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谨慎行道(林毅)

[日期: 5/6/2015 1:45:59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谨慎行道(林毅)

 

谨慎行道

 

林毅

 

 

  教会被神差遣在地上遵行耶稣的道,因为有主同行,所以这条路是一条福路;又因为这条路铺就在黑暗世界里,而“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5:19),虽然猛兽不得登这路,然而牠们必在道旁虎视眈眈,所以这条路同时也是一条窄路,其中不乏崎岖坎坷。既然这条路圣徒必须走,那么对于其中的艰难险阻,我们也必须有充分的认识。一般而言,有四种行道的大敌,时常横亘在基督徒行道的过程中,需加以小心。

 

  第一种情形:不能行。 

 

  肉体的本质是不能行道的。“谁能使洁净之物出于污秽之中呢?无论谁也不能。”(伯14:4)肉体就是“古实人的皮肤,豹的斑点。”耶利米先知说:“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若能,你们这习惯行恶的便能行善了。”(耶13:23)没有重生,生命没有获得改变,罪人怎能行道?勉强未重生的人行道,无异于按着鸭子孵蛋、强迫母鸡飞翔一样——断无可能!

 

  教会要小心,不应当叫那些根本不悔改的人去作主的工。他们最应当做的就是:好好听道并且悔改接受主。有形教会一定会有这些不能行道的人,因为教会必然有稗子隐藏,还会有尚未重生,将来会改变的人的存在。前者永远无法行道,后者现在还不能行道。神并没有让我们终极性地判定谁是稗子,神也不许可我们轻看那些寄居在教会中,尚未明白真理的人,因为我们也曾作过寄居的。然而,神也没有许可我们模糊信与不信、已信和未信的界线。人本化的教会的问题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爱心,让人舒心,而不惜牺牲真理原则让肉体作王。人若在罪生命中不愿悔改,也没有忧伤痛悔,你对他说:“弟兄,你有这个才干,那个恩赐,所以教会这个离不开你,那个需要你帮忙……”好像基督的教会需要靠世界支撑一样,这么做的结果,要么越来越骄纵人肉体的高傲,以为他比神更大;要么越来越怂恿他进入以行代行的虚假,害了一个人。

 

  因生命性情之故,挂名基督徒不行道。这丝毫不令人奇怪。然而我们要小心的是,那些已经因信称义、正在成圣过程中的圣徒,有时也会深陷肉体的囹圄中而不能行道。(既是深陷在肉体中,就不是指受试探时的挣扎,乃是指已经被捆在凶恶的网罗中,整个心灵已经随从了肉体的喜好。)有时,他甚至压根儿就想不起要遵行神的旨意,反而会体现出背道的状态,与过去与主亲密同行的生命判若两人。圣经上所描述的软弱跌倒时期的大卫,就呈现出这样一种丑陋可怕的状态。在这种状况下,出于圣灵的作为,是差遣先知拿单责备引导他,令其思主恩爱,归回正确的生命地位;呼唤他藏身主里,不再站在自我的错误立场中固执自己。所以,对被罪困住的肢体,教会若指望着绕过劝其悔改这一关,而仅仅是透过正面鼓励安慰的言语,就想令其重新振作,无异于痴人说梦。因为悔改己罪,扭转地位的错位,恢复信心才是行道的开端。生命的法则谁也绕不过。

 

  第二种危险是:不愿行。

 

  深陷肉体的泥沼中时,圣徒行不出道;被恶者试探,受肉体影响时,圣徒也会表现出意愿上的软弱和抗拒。按照重生生命的性情,(也就是保罗在罗马书七章所论到的“里面的意思”)圣徒不可能出现根本性的恨主,抵挡主的邪恶,因为“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约壹3:9)。然而,肉体的律既然是一种律,就一定包含了意愿上的表达,体现为对圣灵的律的抗拒以及对自我想法的顺从。否则,就不存在“两律相争”之说了,圣经提醒“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帖前5:19)也就毫无必要了。因此,肉体不单不能行道,肉体也是不愿行道。

  

  己的生命与主的生命是天然对立的两种生命。一种属乎地,一种属乎天。人心中哪里有对己的保留,那里就一定有对主的拒绝。在亚当里堕落的人,其天性是全然败坏的。也就是说,罪人的心天生是与神完全隔绝的。他们可以对己、对世界一无保留,但对真理之主则是全然封锁。然而,被圣灵用基督爱的大能征服的心,就不再向主紧闭了,因为基督已经进入这颗心。从此,这里更新了,成为耶和华的园囿。然而,这个园子不是一下子变得完美无瑕的。是的,它终必如此。而在此之前,这个园子中的许多地方还有待园主的修理看守。园主要将荆棘用灵火焚烧;将荒凉之处用道泉浇灌;将幽暗之处用真光照亮。这是一个治理的过程,也就是圣徒成圣的一生。圣徒心灵的园子,没有一寸不是在祂精细地照拂下,渐渐地发生改变的。或用温柔缓和的方式,或用疾风骤雨的手段。总之,使我们从不情愿到心甘情愿,由被动接收产生主动追求。“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指着羚羊或田野的母鹿嘱咐你们,不要惊动,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歌2:7

 

  爱情若不是甘心情愿就不是“爱之情”了。爱一定带来愉悦,也必是出于甘心。神要我们爱祂,不是用暴君式的威逼利诱、强迫绑架的手段,而是用爱的征服、爱的融化、爱的邀请的方式。“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壹4:19

 

  有些人因为神恩慈之爱的温柔性,就把圣爱描述成是软弱无力、纵容罪恶、放任自流的滥爱。他们声称:因神绝不强迫人,所以一切对人的要求都不是出于爱,而是出于律法主义的强迫。这种说法貌似柔情似水,令人痴醉,实则隐藏着无知和一种出于恶者的狡猾的欺骗。是的,爱绝不强迫,但这是指绝不可以强行扭曲所爱之人的意愿。爱的圣灵绝不能代替人做决定,然而,当所爱的人落在错误中而浑然不觉,处于冷漠刚硬中犹未自知时,爱一定表达出坚定性的一面。此时,祂会向对方表现出一种呼唤式的勉强。无论是征服,还是融化,抑或邀请,都必然带着对原有状态的否定。温柔的爱既是对刚硬的心灵的融化,也是一种对刚愎自我的克制;坚定的爱,既是对无力的心灵的扶持,也是一种对萎靡邪恶的对抗。这时,爱产生的结果是要使他意识到自己原来的错位并且改变先前错误的意愿。

 

  意愿产生于心灵,它与心灵的认知与爱慕有密切的关系。为什么圣徒得救了,开始爱神了,仍然会出现在意愿上与主叫板,令圣灵担忧的时候?原因是:神有意藉此显明,某项你所固执的事情背后,正体现出你心灵深处对自我的一种强势捍卫,也就是“老亚当”。

 

  我们可能在许多事上都愿意顺服神,然而,当原本顺畅的意愿之车在某件事上发生卡壳或者脱轨翻车的时候,神就会问你——“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约21:15)万物在神面前赤露敞开,鉴察人心的主知道我们一切的软弱,然而,祂体恤却不等于祂不对付。祂爱你就必塑造你,对付你的“己”,使你爱主更完全。因为唯有爱主才是你的满足与荣耀。所以塑造的一生就成为破碎的一生,成圣的一生也是祛邪的一生。肉体喜欢“建立”而不喜欢“破碎”,喜欢温柔而不喜欢坚强。然而,不破何来立?真理若不坚定,还能定住你的心吗?

 

  我们是注定必须像雅各一样在自己的雅博渡跟主摔跤的。当然,若能像雅各一样,大腿窝被摸一把就好了。因为这意味着改变,意味着长进。可是,若是跤一直摔,大腿窝却始终坚挺,并且以为自己战胜了神,那就可怕了。这表明在意愿上固执己见而不愿意听从神。圣灵是“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徒5:32)。祂从不强迫,却一定要塑造——塑造他们的意愿,使意愿成为愿意。成圣的路,其实就是塑造的路,培植的就是你心中愿意的情感。耶稣曾对耶路撒冷发出的哀叹:“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愿意聚集你们,如同母鸡聚集小鸡。只是你们不愿意。”(参太23:37)形式化的犹太教曾如此拒绝过救主,然而如今基督掌权在你我的心中,使之重新成为圣城圣殿,你我是否仍像过去的耶路撒冷那样不愿意?“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甘心牺牲自己。你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诗110:3)教会不行道的第二种原因就是因为体贴肉体。内心的意愿没有降服,就没有甘心。此时,他没有活在基督掌权为主的信心之中,他忘了主舍命之爱以及曾与主有过的“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耶2:2)。皆因心中开始有了偶像,自我就是最大的偶像。

 

  第三种行道的困难是:不敢行。

 

  圣徒——神的真子民——有时会不敢行道,为什么?因为行道有艰难,行道必有苦。“蜀道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蜀道之难不在于看,不在于思,乃在于行。蜀道之难只有古时那些必须出入四川盆地的人才能体会。你信不信,险峻崎岖的蜀道有时反而会成为身居江南的文人骚客们挥毫泼墨,吟诗作对的乐趣?同样,走天路的艰难唯有那些迈步其中的人才能体会个中滋味。而人性天生畏难,若不是主恩典的保守及恩典所产生的信心之功效,挫折早已将圣徒压垮。“我们不至消灭,是出于耶和华诸般的慈爱,是因他的怜悯不至断绝。”(耶哀3:22)毕竟,重生的我们虽是天生的战士,却不都是天生的勇士。“坚忍”这项教义是指圣徒永蒙保守,然而,坚忍用在圣徒身上却是指他的成圣气质,坚韧不拔的信心是透过一生磨砺出来的。因此,从圣徒的成长经历来看,跌倒后的挫败感是存在的,而且往往会对他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直到他在信心中重新站起。这样,害怕失败是不敢行道的一个原因。

 

  其次,圣徒若忽略了与主的关系,当信心不足时,也特别容易落入行为主义的阴影下,过度地要求自己一定要达到某个他自认为的标准,以至于在遵行主话语的过程中,稍显软弱,他便被自己的失败吓倒了。他害怕做错,害怕被神责备,再加上有些教会工人引导会众时自己多少受律法主义的影响,误导了信徒,就导致信徒还怕被教会责备。在这样的惧怕心态中,他很容易被魔鬼控告、欺骗,导致更加畏手畏脚,不敢再行。

 

  出现这种惧怕的表因虽有其多样性,但最重要的根因在于自身。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约壹4:18下)他一定忘了我们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人,是基督使我们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他也一定忘了行道是神所赐我们新生命的恩典;他可能还忘了神应许我们祂必在这条道路中与我们同行……倘若一颗心灵时常品味这些浩大的属天恩典,就不会有懦弱胆怯,而会是坦然无惧。圣徒若偏向行为主义、完美主义,很大原因是自身在因信称义的根基上没有立稳,道中的平衡性没有正确把握。这显明他过度在乎自己,在乎行为。然而信仰的本质是要我们不考究自己的荣耀,只求主的荣耀,愿意置之死地而后生,愿意天天、时时、刻刻面对自己而死,向主而活,为主而活。

 

  神喜悦我们以爱、以信去遵行祂旨意,祂并没有保证我们行道不摔跤,恰恰相反,祂告诉我们:“因为义人虽七次跌倒,仍必兴起,恶人却被祸患倾倒。”(箴24:16)如果我们能谨记“不再是我,乃是基督”的属灵原则的话,就可以刚强,作大丈夫。(参林前16:13

  

  作父母的,因为怕孩子跌倒就不让他学走路,这是愚蠢的父母。作孩子的,怕自己跌倒,就不要去学走路,结果永远也学不会走路。有一天,我的女儿对我说:“爸爸,骑两个轮子的自行车要摔倒,最好让我骑四个轮子的。”我说:“不行,四轮车是给小娃娃骑的,在你还是小娃娃的时候给你买的。现在,你比以前长大了些,所以爸爸把旁边两个辅助的轮子拆掉了。”她说:“不行,会跌倒。”我说:“不怕,多跌两次就学会了。”她嘟着嘴继续去学骑两轮车,真的又摔了几跤,不过不久就学会了。

 

  你明白了吗?不能因为怕跌倒就重新装上辅助轮。不能因为怕出错,就跟主祷告说:“主啊,最好我每做一件事,耳边都有你的声音让我听见,要这样做,要那样行。”有时,神体恤你的软弱,给你一些特殊经历尝尝,好叫你知道神一直都在陪伴你,你就很高兴,软弱立刻变为刚强。但是,如果一直抓住神迹带来的体验,你的信心是长不大的。因为圣经的原则是:“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20:29)圣经的原则是以信为本,不是以见为本;是要我们去明白神不变的真理,而不是要神来迁就你的生活处境。整本圣经早已经把要对我们说的都说了,所有的原则在圣经中都已经启示了。你在听道时听到了,也领受了,“就当遵他而行”(西2:6)。不要想着装上另外的“辅助轮”,那只是辅助,是在你身量还小的时候用的。如今,你既渐渐长大,就有了长大的身量的新要求。神如此安排,就是要叫我们在行道的摸爬滚打过程中成长。也正是在这样的一种过程之中,心灵才会去更深切地投靠主。温室的弱苗是不容易长大的,患难的环境才能历练人。行道伴随挫折,有拦阻,有失败,有沮丧,会看到自己很多问题。但是,只要信心没有丢,每一次失败都成为宝贵的功课,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成长就会很快。

 

  因此,圣徒们,不要怕跌倒。跌倒虽然会暴露你的软弱,但是同样也表明你是属神的,因为属神的才会跌倒。属世界的连跌倒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站立起来过。况且,虽然我们会跌倒,却会经历神的刚强。同时,神所容许暴露出来的问题就得了医治,因为“凡事受了责备,就被光显明出来,因为一切能显明的就是光。”(弗5:13)问题被对付后就不再成为继续隐藏着困扰你长进的问题了。在信心的视线中,所有的问题都是我(老我)的问题,所有的问题又不再是我(新我)的问题。所有的问题,神将带领我去发现,并且祂指教我将之制服、攻克、治死。当我们有正确的信心的时候,我们就会宝贝行道的过程。

 

  不要因为怕跌倒就不敢行道,也不要因为怕肉体被破碎会痛苦就不敢行。前一种是怕失败,对自己要求太高,没有以信为本,想不经历婴孩阶段直接长成成人。后一种是怕苦怕痛,怕肉体被破碎的那一种经历,忘记了一宿虽有哭泣,早晨必有欢呼。请问:

 

  “是夜晚长,还是白天长?”

  “白天。”

  “那么你怕什么?”

  “可是,我就是怕夜间的痛苦难熬。”

  “如果神命定一定要经过夜间的痛苦,你怎么办?神创造的法则就是有黑夜有白天。”

  “不要,只要白天。”

  “那么,你赶快到天上去,因为那里永远没有黑夜。”

 

  你将来一定会去天上,但是现在神把你留在地上,既然一定会有白天,“到天一亮,神必帮助这城。”(诗46:5)为什么还要逃避黑夜呢?因此,要运用信心。无论是前一种怕或是后一种怕,其实都是信心的原因。要敢于行道。

 

  最后一点的提醒:小心行不透。

 

  在行道上不单要敢行,还要行到底。有句古话说的好,“行百里者半九十。”这句话表达的是功亏一篑的意思。没有达到终点的赛跑运动员是失败的,不能停靠在目的地的航班一定是失事的。“弟兄们,我还有话说:我们靠着主耶稣求你们、劝你们,你们既然受了我们的教训,知道该怎样行,可以讨神的喜悦,就要照你们现在所行的,更加勉励。”(帖前4:1)保罗劝帖城的教会行道更加勉励。因为信上要加信,恩上要加恩,力上还要加力。信心接受恩典,恩典产生动力,动力是为了奔跑天路,奔跑是为了跑到底。主耶稣被称为:“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参来12:2

 

  行道要行到底,必须有三知:

 

  一知仇敌拼命拦阻你。

 

  仇敌不死心,牠不能够拦阻你得救,但是牠要拦阻你在成圣过程中的成长。牠惧怕你成熟,最好你永远像婴孩。同时,牠希望你像草木禾秸的工程一样进神的国。只要牠一息尚存,或是你一息尚存,仇敌对你都不会死心。所以你要拼命地、竭力地遵行主的话语,使自己成长,使仇敌失望。彼得说:“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牠”(彼前5:9),指的就是在受苦中仍坚守真道,坚定遵行。

 

  二知有人曾半道夭折。

 

  有很多人尝过天恩的滋味,却与天堂隔绝,永远在地狱中。可拉曾经与摩西一样走在旷野路上,然而地裂开,把他吞了。犹大曾位列使徒行列,也曾有赶鬼行神迹的经验,然而,吊死和血田却是他的结局。这些人的开端就有问题,所以也行不到底。然而,他们都在历史上出发过,跟从过。我们既有许多安睡在主里,已经在天家的云彩般的见证人,也不乏许多反面的鉴戒。

 

  三知主在迎接你。

 

  主说:“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24:13)得救的必是忍耐到底的,忍耐到底的才是得救的。半途而废的从来是倒毙的。底马因为不能忍耐受苦,贪爱现今的世界,虽有与使徒一起的美好开端,却有离开保罗的臭名。忍耐到底才与蒙召的恩真正相称,要做真正跟到底的人。盼望在地上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你我依然在行道,当号筒吹响时,你我也正在行道。到那时,义人就进入了凯旋的行列,主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参诗116:15)祂纪念那些欢喜行义的人,必亲身迎接他们进入祂荣耀的国度,爱情的宴席所。祂说:“那按正路而行的,我必使他得着我的救恩。”(诗50:23下)

 

  为要确保自己能行到底,最好的安全系数就是确立美好的开端以及拥有不懈的过程。在真理的开端上不要出错,在行道的过程中不要从恩典中坠落。那些领受了基督纯正的救恩的,要持续不断地住在信心中,一直到底。神没有许可地上的圣徒得确据到一种程度,能一窥生命册上自己的名字。然而,神却用行道作为我们得救确据中的重要部分。你要建立确据吗?行道。蒙恩之道每一样都是要去遵行的:读经祷告是行道;圣礼是行道;圣徒团契要求你与圣徒相交;背十字架受苦依然是遵行主道。

 

  这样,我分享完了行道的三个重要的原则,盼望这些原则能帮助我们更坚定地行道,求施恩的主祝福我们,使众圣徒稳行在高处,脚步又快如母鹿的蹄。

 

  (节选自林毅长老讲道集《遵行主道》,求知小组录音整理,经讲员修订。)

阅读:1716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