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徒的营 蒙爱的城www.crca.com.cn
首页 → 教义信条 → 阅读内容
 
背景:

神的主权(伯特纳)

[日期: 12/2/2008 4:49:53 PM ] 作者: 来源:文章精选
[字体: ]

神的主权(伯特纳)

 
神的主权
  
伯特纳
  
   
  这篇文章的目的,是用日常容易了解的文字,来陈述加尔文派与阿民念派神学的基本区别,并且阐明圣经对于这些问题所教导的。虽然基督教信仰于各不同教义之间有谐和存在,但却不尽相同,那就是,任何一个错误都会曲解教义的其他部份。事实上,世上只有两种宗教思想:一种是靠信心的宗教,一种则是靠功德(行为)的宗教。我们相信教会史上的加尔文派(改革宗),是最纯正,也是最能一贯地表明信心的宗教;阿民念派因为重视功德,已经变得薄弱到一种危险的程度,这种形式的基督教是矛盾且不稳固的,换句话说,我们相信改革宗将基督教表明得最完全,也最纯正。
  
  在第五世纪初叶中,此二宗教思想曾显著地发生正面的冲突,即由五世纪的二位神学家——奥古斯丁与伯拉纠——所代表的。奥古斯丁把人指向神乃为一切属灵知识与能力的来源,而伯拉纠认为人应当靠自已,并且说人能靠自己的能力行神所吩咐的,否则神就不必吩咐人了。我们相信阿民念派是代表二系统中间的折衷派,但是虽有其福音派的形式,(即如在早期卫斯理派中所表显的),可是论到信仰的宗教,阿民念派还是包含着严重的错谬。
  
  在今日的时代,几乎凡具有历史性的教会,都从内部受到不信派的攻击,其中有不少已经向它屈服了。而且,这种趋向是每况愈下:由加尔文主义眨至阿民念主义,又由阿民念主义眨至新神学派,而至独神论。而新神学派又独神论的历史显示,它们已退化为根基不稳、不能自主的社会福音。我们认定,基督教的前途必须连系在历史上,称为加尔文主义的系统神学规范之内。以神为中心的加尔文主义,若在何处被废弃,在那里就必有走下坡的严重趋势,以致坠入以人为中心的自然主义或世俗主义的陷井中。有人宣称:加尔文主义与无神主义是势不两立的。我们相信这种说法是正确的。
  
  加尔文主义最基本的信念,就是神的主权。这表示,三位一体之神的旨意是绝对的、完全的。在这有限的创造中,他的旨意是自主的,是完全渊源于他永恒、有计划的旨意。他命定自然的定律,掌管历史的发展,巨细靡遗。因此,可见他所有的预旨都是永恒的、不变的、至善的、满有智慧以及至高无上的。在圣经中,神对未来一切事件的预知,就是建立在这些预旨的基础上,并不受“预知”本身所制定,也不受源于事件本身的任何事故所限制。
  
  凡有思想的人,自然体会到有某些主权不断的在统管他的人生:尚未征得他的同意就被生下来;他也无从考虑要生在何时?何处?何背景?在二十世纪的世代或在洪水之前?为男或为女?是白或是黑?在美国?在中国?或是在非州?这一切在他尚未成形前,都已经命定了。从古至今,基督徒都认定是神创造了这世界,他也是这世界的治理者;就因为这样,他即是这世界上一切权力的究极根源。因此,在他至高无上的旨意之外,不会发生任何事,否则,他根本就不是真神。故此,当我们讨论这真理时,我们也发觉,它有足够的理由巩固加尔文主义的立场,也能驳斥阿民念主义的立场。   

  由于神创造万物的事实,他就绝对拥有并支配他所造的一切的主权。人类一切的事情都在他的统辖之下,(徒四:24—28),对我们不仅仅只有一些普通的影响而已,甚至以地上的万国来与神的伟大比较,都不过象是天平上的一粒微尘罢了(赛四十:12—17)。神以不可侵犯的绝对主权统治着人类的生活,尽管其中充满人的矛盾与失败,若非他许可,人类的犯罪行为也不会发生,至于神为何情愿容忍人类犯罪,而导致终必灭亡的命运呢?当然有其理由,就是为了成就他永恒的目的与旨意。也正因为神的绝对统治权与地上政府的治权相冲突,所以地上的万国都弃绝了神,若我们不认为是如此,那我们所信的就是一位有限的神。当然,以我们目前所有的知识,有些信仰上的问题我们无法完全明白,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而拒绝圣经并其中许多平易近人、合理又真实的教训。
  
  我们岂不信,若神愿意就可使罪人回转归正吗?难道这位全能的神,天地万物的主宰,不能改变他自已所造之人的格性吗?他曾在迦拿以水变酒,也曾在往大马色的路上使保罗悔改。有一位麻疯病人曾向耶稣说:“主啊,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主就以一句话使他的大麻疯洁净了;我们不要象阿民念派的人一样,不相信神能控制人的意志,也不信神若愿意就能使人重生得救。他实在能洗净我们灵魂的罪污,就好象我们能洗净身体的污秽一样;若神愿意,他可以兴起一批牧师、宣教师和各种主的工人,藉着圣灵的工作使全世界的人在一霎时之间就悔改;也可以派一群天使降临,行使超自然的神迹,使全人类都得救;他也能够在每一个人心中动那奇妙的善工,使得世上无一人沉沦。
  
  既然罪恶只在神的许可下才存在,假如神选择把罪恶除去,那么神当然能做到。神在这方面的能力可以从几个例子上看出来:灭命的天使在一夜之间击杀所有埃及人头生的长子(出十二:29);而在另一个夜间,杀死亚述大军十八万五千人(王下十九:35);地开了口吞灭可拉和他的同党(民十六:31—35);希律王被击杀死于非命(徒十二:23)。在但以理书四:34—35,我们读到至高者神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
  
  以上这些,都清楚指出改革宗信仰的基本原则——神的主权。神创造我们所居住的这个世界,拥有它,并照着自己至上美善的旨意管理。神丝毫没有失去他的能力;假若有人以为神正与人相争,以为神正倾其所有的说服人去做善事,但却未能达成他那永远、不变、圣洁、智慧、至高无上的目的,那么这对神来说,实是极大无比的侮辱。任何一种神学系统,若主张神缜密的心意有时也会失败,或主张人可以对全能神的计划行使否决权(人是受造者,也是有罪的受造者),都与主张神没有世人各种的软弱,神是崇高无比的圣经思想相违背。世人的计划未能执行,或因无能为力,或因缺乏智慧,或因两者都缺乏。然而由于神的力量、智慧,以及其他各种的能力都无可限量,所以对神而言。就没有任何不能事先预见的危机会产生。对他来说没有改变的因。假定说神的计划会失败,努力会无效,那就是把神降低到受造者的地位,使神不再是神了。
  
(选自《改革宗信仰》,参圣城网在线阅读)

阅读:1307 次
录入: 求知
打印
相关文章