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失落的国度(沃恩·罗伯茨)

[日期: 3/11/2015 3:01:35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失落的国度(沃恩·罗伯茨)

 

失落的国度

 

沃恩·罗伯茨

 

 

一条会说话的蛇

 

  创世记第三章记载了一个悲哀的故事,诉说神完美的创造被败坏的经过。这一切都起因于一条会说话的蛇:「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创三1

 

  这立刻引发了各种问题:这条蛇是谁?牠从哪里跑出来的?圣经真的要我们把这当成真实事件吗?有谁听说过蛇会说话呢?

 

  新约指出这条蛇就是撒但(启十二9,廿2),但圣经从来没有说牠是从哪里来的。牠肯定不是永恒存在的。有些科幻电影认为善与恶是两股势均力敌的力量,并且会在宇宙中永无止境地争斗下去,但圣经从来不支持这种二元论的思想。撒但的确很有能力,但牠并不是与神同等,只有神才是永恒的。因此,这就告诉我们,撒但是一个受造物。牠原本属于最初完美创造的一部分,但牠后来一定是背叛了神。新约两次提到发生在天使界的反叛(彼后二4;犹6),但创世记第三章没有提到这样的事。创世记的作者并不打算回答我们所有的问题,他只是告诉我们那些我们需要知道的事。我们是否明白罪恶从哪里来,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知道它确实存在。

 

  我们要如何理解创世记第三章呢?堕落的记载只是一个虚构的神话吗?还是它确实发生了?圣经的其他部分都认为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保罗将亚当和耶稣基督拿来对比(罗五12-19;林前十五20-22),正如耶稣是一个真实的人,祂的死完成了真正的救恩;亚当也是一个真实的人,他的罪导致了真正的堕落:「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林前十五21)但蛇会说话依然是个问题。我们应该照字面意义来理解此事吗?这就要看我们认为作者采用哪种文学手法了。我个人认为,创世记第三章所描述的是一个真实事件,但作者在描述此事件时,使用了一些象征的手法。

 

一个叛逆的行动

 

  神透过祂的话语来治理伊甸园,而这正是撒但发动攻击的地方。牠一开始先扭曲神说过的话,使神的命令听起来比原本更加严格:「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创三1

 

  夏娃很快地纠正牠,表明神只是不许他们吃其中一棵树上的果子:「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创三3

 

  撒但依然没有放弃,牠现在开始质疑神的话:「你们不一定死」(创三4)。牠甚至把神说成是世界上最见不得别人好的人:「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创三5

 

  这一招果然奏效了:「于是女人见那棵树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悦人的眼目,且是可喜爱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来吃了;又给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创三6

 

  为什么这是一件糟糕的事呢?吃一点水果又有什么错呢?他们所犯的错,就是在于神已经告诉他们不能这样做了;这是一种公然不顺服神的行动。但是为什么神不让他们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能够分别善恶不是很好吗?是的,但是「分别善恶」不单是指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同时更是指决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亚当和夏娃所犯的罪不只是违背律法而已,同时也是在于他们想要自己制定律法。他们的举动表明:「神啊,从现在开始,我们想要成为这世界上制定律法的人,为自己设立生活的标准。」这是试图变得像神,但不是就好的意义而言。他们是在篡夺神的权柄,想要独立自主,不想受神管理。从此以后,这就成为罪的本质了。

 

遭到破坏的关系

 

  这举动所带来的结果是毁灭性的。神开始审判他们,而创造时所建立的一切美好关系也遭到破坏了。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

 

  男人和女人不再有完美的信任和亲密关系,他们找东西来掩盖自己的赤身露体(创三7)。不久他们就开始争吵,因为他们谁也不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男女之间的大战开始了。神对女人说:「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创三16)。女人会「恋慕」她的丈夫,这个词可能只是指两性之间的恋慕,但它可能也暗示女人想要掌控她的丈夫(这个词在创世记第四章7节就有这种意思)。如果真是如此,这句话就是说,女人将不再乐意顺服丈夫的带领,而丈夫也不再以慈爱、自我牺牲的方式来带领妻子。创世记第二章那种把爱摆第一的关系,如今变成了严厉的「管辖」关系。

 

人类和受造界的关系

 

  人类与受造界的和谐关系也结束了。从此时开始,人类需要经过艰苦的奋斗才能够管理受造界。神说:

 

  「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

  你必终身劳苦,

  才能从地里得吃的。

  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

  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

  (创三17-18)

 

  从此,人类在这块土地上工作,将要投入许多的汗水和劳苦。自然界不再只是人类的朋友,同时也是一个敌人。

 

人类和神的关系

 

  这些惩罚是人类罪有应得的。人因为悖逆而远离神,神就在审判中远离他们。人类以往可以享受跟神同在的亲密关系,但现在都被破坏了。当神要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就躲藏起来,但是神依然来寻找他们:「耶和华神呼唤那人,对他说:『你在哪里?』」(创三9)神一直都出于恩典来寻找有罪的人类,呼唤我们回到跟祂的团契当中,但我们的天性总是想逃离神。亚当既害怕又羞愧,意识到自己在神面前是赤身露体的。过去的纯真无邪已不复存在。而神也言出必行,要审判他们的罪。撒但错了,神对亚当和夏娃的警告,说他们吃的日子必定死,这不是一种威胁而已;这个警告此刻就要实现了。他们被驱逐出伊甸园,而且神设立守卫来防止他们再回到生命树那里(创三24)。他们虽然继续在肉身当中活着,但是他们的属灵生命却死亡了,他们失去了神的同在。他们的身体也终将死亡,这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罪与死的蔓延

 

  自从人类堕落以来,所有人一出生都要面对与亚当、夏娃一样的困境;因为人类始祖的悖逆,我们都要面对灵性和身体的死亡。我们都是罪人,背叛了神的治理,而且我们也要面对死亡、永远与神隔离的惩罚。创世记第四章至第十一章描述了罪与死在人类历史初期的蔓延,以及神对罪的审判。

 

该隐和亚伯(第四章)

 

  第三章记载亚当和夏娃所犯的罪,而下一章紧接着就记载了第一起谋杀事件,也就是他们的儿子杀死自己兄弟的故事。这不足为奇,一旦人跟神的关系遭到破坏,人跟人的关系也必然会遭到破坏。该隐嫉妒他的兄弟在神眼前蒙悦纳,于是他就杀死亚伯,而神的审判也随之而来。该隐被赶出自己的家乡,一生注定流浪受苦。

 

身体必定死亡(第五章)

 

  创世记第五章记载圣经的第一个家谱。神吩咐人类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创一28),而他们也照着行了。即使是在堕落以后,人类的后代依然具有神的形像。创世记的作者强调说,正如亚当是神「照着自己的样式」造的,他的儿子塞特也拥有和他相似的「形像样式」(创五1-3)。但这是一个损毁的形像,人类仍带着犯罪的记号。其结果正如第四章所记,罪流传到了下一代,而第五章就告诉我们,人类的后代也继承了犯罪的后果——死亡。早期这些人可以活得很久,但整章有一句重复的话提醒我们,他们还是会死的:「就死了……就死了……就死了」(创五5811等)。我们总是尽可能地削弱死亡这个残酷的事实,我们甚至尽量避免提到这个词。最近我听说美国一家医院将死亡说成是「病患的不幸结果」(negative patient care outcome)。但无论我们用什么婉转的说法,也无法避免死亡。每个人终将一死。

 

洪水(第六至九章)

 

  好几代过去了,但罪的力量一点也没减少。创世记作者做出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评论:「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创六5-6)神因此决定施行审判:「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创六7)随之而来的洪水,导致了可怕的毁灭,并逆转了创造的秩序。陆地与水之间的分界线被取消了。回到了创造之前的混乱,水再一次地覆盖大地(参创一2)。

 

巴别塔(第十一章)

 

  神在洪水中存留了一个家庭,使人类的历史得以延续。但不幸的是,罪和神对罪的公义审判,也延续下来了。第十一章让我们看见人类当时陷入一个前所未有的败坏景况,人类骄傲地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创十一4)。巴别塔生动地象征着我们想要高抬自己的有罪欲望,代表我们想要建立自己的国度,脱离神的治理。但是神不会对这种傲慢置之不理,祂使人分散在全地之上,并变乱他们的语言,藉此来打消他们想要建立王国的念头。人类从此不但与神疏离,同时也彼此疏离。

 

失落的国度

 

  神所建立的那个完美世界,如今已成为一个遥远的梦想,典型的国度已经被罪破坏了,人类在本质上不再是神的子民;我们已经背离神了。我们不再住在神的地方;我们已经从伊甸园中被驱逐出来了。我们拒绝神的治理,并且活得好像我们才是这世界的统治者。神仍然继续施行统治,但却是透过审判来统治我们。其结果就是我们不再享受祂的赐福,而是承受祂的咒诅。这实在是太悲哀了,一个完美的世界已经因为人类的悖逆而遭到破坏了。

 

故事的发展

 

  圣经在这里就可以结束了,神没有理由再作些什么来帮助我们。但祂是一位满有恩典的神,祂决定更新这一切并恢复祂在地上的国度。当然,神会继续施行统治,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改变这一点。祂是至高无上的神,即使人们背叛祂,祂还是掌管一切。但祂想要得回一群乐意顺服祂统治的子民。这就是「神的国度」的含意:不是指神所治理的某个区域(因为祂一直在全地作王),而是那些甘心乐意接受神治理的一群人。我们在下一章将会看到,神打从一开始就朝着这个美好的目的来动工。

 

  (选自《上帝的蓝图》,田春凤译,改革宗出版社。)

阅读:1135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