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牧养之窗 → 进深牧养 → 阅读内容
 
背景:

基督升天作万有的主(保罗·华许)

[日期: 6/17/2015 3:25:53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基督升天作万有的主(保罗·华许)

 

基督升天作万有的主

 

保罗•华许

 

 

  耶稣基督升天,这不仅让我们晓得教会有一位中保,还让我们知道宇宙有一位主,有一位审判者。诗篇24篇说,升天的基督是荣耀的王,连天堂的门也要服从他的号令。既然他掌管天上的万有,那我们当然可以相信他也掌管地上的一切,连阴间的门也不能胜过他。

 

  基督是主,这是旧约弥赛亚预言的重要主题,也是新约众使徒所传讲的重要主题。耶稣不仅是世界的拯救者,而且是世界的主宰,行使绝对的主权。因此,如果我们只强调前者,忽略了后者,就不能忠实地按照新约传讲基督或呈现基督的福音。基督是主,这个事实与“基督的救主职分是独一无二的”一样,都是传讲真福音的核心内容。所以,彼得在五旬节第一次公开传福音,以宣告“耶稣是主”结束他的演讲:“大卫并没有升到天上,但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地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上帝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徒234-36

 

  基督的升天和基督升为至高之主,我们不应当把这个教义当作次要教义,仅仅附加在关于十字架的长篇讲道后面略提一下;我们也不应当轻描淡写,唯恐冒犯当代文化,因为当代人不知道如何在自己的世界观里定位一个“拥有主权的君王”。我们应当重视这个教义,将这个教义视作福音最核心最重要的教义之一。与“基督的复活”一样,“基督升为至高,坐在上帝右边”,这是众使徒和早期教会所传讲的一个重要主题。因此,这也应当成为我们今天传福音的重要主题。我们必须讲基督是救赎者,凡劳苦担重担的人都可以到他这里来。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讲基督是万有的主宰,万国都必须听从他的号令,他用铁杖管辖他们!这个主题可以讲好几章,但本书仅涉及这个教义的某些真理,就是那些与我们理解福音和传扬福音关系最密切的真理。

 

  基督主权的基础

 

  第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基督主权的基础是什么?这项任命是出于谁?”根据圣经,这是上帝的命令。在五旬节,彼得说,是上帝亲自设立这位被钉十字架的耶稣为主为基督。换句话说,是上帝对耶稣说“你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也是上帝指定耶稣作万有的主宰。

 

  基督升天之前最后嘱咐门徒,“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2818)由此,我们就晓得他绝对的主权不是自封的,乃是父上帝所赐的。

 

  大卫在圣灵的感动下预言这个真理:“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把你仇敌放在你的脚下。’”(太2244;徒234-35;诗1101)耶稣面对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时候,引用这段经文来证明弥赛亚不仅是人,他的主权超越地上的国度。根据圣经,上帝说大卫是以色列最伟大的君王,而大卫在圣灵的感动下却说他的后裔、将来的弥赛亚是他的主,这位基督将坐在上帝的右边。使徒保罗在使徒书信里证明耶稣成全了大卫的预言。保罗给腓立比教会写信说,上帝使耶稣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腓29)他告诉以弗所教会,上帝已经让耶稣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

 

  我们必须注意一点:上面引用的经文都说明“父将权柄赐给子”是已经成就的事。尽管“全世界都承认基督是主”是将来的事,但“基督已经作王”是当前的现实,是绝对可靠的,众人都应当晓得这个事实,凡属基督的百姓都应当相信这个事实。因耶稣自己的美德,作为他伟大成就的奖赏,他从父领受了被造世界所有领域的一切权柄。犹太人想强逼他作以色列的王。撒但说,只要他拜一拜撒但,就把这世上的国都给他。然而,基督克服了所有这些试探,单单服侍那位真能赏赐这种权柄的上帝。因此,父使他升为至高。使徒保罗解释说:

 

  “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使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是主,使荣耀归于父上帝。”(腓28-11

 

  基督是主,这是无可辩驳的真理

 

  上帝立耶稣为全世界的主宰,这个真理具有多重含义,最重要的是:这个真理保证基督的主权是不会改变的,也是无可辩驳的。诗篇2篇形象地说明了这个真理,犹太人和基督徒都用这个诗篇来描述弥赛亚作王掌权:

 

  “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那时,他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诗21-6

 

  在这篇诗篇里,我们读到一位大卫式的君王,他有绝对的权威和无限的管辖权。不仅如此,我们认识到,这位宇宙君王加冕是上帝的作为。这个决策是上帝的特权,他不需要与被造的世界商量,无须征求人或天使同意,基督王权也不需要他们帮忙延续。实际上,哪怕天上、地上和地底下的一切被造物全都联合起来抵挡上帝所设立的这位君王,也是徒劳。他们的反抗毫无意义,滑稽可笑,如同一只蚂蚁想用头撞碎花岗岩!只要我们略想这篇关于弥赛亚作王的诗篇,就看得清清楚楚!

 

  在这段经文的前三节,我们看到世人如何仇视基督、抵挡基督国度。我们看见那场亘古以来的宇宙大战,战争的一方是毒蛇的种类,另一方是女人的后裔。数不清的狂徒好像海洋一样,满怀敌意抵挡上帝的旨意和上帝所膏立的君王。世人觉得基督的正义统治和神圣旨意是他们的镣铐,让人束手束脚。他们想挣开捆绑,脱去绳索,除非能自由地作恶,他们总不满足。因此,万民都喧嚣争闹,好像暴躁的战马冲向战场,要推翻上帝所设立的那位主。连最高的首领也参与这场叛乱。地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然而,他们的一切谋划全是虚妄,他们的一切努力都要落空。他们好像一只织网的蜘蛛,妄想用网抓住狮子。他们的敌意、谋划、斗争都没有结果。他们忘了,耶和华使列国的筹算归于无有,使众民的思念无有功效。他们看不到自己不过是桶里的一滴水,是天平上的一粒土。他们纠集起来所夸耀的势力和荣耀,在上帝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上帝看他们不过是虚无。他们傲慢地拒绝大卫智慧的劝诫,就是大卫向列国和各处的居民所发出的警告:“愿全地都敬畏耶和华,愿世上的居民都惧怕他。因为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耶和华使列国的筹算归于无有,使众民的思念无有功效。耶和华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思念万代常存。”(诗338-11

 

  上帝已经立拿撒勒人耶稣为宇宙的君王,那些反对耶稣的人,他们的一切抵挡加起来也毫无意义,甚至是滑稽,活该被嘲笑。大卫在圣灵的感动下告诉我们,那位安坐在天上的主嗤笑那些敌挡他的人。他们不断谋划,绞尽脑汁,这让他觉得可笑;他嘲笑他们自以为是的夸耀和外强中干的恐吓;他们蓄谋已久的进攻,他只用一句话就打发了。司布真说:“看那全能者何等沉着,何等高贵,他蔑视世上的君王和暴民,用嗤笑淹没他们。他并没有亲自起来与他们作战——他鄙视他们,他知道他们的反对是何等荒谬、何等疯狂、何等无用——因此他嘲笑他们。”加尔文也说,“因此,让我们安心:如果上帝没有立刻伸出大能的臂膀击打那些不敬虔的人,那现在就是嘲笑他们的时候。”

 

  上帝与叛逆的列国之间相隔岂止万里,他根本不用从宝座上站起来,甚至不用换姿势。上帝消遣完这些人以后,只略微显出他的怒气,他们就吓得发抖。上帝向他们宣告自己不可改变的命令,他已经立儿子为君王了。如同他对他们说:“任凭列国发怒吧,随便地上的君王反对吧。至于我,我已经设立这位君王在圣山上。骰子在我手里,一切反对都是徒劳。他的国度必将到来,他的旨意必将成全!”

 

  耶稣基督是先知但以理所看见的石头。这块石头是用神圣的法度从山里凿出来的,不是靠人的聪明或力量;这块石头要把地上的国全都砸得粉碎;这块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这块石头的国要存到永远,不容他人染指。因此,列国的脸都铁青了。他们忿怒狂躁。“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上帝怎么敢把他的君王和他的律法强加于我们!”但他们的态度和行为无力反抗上帝的命令。基督的宝座永远安定在天,他永远不辞职重新选举,永远不会有人事变动,也永远不可能有革命或叛变。圣经所启示的这位上帝是一位拥有绝对主权的上帝,并且他已经把宝座赐给他的儿子,是不可改变,无可辩驳的。

 

  我们活在人本主义的时代和文化中,我们高举人的自治超过上帝的主权,认为个人的言论自由高于上帝的律法。实际上,人类自治和言论自由是现代人的两头孪生神牛。但基督徒应当思想这些经文:“只是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伯2313)“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但435)这些圣经真理让多数人感到忿怒。但是,这些都是福音的核心内容,我们不能为了方便或为了让福音不招人讨厌而遮遮掩掩或轻描淡写。

 

  我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上帝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出于上帝的命令,基督现在就是全宇宙的王。他的地位不容批判、质疑或讨论。他永远是全地的主和审判者,每个人都要面对他。这个伟大真理绝不能隐藏,传道人必须不遗余力地公开传扬这个真理。然而,我们必须记住我们不是劝人让基督成为他们生命的主。不,我们是劝他们承认耶稣是主,劝他们顺服基督的主权,因为上帝已经使基督成为万有的主了!

 

  基督管辖的范围

 

  我们已经讨论了“基督主权的基础”和“基督主权是无可辩驳的”,现在要来讨论基督权柄的范围或基督管辖的范围。根据圣经,基督管辖的范围是普世的,基督的权柄是绝对的。耶稣最后对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2818)话虽不长,但我们千万别小看了它的重要性。这是耶稣最惊人的主张之一。“权柄”这个词来自希腊文“exousia”,意思是权威、权力、权能。在“基督升天”这个语境中,这个词意味着上帝已经把被造世界的一切领域中的一切权柄都赐给基督了,基督的权柄是没有限制的,也没有任何例外。“天上地下”进一步证明:凡被造的,没有一样可以超越基督的权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不受基督的管辖。旧约预言和新约使徒书信的教导都证明了这点。旧约说:“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他。他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他的国必不败坏。至于我但以理,我的灵在我里面愁烦,我脑中的异象使我惊惶。我就近一位侍立者,问他这一切的真情。他就告诉我,将那事的讲解给我说明:‘这四个大兽就是四王将要在世上兴起。’”(但713-17

 

  新约说:“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弗120-22

 

  “上帝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上帝。”(腓29-11

 

    摩西记录法老召约瑟出地牢,带到法老面前。基督也从坟墓里出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摩西又记录法老对约瑟说,“在埃及全地,若没有你的命令,不许人动手动脚。”(创4144)父上帝也对升入高天的基督说,“在天上地下,若没有你的许可,不许人动手动脚。”但以理从他在历史中的位置眺望未来,看见一个将来的应许:基督升入高天,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他。

 

  保罗从他在历史中的位置回顾过去,看见基督得了尊贵,那是一个已经成就的历史事件和当前的现实。他说,基督现在坐在上帝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主治的。诗篇作者只看见基督荣耀的一丝光辉,他写道:列国要赐他为基业,将地极赐他为田产。他必随己意处置世人。使徒保罗扩展我们的眼界,不仅看到地和地上的居民,还看到整个宇宙都在基督的权下。凡是存在的,不论是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都要顺服他。从宇宙的中心到宇宙最远的边缘,拿撒勒人耶稣永远是主!从最原始的单细胞生物到最复杂最有能力的撒拉弗,拿撒勒人耶稣永远是主。从最虔诚基督徒的内心到最顽固仇敌的拳头,拿撒勒人耶稣永远是主!从高天之上到地狱深渊,拿撒勒人耶稣永远是主!他的主权无可限量,不可抗拒,怎么说都不过分!

 

  基督的主权和人的效忠

 

  凡是具有道德能力和伦理责任的被造物,不论是人还是天使,不论基督的朋友还是仇敌,都有一个最终的命运:都要屈膝,口称耶稣基督是主。我们既然明白这个真理并且认识了基督主权的本质和范围,就应当知道每个人都必须独自向他交差。既然上帝已经立这位基督为主和宇宙的审判者,那么人所关心的其他一切相比之下都是次要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基督是宇宙的主,他有绝对的主权,与他保持正确关系当然是每个人最要紧的事。

圣经断言,所有人都必须忠于基督,无一例外,这是他们所欠的债;凡拒绝基督的,要承受可怕的结果。对当代人来说,这句话已经不能用讨厌来形容;这简直是让人出离愤怒,极端冒犯人,不可容忍,甚至是反人类罪。因此,他们根本不去想基督要求是否有丝毫合理之处,而是直接认定这句话冒犯他们的尊严,飙出一串自以为聪明的问题,显示他蔑视任何神灵,甚至暗示他才是自有永有的!其实,这种耍泼的无赖并非今天才有,圣经早就记录了人如何回应一位主权上帝的要求:

 

  “谁立你作我们的首领和审判官呢?”(出214;徒727,35

  “耶和华是谁?使我听他的话?”(出52

  “全能者是谁?我们何必事奉他呢?”(伯2115

 

  使徒保罗看见了基督的威严,早就写下一句话来回应这些无赖,这是他们所配得的唯一答案:“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上帝犟嘴呢?”(罗920)圣经说,上帝已经立拿撒勒人耶稣为主为基督了。那么,人是谁,竟敢不听基督的话或要求基督向他解释?约伯记告诉我们,那些用无知的言语使上帝的旨意暗昧不明的人,披上愚笨人的披风,跨越最危险的边界;天使不敢踏足的地方,他们狂奔乱走。然而,尽管人如此悖逆,上帝表明自己的怜悯和恩慈,他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因此,上帝常常俯就这些问题,教那些最愚蠢最悖逆的人,告诉他们为什么应当遵行上帝的指示,顺服上帝的命令。下面,我们要来思想人尊重基督的几个理由。

 

  基督,创造者和维系者

 

  第一,众人都要尊重子,因为是他创造了他们,也维系着他们的生命。约翰福音的开场白说,“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约13)希伯来书作者和使徒保罗证明,子维系着他所创造的一切:“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万有也靠他而立”。(来13;西117)由此可见,天上地下的一切被造物,其来由和存在都靠上帝的儿子。人不忠于这位赏赐他生命并维系他每个气息的主,这是极大的傲慢自负;人整个生命存有都要依靠上帝,他却与上帝做对,这是精神失常;上帝恩待他这个罪人,他却嘲笑基督,这是最恶劣的忘恩负义。

 

  堕落的人为了给自己不理睬上帝找藉口,总喜欢问:“如果上帝是善良的,为什么他让坏事落在好人头上?”其实,正确的问法是:“为什么上帝允许好事落在坏人头上?”或干脆问,“凭什么人类得到这么多好东西?”我们是堕落的族类,是道德败坏的,我们行不义,阻挡上帝的真理,抗拒上帝的统管。因此,我们只配得到忿怒和死亡。全世界都应当是一片阴森恐怖的不毛之地,死气沉沉。在人类活动的领域仍然有良善、美好、喜乐、仁爱或人生目标,唯一的解释就是上帝的恩典,神子以仁慈对待邪恶的人类。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他自己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他如常施恩惠,从天降雨,赏赐丰年,叫仇恨他的人饮食饱足,满心喜乐。这一切都证明我们有责任完全忠于上帝,这是我们所欠的最大一笔债。

 

  基督,我们的救赎者

 

  第二,众人都要尊重子,因为他在髑髅地成就了救赎的大工。尽管我们无法测透上帝救赎恩典是何等之深,但我们可以大胆宣告基督救赎的工作已经让整个宇宙受益,并且连那些不接受基督救恩的人也从中蒙了大福,远超过人的语言所能表达。上帝舍了独生子,并且上帝的爱子甘愿舍命,成了赎罪祭,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尽管髑髅地的福分是无限的,但有两个福分最适合我们当前的讨论。第一个是使全世界的人罪得赦免,得以与上帝和好,可以承受永生。福音向各处的人发出普世的呼召,要他们在心里悔改,口里承认耶稣基督是主。福音向全世界的人应许,凡是来信基督的,连一个也不会失落。这足以让所有忠于基督的人感到稳妥。我们的心是邪僻诡诈的,我们的众罪淹没我们的头顶,我们定罪显出上帝的公义。可是,上帝,那唯一有权定我们罪的这位上帝,竟然为了救我们而甘愿舍命。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惊!圣经告诉我们,为义人死,是少有的;而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基督就为我们死了。这就是基督对我们的爱,这爱应当赢得我们的心,感动我们,让我们完全忠于他。这爱应当引导我们相信:既然基督为众人死了,那么众人都应当不再为自己而活,而要为那替他们死了且又复活的主而活。到审判的日子,有大羞耻要蒙在那些不忠于这位恩慈之主的人脸上!他们要永远悔恨地问自己,“这么大的爱,我们怎能小看呢?这么大的救恩,我们怎能视而不见呢?”

 

  髑髅地的第二个普世福分在于各种形式的祝福由此流向全世界的每个领域,每个角落:物质、经济、政治和文化,不一而足。所有人,哪怕是那些一直反对基督的人,也因为福音影响他们和他们的文化而得到了许多益处。尽管有些恶人自称基督徒导致基督受到各种污蔑和中伤,但真福音一直闪耀着夺目的光辉,让世界不至于在漆黑中摸索;真福音也一直用自己的盐保守这个世界,不至于道德彻底沦丧。尽管世俗主义者嘲笑基督徒的主张,但时候将到,在审判日,这个真理完全显露出来,再也不向人隐藏。到那日,真实的历史要展现出来,众人都要看见自己所蒙的每个福分,人类生活每个领域的一切美好良善的事都与基督具有内在联系,都要归功于基督在髑髅地的工作、基督福音的传播、基督国度的扩展。上帝要为基督平反,这日子要成为上帝百姓的大喜乐,因他们看见自己的主接受所配得的尊贵荣耀颂赞。然而,这日子也要成为愚昧人的大羞耻,就是那些在基督里看不见良善美好,却因他的启示、他的受死和他不断护佑而蒙福的人,他们都要蒙羞!

 

  基督,上帝所拣选的君王

 

  第三,众人都要尊重子,忠于子,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上帝已经定意要众人尊重子,如同尊重父一样。凡不尊重子的,就不尊重父,且要为此受审判。简而言之,凡顺服主耶稣基督并信他名的人,要得无尽的益处。然而,不信的要承受可怕的结果。因此,大卫郑重警告列国:“现在,你们君王应当省悟,你们世上的审判官该受管教。当存畏惧事奉耶和华,又当存战兢而快乐;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诗210-12)在这节经文里,我们发现有三个词一同发出声音,向众人宣告上帝关于他儿子的命令。

 

  第一,上帝命令全人类都要存畏惧的心敬拜上帝。这个词可以翻译为“当存畏惧的心服侍上帝”。敬拜和服侍是硬币的两面,彼此依存,不能偏废。上帝不是乞求人容忍他,也不是恳求人同情他的儿子。正好相反,上帝命令全世界的人都必须俯伏敬拜他,全心服侍他。

第二,上帝命令全人类在子面前都要存战兢而快乐。喜乐和恐惧,这两种矛盾的情感融合在一起可能使当代人觉得奇怪,但圣经里经常将二者并列。快乐是因为基督向那些顺服他的人发怜悯,施慈爱。战兢是因为基督大有威严和能力。基督的百姓喜乐是因为基督称他们为弟兄,并不以为耻;而百姓向基督表现最大的敬畏是因为基督至高无上,在他们中间没有可比的。只有他得了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第三,上帝命令全人类都要尊重子。这句话可以直译为,“当以嘴亲子,恐怕你们灭亡。”这些话在当代人听来觉得刺耳,但这是真话。每个人面前摆着两个命运:一个是无尽的喜乐,一个是无穷的恐惧。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对待拿撒勒人耶稣。

 

  上帝已经立基督为宇宙的主,并且要求一切具有道德能力和伦理责任的受造物,不论是人是天使,都要顺服基督的统治,并且要向他心怀喜乐、感恩和尊重。上帝并没有把基督的名摆在人面前,求他们来审视、来辩论,来选择。人没有选择的余地。上帝并没有求人先掂量一下基督的分量,再做出自己的评价。上帝已经计算了基督的价值,他已经做出了最终的评价。在地上,他让基督从死里复活,在众人面前为基督平反。在天上,他让基督坐在自己右边,让天使看见基督的荣耀和尊贵。现在,留给一切所造之物的事,就是顺服上帝,把一切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上帝的儿子,直到永永远远!

 

  适可而止的警告

 

  这位被万国钉死的耶稣,上帝已经立他为万人的主和基督了。世人所弃的石头,上帝已立他作了一切工的头块石头。这是一个不可撤销的命令。因此,拿撒勒人耶稣要永远掌权,人必须面对他。

 

  圣经说,耶稣是慈悲忠信的大祭司,为凡顺从他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然而,为凡不顺从他的人,耶稣是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他们既不顺从,就在道理上绊跌。他们这样绊跌也是预定的。凡因不信而掉在基督上的,必要跌碎。那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在审判中把谁砸得稀烂。耶稣基督是救赎者,但也是主宰。这两个真理都不可偏废,必须按照圣经讲得周全平衡。希伯来书作者形象地说明了这个道理:“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了,从此等候他仇敌成了他的脚凳。”(来1012-13

 

  这节经文让人看到基督是世人的救赎者,他牺牲自己以洗净仇敌的罪恶,但他也是世界的主宰,他要降服一切悖逆他的仇敌,践踏他们,把他们踩在脚下。这两句话都很绝对,但都是真理。人不可自欺,只相信自己所喜欢的比喻,不接受别的。虽然基督确实是洗净世人罪孽的羔羊,但他也是大有威严的狮子,当他显现威严的时候,地上最强大和最有权有势的人都要四处躲藏。到那日,他们在基督威严的荣面上找不到怜悯,就要向山和岩石乞求,“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启616)使徒约翰记录他所看见的情景: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上帝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上帝烈怒的酒榨。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1911-16

 

  耶稣基督是主,这对某些人是美好的盼望,对其他人则是可怕的梦魇。然而,不管我们如何回应,这是不可改变的现实。说到上帝,先祖约伯说:“他心里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谁向上帝刚硬而得亨通呢?”(伯94)我们也可以如此说基督。他现在是,将来也永远是主是审判官,每个人都必须向他交差。我们要么被牧人的杖带领到溪水边享受安息,要么被铁杖击打辖管。无论用什么杖,基督都必定带领每个人,每个人也必定身不由己。因此,我们应当听大卫的话,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我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

 

  (选自《福音的大能和信息》,杨基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阅读:2091 次
录入: qinnan
打印
分享到:14.5K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