更有过之了。尼布甲尼撒称万民为“虚无”,但以赛亚却称万民“不及虚无,乃为虚空”。看这里所强调的每个字:“世上所有的居民”,不只是世上的一些居民,不只是世上贫穷的人,而是包括那些富有的人、君王、有智慧的人、哲学家、祭司等等,所有的人都“算为虚无”。这万民都齐集一堂的场景是多么壮观啊!单单要飞越如此庞大的聚集,就需要有一双鹰的翅膀。而有哪个平原能够容纳如此庞大的群众呢?然而,《圣经》说,他们都“算为虚无”。

  

  世上的居民,其本身什么也没有,而今天所有在此聚集的人,肯定也是什么都没有——的的确确是“虚无”的。此时此刻,若神愿意,我们会立即成为虚无;我们自身什么也没有,我们的所是,单单是因为神选择让我们成为我们所是的。当时候来临——就世界来看,这时刻是极为短促的——我们就归于虚无,唯一存留人间的,就仅是教会墓园中的一堆小坟冢而已,而日光之下的任何事情都不再与我们有任何瓜葛。弟兄啊!上古大洪水前数以百万的人,在今日算得了什么呢?宁录(Nimrod)、埃及示撒王(Shishak)、亚述西拿基立王(Sennacherib)和波斯古列王(Cyrus)的大军又如何呢?何须在乎那追随巴比伦尼布甲尼撒王出征各处的大军、那对波斯古列王唯命是从的臣民、那在亚哈随鲁王(Xerxes)眼前逝去的芸芸众生呢?那雄霸万方的亚历山大王朝(Alexander)如今在何处呢?那效忠凯撒大帝的罗马军团又在哪里呢?甚至我们的列祖,他们又在哪里呢?我们的子孙预告了我们必死的结局,他们岂不是生来要埋葬我们的吗?世代交替如同周而复始的林间落叶,不过就是“全然的虚无”?

  

  与神相比,列国实在虚无。你可以按着喜好加上许多无用的事物,而它们全部仍是虚无。你还可以像许多人那样,随你高兴地再加上所谓的力量、智慧,但这一切与神相比,仍然是虚无。神是独立的个体,祂为万有而立,通晓一切,其他的万有在神赋予他们意义前,不过是许多无用之物。让我提醒你,每个受神的灵所教导的人,都能亲身认知到自己的完全虚无,一旦他心里的眼睛像约伯那样看见主,必在尘土中厌恶他自己,深感自己连一秒钟也不能与这至高者相比。

  

  神!祢何等伟大无限,

   

  然我们却如虫般毫无价值!

  

  任何认识自己、也认识神的人,都自然会发出这样的咏叹。在属灵上,我们的虚无是极为明显的事实。我们与我们的拣选无份,因经上记着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而是我拣选了你们”(约十五16上)、“双子还没有生下来,善恶还没有做出来,只因要显明神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罗九11)“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九16)我们无功于我们的救赎;在耶稣所付的赎价上全然无份:“我独自踹酒榨,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赛六十三3上)。我们无份于自己的重生,灵里已死的人如何能帮助那赐福的神而使人复活呢?“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约六63上)。“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弗二10上)。当归回到天家时,我们都要坦诚,神乃是一切的一切,而我们只不过是虚无、虚空,我们以此宣告来尊崇神。因此,我们应当臣服祂脚前,献上所有颂赞,直到永永远远。“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这是多美好的表达啊!你也看得出来,我不想对这节经文多做赘述,宁可重复这节经文来表达其原有的意义。它如此深邃,谁能测度呢?我不愿用无知的言语使它隐晦不明。

  

  对拥有万顷田地的农夫而言,若田中某处有一个蚁窝,那对他根本是无足轻重的事;但这比喻仍不足以说明全世界之于神的微不足道。相较于在望眼镜中所看见的浩瀚创造,这个地球只不过是其中微小的一点;而我们更相信,透过望远镜所看到的部分,与那遥远宏伟的宇宙相比,仍像伦敦城中的一个针尖。即便我们的心智真能领会神的整个创造,而我们所能领会的,与创造万有的神相比,也不过是水桶里的一滴水,而神起初的权能比起我们所能想象的,要大过一万万倍。这世界对主来说,就像一个蚁窝对拥有万顷良田的农主般微不足道。若现在农主要耕种,他松土时不仅完全不会顾虑这个蚁窝,而且极可能会捣毁它,这足以显示蚂蚁的卑微。但与其相较,人是比蚂蚁重要多了;蚂蚁是如此地微不足道,令农主几乎弃之不顾,但列邦却是比蚂蚁要来得重要些了。

   

  倘若农主能够毫无困难地耕地,每只鸟、蚂蚁和虫都在他的照管之下,使他在耕种时没有任何干扰。相较于蚂蚁,农主显得多么伟大啊!而神正是如此,祂不费吹灰之力护理万事万物,从不曾出错,且公平以待;祂甚至不错待任何一个人,也从未让任何一受造物枉受痛苦。与神相比,人实在太渺小了。神是如此的伟大,毫不费力地通晓任何最微小的事物;祂荣耀的智慧如同祂宏伟的权能一般,令人惊讶;而祂慈爱和恩典的荣光也如同祂那使人敬畏的无上权柄一般,令人惊奇。祂按祂的旨意行事,但其中完全公义、圣洁、怜悯,没有任何与祂完美性情不相符之处。在此,让我们一起来敬拜祂吧!我必须敬拜祂,因为在注视那耀眼灼目的太阳后,我灵魂的眼睛感到疼痛万分。 

  

  (七)神按己意行作万事

  

  接下来的经文表明神至高无上的行事主权,“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经文论到天上的万军是较易于理解的,因我们知道神的旨意是成就在天上的;然而,我们需要虔诚地祈求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一般。天使发现他们的天堂就是顺从天上的神。“天上的万军”也包括那些曾是他们的一份子、却因悖逆而被逐出天堂的堕落天使。魔鬼虽不情愿,却仍必定成就神的旨意,“耶和华在天上、在地下、在海中、在一切的深处,都随自己的意旨而行。”(诗一三五6)当读到神的旨意必定行在地上的经文时,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会认为,只成就在那些心意已被更新、并寻求神荣耀的义人中间。伹事实并不止于此,神的旨意也成就在那些行不义的、不认识祂的、甚至是那些决意要抵挡反对祂的人身上,尽管我们不太明白祂旨意成就的方式,但祂的旨意仍会成就(参箴十九2l;徒四27-28)。

  

  一个人可以按自己的喜好,随意组合几块木头,这当中并没有什么卓越的技巧;但神圣荣耀的神迹蕴藏在一件事中——神造人为自由的个体,并赋予他意志,神从不干预人的意志,而完全按照人内心的律;祂给予人绝对的自由去行他们所愿的,而人人也必定会违背神的旨意;即使如此,这仍然是属天宏伟的策略,仍然是神智慧奇妙的力量,神的旨意仍必成就。有人认为,若我们认同大卫在诗篇一一五篇所说的:神按祂所喜悦的行作万事,那么,就可以否认人的自由意志和必须承担的道德责任。不是的,我们反倒要宣称,说这话的人跟过去那些强词夺理的人一样,他们说:“祂为什么还指责人呢?有谁抗拒祂的旨意呢?”(罗九19)保罗的话会是我们唯一的回答:“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罗九20) 

  

  你能明白吗?我是不能。人是如何有其自由意志,以致他的罪自始至终是因着他自己的任性妄为,责任在人自己,从来不在神。但又如何同时成就了神的旨意,甚至是藉着魔鬼和败坏的人来成就祂的旨意呢?我无法理解,但我却毫不犹豫地相信,并且欢喜快乐地相信:我也从来不曾希望能够明白。我所敬拜的是一位我永远无法测透的神。倘若如此肤浅的我可以领会神,那我就无法称祂为我的神了;如果我能像个孩子读拼字书一样,明白神的作为,那我就无法来敬拜这位神了;然而,正因为祂是如此地无限伟大,祂的真理无处不在、各式各样。即便我无法用一个理论系统来概括祂所有的真理,但我知道祂全然透知一切,我满足于我所不可知的部分。然而,敬拜、顺服神是我今日的职责,将来在祂认为适合的时候,我就能知道多一些,也能更加地崇敬祂。我坚信,无论是天上、地上和地狱的万事,长远看来都是祂神圣计划的一部分;但神绝对不是罪的创始者或帮凶,却是恨恶罪,并且报应那些行不义的人。犯罪乃在人,而且完全是人自己的责任;然而,藉着一些奇特、超自然的力量,如同神的存在一般地庄严、奇妙难测的方式,神至高的旨意得以成全。 

  

  使徒行传二章23节论到主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经文,我们看到这两面的真理如何实际地结合:“祂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祂钉在十字架上,杀了。”(徒二23)如今我们却因无法明白这个真理而否定祂,这是自绝于一个极为重要的真理之外。弟兄们,倘若神不是在各处掌权,而在祂不能掌权的地方,就有另一位掌权者,那么,神就不是无所不在的至高者了;倘若神不能按祂的旨意而行,就有另一个人可以按己意行事,那么,就有人可以与神匹敌了。我从不否认人是自由的个体,也不减弱人的责任,但我绝不敢说人有无限上纲的自由意志,因为这等于是把人当作神,而这样的偶像崇拜是可厌弃的。此外,若你在任何一个地方找到机会,那表示你处处都有机会,因为万事都有相互关联,而且相互影响;神护理转轮上任何一个齿轮的错置、或落入撒旦手中、或人在神之外拥有绝对的自由意志,那么整座机器也就无法运转了。我甚至不敢相信,罪本身都能够脱离神护理的掌管,或者不在全地审判者的管辖之下。若没有神的护理,我们会是不快乐的受造物。若这神圣权能不能遍及全宇宙,那么神的护理就不是完全的。因此,我们也就有某些方面未受到保护,并且暴露在邪恶之下,也就是有邪恶在祂神圣掌控之外了。但我们欢喜快乐,因为“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这才是真理。

  

  (八)神不可抗拒的命令

  

  让我们继续思考这段经文的第五个部分:“无人能拦住祂手,或问祂说,你做什么呢?”总之,就是神的命令是不可抗拒的、也是无可指责的。有些解经家解释,经文的原文隐含有类似打孩童的手、禁止他去做不该做的事的意思。但没有任何人可以如此对待神。无人能拦阻祂或使祂暂停祂的行动,祂有能力成就祂的旨意,因此以赛亚说:“祸哉,那与造他的主争论的,他不过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块瓦片。泥土岂可对抟弄他的说:“你做什么呢?”所作的物岂可说:“你没有手呢?”(赛四十五9)因此,人完全没有能力来抵挡神的命令。人通常是无法认识神的计划,尽管他笨拙地自以为可以;人常常违抗那不合自己意愿的、出于神的明显计划。倘若人真能知道神的计划,他必会竭尽所能地去敌挡它,但这不过像糠秕无法抵挡强风、蜡不能抵抗火一般,他也绝对无法抵挡这至高者绝对主权的良善旨意。这样才能使我们得安慰。神当有这样的权能,这才是正确无误的,因祂永远是最严谨正直地行使祂的权能。神绝不会去做任何不公义、不慷慨、无良善和不神圣的事。没有任何的律法能像约束我们一般地去约束神,而祂自己就是律法的本身。对你我而言,有所谓的“应该”和“不应该”,但谁能命令神说“祢应该”、或对祂说“祢不应该”呢?谁又企图做万王之王的立法者呢?神是爱、神是圣洁、神是律法;神是爱并且按祂的旨意而行,祂的旨意就是圣洁、祂的旨意就是公正、祂的旨意就是真理。虽有成千上万的人问到,祂怎能是公正?又是慈爱?又是智慧呢?然而,这里有一个十足的回答: 

  

  惟神自己是解释者,

   

  祂终究使真相大白。

 

  哦!人子啊!并非由我们来解开那无穷的奥秘,而是祂来解释祂自己。我还不至斗胆地想要成为祂的辩士,神自己会澄清;我也不是蒙召来为祂的属性辩白:“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创十八25下)?向光辉夺目的太阳举烛的人,是多么的愚蠢啊!而试图为这至圣耶和华辩护的,就更加愚蠢了!倘若祂愿意俯就你、与你争辩,就让祂为自己辩护吧。然而,只要你听到祂的雷声,就足以令你颤栗!当祂的闪电点燃天际,你会何等地惊奇!若你胆敢质问神,就站出来吧!倘若你正遭遇海上的风暴,船身的木板嘎嘎作响、桅杆断裂、水手个个蹒跚摇晃犹如酒醉,若你的当头是恐怖的暴风雨,其中满是神的惊雷声响,周围尽是狂风呼号,你必禁声不再挑剔,必在患难中向祂呼求。今日你也当这样向祂呼求,因落在祂手中的你,正如落在风暴危难之中(诗九十九15,一百3-4)。

  

  至此,我已尽力地阐明这段经文的教义了。

  

  二、实践性的教导

  

  紧接着,要扼要地探讨如何来落实这段经文的教导。首先我认为,与祂联合将是睿智的选择!在研读这段经文时,我屈身降伏于这崇高全能者的面前,我灵深处感到:

  

  “哦!多么渴想能完全地与这位无限大能、荣耀和圣洁的神联合,我怎敢与祂为敌呢?”我深深地认为,倘若我之前尚未降伏于祂,那么现在我必须降伏在祂面前。倘若我们中间有任何人还没有按祂的旨意行的,放弃你那毫无盼望的悖逆吧!祂邀请你就前来,祂也许早已发出命令要你进前去。在祂绝对至高的主权下,祂已指派基督耶稣做为众人的救赎主。靠着信心来接受这位救主吧! 

  

  对那些已经顺服祂、与祂联合的人,这信息是多么令人鼓舞啊!若神在我们这一边,谁能反对我们呢?“万军之耶和华与我们同在,雅各的神是我们的避难所!”(诗四十六7)我们应与那在地震中仍然欢喜的妇人有相同的心思:当房屋倒塌、高塔摇晃,众人都惊恐万分时,她却仍然微笑以对。人们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说:“我乐见我的神能摇动这个世界,虽然以前我早就相信祂能,但现在我却亲眼看见。”你当以信靠一位无所不能的神而欢喜快乐!祂既能、也要成就祂的旨意。我心里认为,即便神没有能力、或者是一切都出于她自己,这姊妹仍会将能力归给神;至于我,即便我能夺去神的能力,我还是乐于把它交在神的手中。“伟大的神,祢的掌权至高无上,因无人能像祢。”“耶和华作王!愿地快乐!愿众海岛欢喜!”(诗九十七1) 

  

  这样的想法对所有众圣仆而言,是多么令人感到喜乐啊!你和我都名列在神的这一边,并且归属于基督,尽管反对我们的势力看似极其强大,但这无敌的君王不久终将他们击溃。天主教教义、偶像崇拜、不信者都看似强大,他们像是窑匠刚烧好的陶罐,孩童误以为他们坚若磐石,一旦主耶稣以祂的铁杖重击它们,你将看到它们瓦碎纷飞。神在不久的将来便要如此行。祂将会带着祂的铁杖,举起祂那大能可畏的膀臂而来,那时就要看到这真理如在耶稣里一般,也将必得胜有余。

  

  然而,这个真理如何帮助身处痛苦的你呢?若神确实行做万事,祂掌管万事的发生,甚至人邪恶、残酷的作为也仍在祂的掌管之下,你铁定能顺服。你将满怀感恩地亲吻那击打你的手!若你的丈夫回天家去,那是神把他取去了;若你顿失产业,那是神所许可的;若你遭遇抢贼,你会说:喔!少思想第二因(secondcause),多思想这事出于那伟大的第一因(firstcause)。你拿棍子打狗,狗会去反咬棍子,但狗若是够聪明的话,它会看到拿棍子的是你。不要看那造成你痛苦的第二因,反倒要看到那伟大的第一因;这全然是出于你的父神、那至善的神。你究竟渴慕什么成就在这地上呢?是你所愿的或是神的旨意呢?若你是有智慧的,你会说:“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太二十六39下),并接受神如此的护理。

  

  既然神如此安排,你就带着感恩赞美来接受祂的安排吧!唯有当我们说出:“祂纵然杀我,我还要信靠祂。”(编按:伯十三15,钦定版)才是真实的献祭给神。当我们从祂的手中领受好处时,我们赞美祂,外邦人和税吏也会如此行。但若我们从祂那里得祸,却仍然赞美祂,这就是恩典、是圣灵的工作了。倘若我们仍能在那重击我们的神面前屈身敬拜,因着被祂沉重的手臂压碎而荣耀祂,我们便因此感到心满意足,这才是真实的信心。主啊!求祢赐我们够用的恩典,即便遭受极至痛楚的绝境,我仍是你的忠仆,永不失去对祢的忠诚。哦!把所有的心思降伏于神吧!有人弃绝这神圣至高主权的教义,恐怕是因着他们那悖逆和骄傲的灵。但对那顺服神的人来说,对神再多地呼求、再怎样绝对地顺服于祂的权柄,都不至于太过分。只有家中悖逆的孩子,才会希望父亲受制于规条。哦!不!我们的父神必定行事公正无误,就让祂按着祂的旨意行吧!

  

  三、正确的灵性

 

  什么是默想这一切的正确态度呢?

  

  首先,要有谦卑敬拜的灵。我亲爱的弟兄们!我们的敬拜并不足够,甚至公众聚会时,我们的敬拜仍明显不足。哦!敬拜这万王之王吧!现在就低头,就是降服你们的灵来尊崇那永世长存者,你们的心思、情感远胜于献在祭坛上的牛羊,必蒙神的悦纳。让我们以卑微敬畏的心来敬拜祂吧!因为你是一无所是的,但神却是一切的一切。

  

  其次,全然毫不怀疑地降服你的灵。神要如此的灵!我要不就是全然顺服,要不就是承担不顺服的后果。愿神帮助你活出如此完全顺从的生命。

  

  第三,操练敬虔爱主的灵。我是否在神面前战兢敬畏呢?我需要更多的恩典,以致我能按着祂的所是来爱祂,而不削减祂的荣光,窃夺祂的荣耀;甚且以祂为那绝对至高的掌权者来爱祂,因我看见祂藉着祂的受膏者、我的盾牌——耶稣基督,来施行祂那绝对至高的主权。就让我来爱我的神、我的王吧!让我成为祂的朝臣,喜悦来到祂的宝座前,注目瞻望祂那无限威严的荣光。

  

  最后,让我们有全然喜乐的灵。我深信再也没有其他的教义,能给那灵命成熟的基督徒这如汪洋深海般深邃的喜乐了。主掌权!主作王直到永远!一切都得享安宁。一旦你远离了神,你就远离了平安。但一旦灵魂沉浸在祂的里面、完完全全在祂的里面,就得享那平静的喜乐,如同江河般的平静安稳、一种无法言喻的喜乐。我所亲爱的弟兄们!今早让我们竭力来追求这样的喜乐,用你颂赞的诗歌表达出来吧!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位,倘若下午没有参加任何崇拜,记得要来赞美颂扬你的神,全心来赞美祂,因“凡以感谢献上为祭的便是荣耀我”(诗五十23上)。

  

  愿神藉着在耶稣基督里的信,带领我们全体进入与这位永远当受赞美、永存的神的和谐关系中。一切的荣耀赞美都要归给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选自《上帝主权的恩典》,赵昕怡、林怡吟译,改革宗出版社。)

阅读:1862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